從兩段經歷談對安全問題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0日】去年秋末的一天晚上,天陰著,沒有月光,天很黑。我計劃到A村去發真象資料,可是途經B村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去A村的路。心想:天下的眾生都等著我們去救度,救哪裏的眾生都一樣。於是我就把資料發到了B村附近的幾個村莊。事過幾日,有消息說;那天早晨有人彙報了派出所,派出所來了幾個人,到那看了看,說××村有幾個煉法輪功的,就走了。時至今日,邪惡也沒有上門騷擾過,而且B村到我村只有一公里之遙,一條水泥路直通。

回顧發資料那時的情況、出發前我首先發了正念,清除干擾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心態純正,沒有怕心,沒有為發資料而發資料的幹事心,只想著讓眾生儘快明白真象而得救,出發點完全基於救度眾生。我想起《明慧週刊》上一篇同修寫的切磋文章中的一句話: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堅信師父,正念正行才是最安全的。一切加入人的觀念都是不安全的。我非常贊同同修的這句話。對於舊勢力我們是全盤否定的,它們的一切安排與它們的出現我們都不承認,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保護,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神聖的天職,是歷史賦予我們的重大使命,在履行我們天職的時候,只要心態純正,基點明確,正念正行,邪惡是不敢干擾的。因為它們也知道它們那樣做宇宙的法理也容不了它們。因此我們在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時,心態與基點就是最關鍵的。

還有一次,吃過晚飯我學法後正準備休息,突然幾個惡人闖進屋來,我沒把書收好它們就進來了。我坐在床上,那本包了封面的《轉法輪》就在床邊的一張桌子上,沒有任何遮蓋。惡人騷擾了20多分鐘,甚至還把紙鋪在書上寫了點甚麼,但始終沒有動一下書。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著我和書。師父說:「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注意安全和怕決不是一回事。當然,我們應該清醒、理智、智慧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不能大大咧咧,滿不在乎,在表面行為上不注意安全,那是對大法不負責任,是邪惡鑽空子的大漏洞。但是在邪惡有甚麼舉動,「風聲緊了」的時候,我們就縮手縮腳,甚至心都咚咚直跳,該做的事也不敢做了、影響到了證實法的事,那就太不應該,還可能被邪惡鑽空子加重迫害。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哪個地區出現了問題,出事的同修可能有他執著的東西沒有放下,但是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一定是整體出現了漏洞,邪惡抓住了迫害的藉口,那裏的每一個同修都要向內找,認真反思自己,找到有漏的地方,修去它、這其實也是在窒息邪惡。「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

我們在理性上都知道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可是具體到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有多少符合大法的要求、有多少是人的觀念在裏邊,對師父講的話的堅信成度,就是我們的修煉狀態。我們的修煉、我們的提高、都在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中體現,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們一定要認真學好法,在法理上提高認識,當人心出現時,認清它、排斥它,師父就在給我們消去那些觀念產生的不好的物質,直到完全去掉了人的觀念,完全用大法的標準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那就是圓滿,就是邪惡滅盡之時。

個人層次所限,不對之處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