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冬天煉功戴手套看安全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5日】考慮再三,再次把這篇體會整理出來。

在《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中,師父在談到冬天在外面煉功的問題說:「太冷的天你要戴上手套去煉功,不要凍傷了。其實煉功人是凍不傷的,可是我們有的人煉功就給你凍傷了。為甚麼這麼做呢?大家想一想,大法不能強化修煉,要出自於人的自願。因為大法在修煉當中有許多新學員不斷要進來學法,他們是沒有那麼大的、那麼高的悟性和那麼高的層次,還沒經過考驗,還不能說他就是來修煉的,也就是說還不能當真修弟子待時,他要凍傷了,不就嚴重的影響了法了嗎?因為他剛剛入門,剛剛走進來,還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個修煉的人。他的心想試驗試驗的時候一下子凍壞了,那影響多大啊。修煉中不斷的有新學員進來,所以大家不能這樣做。有的學員非得要這樣幹,那麼就給他凍傷了。實際上也是一方面幫助他去去業力,一方面用這種方式點化他。」

修煉幾年來,我一直認為這段法是告誡新學員的,悟性沒有那麼高,思想上還沒有根本轉變過來,還不能說他是來修煉的,一旦凍傷了,會嚴重的影響法。最近學法中,我忽然發現,我過去的理解完全錯了。別說更好的理解這段法的更深的內涵,就是法的表面意思我都沒有看明白。

幾年來,《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我不知看了多少遍,對師父講的這段明明白白的法理竟沒有領悟到。現在我才真正看懂了。在外面煉功,太冷的天要戴上手套,師父不是針對新學員講的,而是對所有的修煉弟子講的,是對修煉弟子提出的要求,冬天太冷的天,要戴上手套煉功。雖然煉功人是凍不傷的,但考慮到不斷有新學員進來,為了使法不受影響,師父才告訴我們這麼做。大家都在比學比修,新學員往往看別人怎麼做而效仿,「他的心想試驗試驗的時候一下子凍壞了,那影響多大啊。」為了法,師父告誡我們「所以大家不能這樣做。」師父說的是「大家不能這樣做」,這可不是說新學員的啊。太冷的天大家戴上手套煉功是為新學員著想、為法負責的。我們不能只顧自己的修煉而不管別人,我們不能為了表現自己的修煉狀態而不管對整體、對大法的影響啊。而有的人沒有真正領會師父講的話的涵義,很冷的天在外面集體煉功不戴手套,師父也告訴我們「有的學員非得要這樣幹,那麼就給他凍傷了。」

迫害之前,有的老學員、輔導員不是給凍傷了嗎?沒有真正理解師父講的法,凍傷了還在想:不該這樣啊,我不是新學員啊,對法理有一定的認識啊,真正的煉功人不是凍不傷的嗎?其實,是沒有明白師父講的意思。是,真正的煉功人是凍不傷的,理沒有錯。那為甚麼給凍傷了?師父是「用這種方式點化他」,不能這樣做。我越來越體會到靜心學法的重要,學法時心不靜,連文字的表面意思都看不明白啊。

師父讓我們怎樣做,我們就怎樣做。這才是符合法的,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能只考慮個人的修煉狀態而不考慮對法的影響。我們不是個整體嗎?我們不是為別人好嗎?師父讓我們這麼做,是為了眾生好!我們應該放下自我,學會為他人著想,儘量減少世人得法的障礙。

由此,我想到了正法時期很多同修關注的安全問題,這與冬天煉功戴手套是一個道理。

幾年來,明慧網上關於安全方面的文章很多,我從來沒有重視過。我錯誤的認為是同修的基點不正,從而在狹隘的自我中走向了極端還意識不到,還覺得是在法上。還自以為法理上看得清,人的觀念放得多。諸如:安全措施是常人的手段,解決不了根本啊,人類的一切表現都是假象,真正的修煉人怎麼能被這些人的觀念制約呢?修煉的過程是去執著心的過程,都是心性上的問題,沒有甚麼安全問題。應該在心性上下功夫,不該在表面安全上強調太多。錯誤的認為強調安全問題是對法的不堅信。

其實冷靜下來想一想,有無怕心,不是取決於甚麼做法,關鍵的一點,就是能不能放下自我、從證實自己中走出來,這種證實自己很難意識到,陷於其中往往還認為是正念正行、是堂堂正正。

我漸漸的清醒了:安全問題不是我們表面上所看到的,好像是人的手段、人的方式。同修們,我們不是獨修、不是個人修煉。注意安全問題,不是個人修煉上怕不怕的問題,而是為了法負責,為了眾生能知道真象,為了減少大法學員的損失!放下自我、不執著於個人的修煉狀態,真正的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為同修負責,這何止是無私無我的體現,真正體現出的是能放下自我,以法為大。

幾年來,歷經多少生死關,多少次在人與神之間抉擇,多少次正念破除邪惡的干擾與迫害……這一切,使我堅持自己的證悟,固守個人的認識與狀態。潛意識中覺得自己悟性好,覺得自己是理智的,對正法的認識是清醒的,今天才意識到自己是嚴重的不清醒。大法弟子能不能站在法的基點看問題,這是根子上的問題。我們是來證實法的,不是來證實個人的。過分的強調正念的作用,看上去好像在法上,是堂堂正正的真修弟子,其實是站錯了基點,是一種認識上的偏激。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那是站在自我、站在修煉的基點上證實自己、利用師父的正法證實自己。沒有真正的放下自我,不考慮法、不考慮整體與他人而只顧著去證實個人,證實個人的正念正行、證實個人修得好、了不起。出了問題,突破魔難,在同修們的讚揚聲中,不能冷靜的反省自己,有意無意的宣揚自己的做法、宣揚自己的正行。摔了跟頭本該是教訓卻不理智的當成了成績。

教訓真的不少啊,偏激的個人做法,能干擾多少人啊。學員中不是常有這樣的思想嗎:他修得不錯啊,怎麼也被抓了?她也很精進的,怎麼又被抓了?某某談得也很好啊,堂堂正正的沒有怕心,怎麼也連續出事……看看,這是個人的事嗎?特別是一些個人狀態比較精進的同修,邪惡也在鑽其不在法上的偏激認識與做法這個空子,干擾著整體。同修交流是交流個人如何修煉心性的、如何認識執著向內找的,而不是標榜、宣揚自己的個人做法與英雄壯舉的。教訓太多了,多少同修因效仿一些偏激做法而遭到迫害,能說沒有自己的問題嗎?

當年為甚麼好多輔導員被凍傷了?今天為甚麼好多精進的同修屢屢出事?是不是真有我們的問題啊?越精進絕不會越遭迫害!我們該成熟了。

一點個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