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寫了我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6日】我是98年8月喜得大法,開始修煉。修煉後,法輪大法改寫了我的人生,使我從百種病魔纏身之痛苦中,走了出來;做一個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人。下面,我想跟大家分享我修煉前後的故事:

在20年前我婚後的第一個月,我第一次發現在卵巢長了兩個像蘋果般大的血瘤,經手術後將血瘤切除了。醫學上稱為子宮內膜異位。20年來血瘤復發了四次,都是經服藥將它消散,但醫生說藥物的副作用是可致乳癌。他有提議將整個婦科器官切除。我沒有考慮。每月病發時有數天腹痛難當,整個下半身劇痛。曾有過40多天流血不止,經服藥後才受控制。

第一次手術後一年半,我產下兒子。兒子出生後兩星期,我患上抑鬱症。看精神科醫生,服藥五年後痊癒了。當時同期患有甲狀腺毛病。七年前抑鬱症復發。由於年長了,加上有工作壓力,家庭壓力。今次病情比較嚴重,半年沒有睡覺,九個月沒有上班,體重只有83磅。即使服藥期間,經常病情反覆,情緒受很大困擾,失眠、多夢、易哭,思想24小時不停胡思亂想。完全陷於悲觀消極狀態。最痛苦就是有自殺傾向。醫生已斷定我要終身服藥。

最近兩年,由於長期服藥的副作用,使我患上嚴重便秘,用盡中西,內、外食療藥療都無法解決,而且一天比一天嚴重。我曾嘗試減輕精神科藥物,情況改善。但不到三、四天精神情緒又惡化,逼得我又向藥物屈服。到修大法前半年,五天,七天,十天的升級都沒有大解。每天吃下那麼多西藥,染到口腔中留下血紅的顏色,好容易就想到身體內臟所受到的破壞,心裏有難忍之恐慌。同時因為便秘,我不想精神科醫生加藥,所以沒有告訴她我近期病情惡化。

大概在16年前患上鼻竇炎,最嚴重期曾因腦部多個鼻竇同時發炎腫脹而壓著腦部神經,人變得呆滯,思想遲鈍,經西藥消炎數天後,慢慢清醒過來。但平時發病頻率很密,病症是24小時鼻塞,呼吸困難,頭痛欲裂,鼻涕倒流而致氣管炎,喉嚨劇痛,有膿痰等。由於炎症惡性循環,服消炎藥頻密,致使抵抗力弱。炎症經常惡性復發,相當痛苦。醫生建議做手術,我沒有考慮。消炎藥物使我抵抗力漸弱.大熱天時我也要穿長袖衣。

23年前患上泌尿系統失調,有一天晚上突然間每五分鐘上洗手間2次,尿量很多,日間如是,於是弄到我整夜失眠,嚴重神經衰弱,嚴重貧血,嚴重缺水,以導致我短時間消瘦了20多磅。我懷孕期仍受此病困擾。這種痛苦經歷了十幾年。時好時壞,近幾年服中藥病情緩和下來。但每晚半夜仍要上洗手間3-4次。如果吃了寒涼食物.病又還原。所以經常惡性循環。開始中年,百病重生,牙周病使我全部牙齒鬆軟.胃病,老花眼,長期服藥,汗味濃烈難聞,很不方便。

98年8月,偶然接觸到《轉法輪》這本著作後,我一口氣把他看完。雖然內容有些不大明白,但我感受到作者李老師所說的句句是真理。當時.我仍未完全意識到修煉的概念.我只是願意跟著去實踐。因為我想踏上修煉之路,做一個返本歸真的好人。因為當時我很想做一個思想簡單樸素的人。原來李老師說修煉就是要由做好人中做起,提高心性,與人為善,放下執著和不好的思想,這點最是觸動我的心靈深處。因為我覺得執著心帶給我很多苦惱。於是我到煉功點學了功法,每天早上在家裏煉功,閱讀《轉法輪》。照常上班,做家務等。在日常生活中依老師所指導,以真善忍的標準衡量好壞,放下一切執著心,不好的思想;重德,為他人著想,能有大忍之心,能吃苦,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提高自己的心性。

一個月後,我將四個專科病的藥物同一時間完全停了,沒有諮詢醫生意見,沒有任何擔憂。不久,我的舊毛病陸續往體外排,婦科病,鼻竇炎,泌尿失調病症先後重演。痛症是最難忍受的,痛經,經血不止;鼻痛、頭脹欲裂等痛楚。我沒有告訴家人.難忍的時候,躲起來哭。晚上睡不著爬起床走到客廳哭。我有止痛藥在家,只要我吃一粒藥,半小時就可以解決痛苦。本來這些症狀我一邊吃,一邊就存在,藥物只把病壓下來而已,要發病的時候,藥效又起不到作用。

當時我理解到《轉法輪》所說的,消業就要吃苦,那有舒舒服服的,於是我咬緊牙,又想起《轉法輪》中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又默默請老師加持我過關。我亦曾經因為痛楚難當,有衝動想去見醫生,但卻被我堅定的挺過來了。尿頻,缺水使我腰酸無力,整晚爬起床上洗手間,使我疲乏不堪。當時我理解到書裏詳細講述了病,業力和藥物的關係。人有病的來源是因為因果業力所致,正是有病食藥,把病壓著,或往後推移,時間長了藥物無效,病情惡化,加重的量,人就會中毒,正好符合我現時身體因長期受藥物破壞所承擔的副作用.我身上好像背著一個計時炸彈,因為我已經很乖的吃了20多年藥。所以我選擇了停藥。

如是者,幾種病症過程先後重演了幾次,每次5至10天,而一次比一次減輕,一次比一次間疏。精神科藥物是要用經長時間去減藥和停藥,不能驟停的。而且在停藥前半年,我的情緒已開始不穩定了。但停藥後,奇蹟的抑鬱症未有出現過,便秘亦消失了,連其它的病也消失了。現在我沒有看那些專科醫生10個月了,我的毛病已經不藥而癒。上個月我路經以上四個專科醫生的診所,看見坐滿病人,他們互相交談訴苦,一臉無奈。引起我很大的感想,如果我不是有幸得大法,今天我亦是在座的一份子,每次來到除了要付上昂貴的醫藥費外,還要呆坐等候二、三個小時,無了期的吃著那另類的毒素。但問題是沒有解決到。而且還要受著藥物副作用所產生更多的其它病症和危機的威脅。

消病業過程雖然辛苦,但很短暫,比起我20多年來,無了期患病,這一點痛苦實在微不足道。只要心性達到修煉人的標準,業力就會往下消。20幾年來長期與病患為伴,現在短短半年我就健康起來。大部份毛病都清理了。後來我在老師的書中理解到無求而自得之理。法輪功不是治病,只是透過修煉,提高心性的過程中,物質身體就會發生變化。不會因為煉功,人人都無病,就是只煉動作,不修心性等如做體操,病是不會好的。如果我當初抱著治病的執著心,或者懷疑不相信,或者無緣得法,我的健康和命運就不會改寫。

20多年來初嘗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實在不可思議。當然最珍貴就是有幸得法踏上返本歸真佛法修煉之路。而獲得健康身體,只是真修弟子在修煉中,老師給我們一個淨化身體的過程。因為書中說我們帶著一個有病的身體.黑糊糊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修煉呢?所以才為真修弟子淨化身體。消病業時有一種特別的狀態,就是無論我的肉身如何痛苦,精神和情緒是平靜和理智的。

我們在學法過程中,身體和心性所得到的昇華,都是根據老師以真善忍宇宙特性指導我們去實修所得的引證,並非一般祛病健身的治病氣功。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佛家修煉大法。人身雖得,正法難求,希望有緣人珍惜。

(成文時間1999年6月2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