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帶給我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0日】我是遼寧省朝陽市北溝門鄉村民,今年34歲。99年我曾看過《轉法輪》,但7月20日江氏集團一鎮壓,加之婚姻、家庭生活遇到挫折,就放棄了。

後來又由於自己對感情的錯誤選擇,使自己精神受到極大傷害,身體也日漸不好。2002年8月份,在大連婦幼保健醫院我被確診卵巢肌瘤,做了剖腹取瘤手術,此後身體更是每況愈下,倍感生活毫無意義。

2003年4月29日下午,我喝下了火鹼水,準備結束自己的生命。但經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救,在姐妹的細心照顧下,在親朋好友的關懷下,我被搶救回來。但消化系統受到致命的傷害,只能靠靜脈點滴營養維持生命。可天天輸營養液,藥液中的鉀、氨基酸、脂肪乳等對靜脈血管造成嚴重損傷,加上不能進食,胃裏空空的,不能供應身體所需營養,血管變得又脆又薄又癟,最後連液體都難以輸進去了。在痛苦的承受中,我只想:快些結束生命吧!少遭一天罪吧。

在親人、朋友的努力下,我又轉到了朝陽地區醫院,住在胸外科,在郝主任醫師的主持下進行治療。大夫為我在腹部做了空腸造漏(將腹剖開,在空腸上造眼,插進一根導管,同時肚皮也穿個小洞,把管引出腹外),靠通過導管往空腸裏輸瑞素(一種腸內營養藥)、牛奶、肉湯等方法取得營養,延長生命。這方法雖能維持生命,可腸內營養不經過胃。食道又嚴重損傷,不能喝水,我常常在又渴又餓的情況下肚子還脹得不好受。那種痛苦真是生不如死,語言文字難以形容。加上對生已毫無渴求,只是在煎熬,在耗著生命,在這萬般無望的痛苦中度日如年。為了打發時光,為了能有本書看,為了填滿整日亂想的思維,我又想起了《轉法輪》。

在我的要求下,家人向樓下賣菜的一個農婦打聽,正巧她聽過一大法弟子給她講法輪功真象。在農婦的介紹下,2003年9月我認識了一大法弟子。在她熱情幫助下,我才真正看到了佛法真理,看到了生命之光,更明白了生命為何而存在,自殺是不對的。

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有精力只用二天一宿的時間看完一本三百多頁的《轉法輪》,然後安安穩穩的睡了一大覺,此後便不再失眠。接著感覺渾身每個汗毛孔和髮根都往外冒涼氣。從書中所講我知道了這是師父在開始給我淨化身體。就這樣,在大法弟子的幫助下我又學會了功法,進一步明白了一些法理,身體開始一天天好起來。

又有許多大法弟子像親人一樣從法理上啟悟我,使我在思想境界方面,生活上、行為上按《轉法輪》中的法理一點點歸正,加上不斷的煉功,2003年11月份,我能進一點流食了;2004年3月份,去醫院拔掉了腸管。

看到大法弟子都那麼正、那麼純、那麼高尚,我產生了一種強烈的自卑,致使自己難以在修煉的路上精進。所以又出現了不能進食的狀態,長達十五、六天滴水未進。但在與同修交流之後,我堅定了對大法的信念,又能吃飯了,身體也迅速恢復,而且不只是能進流食了,而是任何食物都能吃了,完全正常了。此時可以說沒有任何語言來表達我的心情。大法給了我──一個幾乎是要被這個世界拋棄的人──完全的新生。

我沒有甚麼華麗的語言,我只是真實的講述了大法帶給我的超常變化。我把自己親身經歷寫出來,是想告訴那些被謊言矇蔽的人,不了解大法的人: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他祛病健身有奇效,使人類下滑的道德得到昇華,真正修煉法輪大法或真心念法輪大法好將受益無窮。

對師父和大法,我真的感恩不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