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癱」變成了健康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8日】我叫麥秀,榮成人,今年43歲。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兄弟姊妹五個,上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3歲那年因一場高燒把我的右邊身體燒成了殘疾,變成了「嬰兒癱」。可以想像,我生命中的前幾十年會是怎樣的艱難。然而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人生徹底改變。現在我把個人的經歷寫出來,希望告訴人們,千萬不要再輕信江集團的那些惡毒誹謗宣傳了,大法真的是超常的,師父是來度人的。

孩童時代,我只能爬著走。這樣過了三、四年,母親看著我這樣非常痛苦,只好把家裏值錢的東西變賣給我治病。治療後我勉強能站起來走路,但身體不能保持平衡,經常摔跤,走路的姿勢也很難看。

在校期間,同學上體育課或去勞動,我都不能參加,每次都是看著同學們的背影默默流淚。每當在別人面前摔跤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就這樣在別人的憐憫和嘲諷下我艱難的讀完初中。畢業後,我不能幹體力活,只好在家裏繡花,因右胳膊不能抬起,繡花也很費勁。

到了結婚的年齡,我母親怕我嫁到外村受別人欺負,就在本村找了個婆家。結婚後,事情一下多了起來,我既要繡花,還要操持家務。本來行動不便的我這下時間不夠用了,就晚上熬夜繡花。時間一長,我的身體就支撐不住,頭就開始痛。初期還是隔幾天痛一次,每次痛時都嘔吐,感覺天旋地轉的甚麼也不能幹,只好吃止痛藥抗一陣子。再後來,不到兩天犯一次病,最後發展到嚴重性的神經衰弱,止痛藥也不管用,覺也睡不著,吃三片安定片也不管用。沒有食慾,人被折騰得面黃肌瘦,覺得生活很苦很累。由於治神經衰弱的藥很貴,需要連續吃,經濟上負擔很重,我也捨不得吃,每天就吃點穀維素,吃完後腦子裏好像一盆漿糊。最後逼迫無奈,在老年書刊上看到一個小驗方,是不用花錢能治偏頭痛,就是每天清晨起床喝一杯自己尿的清尿。沒有辦法逼得我走投無路,只好忍著喝,那個滋味可想而知無以言表,看著尿就嘔,就這樣喝了半個月一個療程,頭照樣痛。

我的右腳走路時重量都壓在大腳骨上。上學的時候,每一雙鞋鞋底的那個位置都是個大窟窿。隨著年齡的增長,那個骨頭越來越痛,每走一步都好像在尖刀上行走一樣。那時我和妹妹倆上山幹活,她說用車推著你吧,我說別叫人家看見了笑話,只好遭著罪歪著走,誰痛苦誰自己知道。每當幹完活都要按摩一會兒那個骨頭才能走回家。用溫水泡腳、貼膏藥也都不好使,照樣痛。還得專穿輕軟底子鞋。左胳膊因使勁過多,坐月子累壞了,日後連拿刀都痛。

這胳膊痛、腳痛都可以少幹、少走,可這頭痛是無法忍受。最後這次頭痛是連吃了三天止痛藥也不好使,我愁得不知怎麼辦。這時我家大嫂說:「聽說煉法輪功挺好的,你煉法輪功吧。」我說:「我腿、胳膊都不好怎麼煉。」她說:「胳膊不能抬,盤腿試一試。」一試我能雙盤,我嫂說行,那時還不知道修煉法輪功是注重心性的修煉。

1997年的陰曆2月2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我開始學煉法輪功了。開始煉了幾天,頭就覺得不痛了,藥馬上停了,能吃能睡。逐步的腳骨頭也不痛了。現在我能穿著皮鞋到處趕集,走多遠也不累,家裏家外甚麼活都能幹。

我的父母都是年近80歲的老人。我母親99年得了腦血栓,不能做飯,這五年多都是我自己擔負起侍候我母親的任務,做早、晚飯,洗衣服,不管颳風下雨,從未間斷過,我無怨無悔。因為師父告訴我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的四個兄弟姐妹都很感激我。我說如果今天我不學法輪功,我不會這樣的,起碼我的身體在咱姊妹當中是最弱的,還是殘疾的,現在我身體好了,而且能照顧別人,這一切都是法輪大法給予我的,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的奶奶(我父親的繼母)90歲,都是我給蒸饅頭,過節包餃子,做稀飯。冬天,天還沒亮我就把我家的雪掃完,又給我奶奶掃。2002年7月,我又到冷藏幹活,我不會騎車,都是走去走回。打夜班最多一次連續7─8天,每天都幹到晚上11─12點,一天幹17個小時多。我到家躺下去就睡,起來就去幹,我精神百倍。鄰居都說我是鋼筋鐵骨。幾個月下來掙了1800多元錢。我家有7─8畝承包地。秋天,家裏的花生收完了,還幫我姐和妹妹收,每天都是幹十幾個小時的活,而且早晨天還沒亮,我還得餵自家養的二十幾隻獺兔。我妹家裏有果園,春天給蘋果套袋十幾天,秋天脫紙袋,緊接著摘蘋果,每天我都是4點起床,幹到黑,從果園裏回來一點也不感到累,好像一天沒幹活一樣一身輕。

我從有病到沒病,判若兩人,到現在七年了。我一粒藥也不用吃,我感到太幸福了,我用盡世界上最最完美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師父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而且也淨化了我的心靈。我和婆婆、鄰里之間的關係都處理的非常好。因為師父告訴我們時時處處要為他人著想,發生矛盾要向內找。有一次在門口拾了20元錢,我給了有病沒能力的老人。我時刻按照師父說的「真、善、忍」去修,身體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思想道德水準有了非常大的提高,我活的舒心、開心,能得到法輪大法我簡直是太幸運了。

然而99年7月20日由江氏的嫉妒心引發起的一場殘酷鎮壓法輪功運動開始了。各種媒體開始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攻擊法輪功,民眾的仇恨心理被謊言煽動起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密令,更使中華大地從此掀起一片腥風血雨。面對著那些至今仍被謊言欺騙了的世人,我太想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全中國人民,告訴我那些可貴的同胞們。可是在一言堂輿論的宣傳下,我們底層民眾又有多少發言權和自由呢?!一句「法輪大法好」的真心話,就要被判刑,去坐牢。這樣的政府又能為人民幹多少實事,說多少真心話呢?這樣的政府不可怕嗎?江氏為一己嫉妒之私心而置上億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不顧,強制發動這場殘酷鎮壓,其後果是可怕的,它打擊的正是人類的道德,助長了假、惡、暴的囂張氣燄,從而把人類推向危險的邊緣。一個邪惡盛行、人人感到自危的社會,又會有甚麼幸福可言呢?相反,在殘酷的迫害下,法輪功弟子的堅貞不屈與和平理性,正是可貴的中國人民的希望,是人類走入未來的希望。

法輪大法是宇宙最高法理,他以其重德、修心向善、奇特的功效深受廣大修煉者喜愛,短短的幾年間已洪傳世界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並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法輪功》已被翻譯成30種語言並出版發行;還有更多語種的翻譯正在進行過程之中。截止2004年2月中旬,世界各國政府機構、議員、團體組織等紛紛對法輪大法和創始人頒發褒獎及感謝,已達1223項。(其中美國1051項,加拿大135項,澳大利亞12項,台灣9項,中國1999年以前6項,歐洲6項,新西蘭、日本、印度尼西亞、秘魯各一項。) 自2000年起,我們的師父連續四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可貴的中國朋友們,至此您也應該對法輪功有所了解了吧,請你們珍惜我們奉送給您的每份傳單和資料,因為這是您認清謊言走向美好未來的開始。讓我們攜起手,共同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