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5日】我是一名大學生,2004年5月份,我被檢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這個噩耗讓我們家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中,危難中我們想到了大法。

1996年,我們全家人都得了法,當時全家人的熱情都很高,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身心受益非淺。全家人幾年沒吃過一片藥,身體健康。但是,我後來由於學業繁重,導致自己漸漸的遠離了大法修煉,隨之身體也越來越差。(上高中時經常胃疼,感冒等)

99年鎮壓開始後,我家人準備去北京上訪,但是中途被截回,此事不了了之。後來父母失去了外部的煉功環境,就漸漸的不精進了,再後來幾乎與大法脫離。父母每日沉溺於打麻將、打撲克中。好在周圍同修一直沒有拋下我們,所以家中仍有同修送來的師父新講法等,為今後的從新走回修煉打下了基礎。

2004年5月份,得知我患病後,父母第一想到的就是大法。有點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種病的可怕程度,所以父母想:能救我命的就只有大法了,我們去醫院住院時就拿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帶,大法書等。在醫院裏我幾乎每天有空就聽磁帶,看書有時最快兩天一遍。後來,媽媽又教我發正念,每天不是發正念就是默念:「法輪大法好!」就這樣在醫院住了兩個月,後來師父慈悲安排同修和我聯繫。(住院前幾乎沒人知道我的事,後來就與同修失去了聯繫)當時,阿姨給我打了電話,告訴我說;「沒有事,既然修煉了,師父就幫你了。醫院沒辦法的事,師父有辦法,那不是咱修煉人呆的地方,快回來吧。」她又同父母溝通幾次。於是我們全家決定停藥,出院!就這樣我們從醫院回到了家。現在回來有5個月了,一片藥沒吃過,身體狀況特別好!沒有一點以前病狀,臉色紅潤。五一前我走幾步就喘,現在我騎自行車上坡比我爸爸都快,感覺有人推我一樣。這一切全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面就舉幾個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變化。

那時由於我用的藥都是刺激性的,再加上「病」的原因,我的全身從骨頭到皮膚沒有一處舒服的,天天疼,有時疼得無法入睡。後來我在一次聽講法帶的時候就感覺身上從頭到胸到腿到腳,一節一節的輕鬆了,不疼了。再後來漸漸的就好了,身上不再疼了。

還有我當時的頭疼 ,疼得感覺裏面直跳,沒辦法就用手按著,但是沒法入睡。後來父母就輪著給我念《轉法輪》,漸漸的我就睡著了,醒來後頭再也沒有疼過。

一次週末時,我們沒有及時作血常規化驗,由於缺血導致我連續四天發燒40度,心跳動120多下。週一下午就引起了眼底大面積出血,右眼視力幾乎為0,左眼也受到嚴重影響,在我對面的人我都看不清。回家後,我決定看書學法。開始我只能看出一個字來(其它字都有花),堅持學法時間不長我就可以看小本的經文了。

在我們決定出院的時候,我的體溫還38.6度呢。護士不讓出院,怕有危險,但我們執意要回家。坐上車後不到半小時燒就退了(沒用任何藥物),直到現在也沒在發過燒。以前我坐車暈車很厲害,這次坐了5個小時也沒有事。而且我決定回家後,就讓父親領我出去轉轉,在走廊裏走了兩圈,奇怪的是我住院2個月幾乎沒下過床,沒出過病房的門,現在居然自己能走兩圈,父親只是在我身邊跟著而已。

以上都是我親的身經歷,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都是奇蹟!其實神奇的地方還有很多,不一一舉了。

回家後,我每天專心學法煉功,身體恢復的速度令人吃驚。我煉功一個星期就可以出去了,大概半個月就騎自行車到同學家去玩,回家40多天回了一次學校(學校在外地),簡直一天一個變化。在我身上體現出的大法神奇成了我們這裏講真象的好實例,我的親身感受讓一個又一個不明真象的人知道了大法的美好。現在我家的親朋好友大部份都知道了真象。有一次我講真象時說:「不是我不相信醫院,不是我不吃藥,而是我曾非常相信它,但它並沒有把我病治好,反而越治越糟。我現在每天學法煉功,不打針不吃藥,現在我身體反到好了。以前我一天藥費千元,又是輸血又是輸血小板的,現在我一分錢不花,就可以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你說我應該相信誰呢?」還有一個在我住院期間一直照顧我的舅舅對我說:「剛開始說你好了,我根本不相信,不可能。現在我親眼看到你了,我可信了。別人不信,我可得信,我就是個見證!你們的功法果然厲害,法輪大法確實神奇!」

然而,舊勢力安排的邪惡因素也一直在我身邊虎視眈眈,藉機鑽了空子。由於我的不謹慎(不知手機短信會被監視)使邪惡找上門來。

有一天一個社區工作人員領著2個片警還有2個陌生人來到我家,他們問道:「你家有人煉法輪功嗎?」我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有一次我給同學的短信中涉及有「法輪功」三個字,被省廳查到了,就派人下來調查。我們明確告訴他們:「我們全家人都煉功,而且我就是因為煉功身體才好的。」那兩、三個便衣把我單獨留在房間裏問話,我沒有辦法只好不回答,並讓他們走。後來他們答應離開,但把我的手機還有發短信的那張卡拿走了。

後來爸爸知道了就去找他們要,結果他們開車已走遠了。在親戚的幫助下知道了手機的去向,在市局國保科。然後下午他們打電話讓我爸週一拿著病歷去取手機。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順利的把手機取回,但手機卡仍在他們那裏。在去取手機時,國保科科長問:「你家孩子是煉功好的嗎?」我爸說:「你說呢?你也看見了。」他沒說甚麼。在這過程中由於師父的保護,警察在我家沒發現任何大法的東西。

通過這件事情,對我最有感觸的就是應該讓這些警察明白真象,不要在無知中犯罪,殘害善良的人們,毀了他們自己生命的永遠。

我的修煉歷程很短,僅五個月而已,在這五個月中我深切體會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但是這種心情無法言表。此時我想起了師父的兩句詩:「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在以後的日子裏,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不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