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陸高等學校「輔導員」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5日】大陸高等學校「輔導員」全稱為高等學校思想政治工作輔導員,在高等學校中是和學生接觸最緊密也是最具迷惑性的一類人群。學生從進入學校的那天就在輔導員的管理之下。由於學生在學校的一切都與輔導員有著這樣或那樣的聯繫,輔導員又往往採取在學業、生活、愛情、升學、就業等方面的關心的形式,所以大多數學生都對輔導員的話有一種信賴甚至迷信的心理,對學生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但是「輔導員」的實質是共產黨設立的以班主任等學生管理工作為掩護的隱蔽性極強的高校內基層代理人和迫害工具,受控於校內的黨、團組織。主要工作是:(1)做其在高校內的喉舌,宣傳共產黨的行為、維護共產黨的形像,以謊言矇蔽鉗制學生的思想向學生灌輸共產黨的謊言和教義、監控並制約學生的行為並向共產黨的黨、團及其代理組織彙報學生的動向,必要時候採取強制等手段維護共產黨的統治,對學生實行思想甚至其他形式的迫害。(2)動員甚至強制要求學生提出口頭或書面的加入共產黨的黨、團組織的申請,為共產黨的黨、團組織挑選並發展成員,即將共產黨的印記施加於他人身上。

大學期間我就曾被當時的輔導員以班級幹部必須是「積極分子」為名、以班級幹部的職位為誘餌半強迫的交納了「入黨申請書」。後來又曾被他軟硬兼施的逼著「表態」(實質是強迫認可共產黨的迫害),更經受過他偽善的「勸告」(實質是威脅)。這一切已經是嚴重的侵犯了人權,可是共產黨就是賦予了「輔導員」侵犯人權的權力,這就是他們的工作和職責。「黨文化」下的人們很難意識到這一切不該存在。我也曾經在沒有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的前提下在思想中從小到大被灌輸的共產黨的思想的控制下,極其熱衷的鼓動我的學生交入黨申請書,並曾經以交納的數量之巨引以自豪,以為「立功」了。以至於現在內心懊悔不已。

現在共產黨正在加大對高校教師、輔導員和學生的思想鉗制:(1)提高輔導員的待遇如獎金、津貼等形式以讓他們繼續為其賣命,並要求輔導員的黨員身份。對高校內強制實行高頻率、高強度的「保先」學習。以我所在高校為例就提出「輔導員必須全部入共產黨,對個別輔導員現在還不是共產黨員的放開條件火速入黨」,「保先」學習必須「保證學習時間,雷打不動」「天塌下來都不能變,一分鐘都不能少」。「不許請假,不許生病,就是生了病也必須來」。透露了徹頭徹尾的強盜邏輯。並且在學工系統和輔導員例會上人人過關,必須輪流讀學習教材和相關材料,人人談認識。(2)加大對學生的思想控制,組織學生學習共產黨的黨、團課程。下達指標要求高校學生黨員人數要達到一定比例,因此有高校為了達成上級指標要求而採取了不同措施。同樣以我所在單位為例,為了達到上級單位下達的要求,對部份學生越過所謂的共產黨黨章上關於發展共產黨員的程序要求,火速發展,比如近幾日就曾對近百人(有的甚至不曾被列為重點積極分子直接列為發展對像)直接安排去團校或黨校學習。

因此我認為對高校輔導員講清迫害的真相和揭露共產黨邪惡本質,不僅僅可以救度其個人,同時會直接影響到對學生講清迫害的真相和揭露共產黨邪惡本質的效果,同時了解真相的「輔導員」會改變學生管理工作中的出發點、方式和力度,從而挽救了學生。在對這一部份人講清真相的時候,可以適當講解「輔導員」這一工作的實質,但一定要先講清我們不是針對的擔任「輔導員」工作的個人,要注意不要語言過激引起相反的效果。

以上只是我個人的觀點和認識,歡迎同修對不足之處給以補充或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