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對中學教師詹敏的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6日】四川成都市新津遙縣實驗中學教師詹敏,女,今年42歲,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以前患十多種病,修煉後都好了。詹敏為了向政府有關部門講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進京行使公民的合法權利,因此遭受到非法抄家、罰款、拘留、刑拘、開除工作、非法勞教等迫害。曾五次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刑拘。在成都市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

2003年3月26日,在詹敏被非法關押、勞教2年3個月零26天之後,身體被勞教所折磨得奄奄一息,才由單位於將她接回家。在近一年的時間裏,由於沒有工作,生活無來源。她向教育局等有關部門及領導多次講真象、寫信,申請要求恢復工作,但仍未得到解決。詹敏被迫外出打工,以解決自己的生活來源。

2004年4月下旬,詹敏家裏傳來信來說單位找她有事,她信以為真,便向打工單位請了三天假,於4月27日回到家裏。當天晚上,詹敏到兒子家看望孩子後,正準備打電話與教育局及單位領導取得聯繫時,被突然闖進來的五津鎮派出所王建軍,還有實驗中學治安人員等等,強行綁架至五津派出所,並派單位實驗中學、居住小區及五津派出所人員通宵看守著。詹敏被迫在派出所坐了一個通宵。第二天,也就是4月28日,當地610等有關部門的指使,又將她從派出所強行綁架至地處新津花橋蔡灣的所謂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強制洗腦迫害。這裏非法關押著從各地先後綁架來的或從拘留所、勞教所劫持來的大法弟子,採取強制洗腦、剝奪人身自由的方式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法輪功、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作為一個合法的公民,因敢說真話,行使公民的合法權利,反映大法好的真實情況,卻被非法開除工作,連出去打工都要遭綁架,起碼的生存權利都給剝奪了。

詹敏被綁架到派出所的當天晚上,就絕食抗議綁架迫害、要求放人。被綁架至「洗腦中心」後仍未進食,被關在一間小屋裏。洗腦中心的非法人員不許她閉眼睡覺,還企圖罰她站。絕食幾天後,「洗腦中心」開始對她強行灌食、打吊瓶。

「強行灌食」是最殘忍的、最令痛苦的一種迫害方式,詹敏在勞教所就幾經強行灌食迫害,幾次呼吸窒息。在「洗腦中心」主任的指令下,由教導科殷舜堯指揮、安排、帶領周琴等人,將詹敏五花大綁在一張木板床上,用繩子將雙腳、雙腿、雙手都分別固定在木板床上。由於身體被固定不能動,又強制打吊瓶,便對她採用插尿管的方式排尿。而強行給她灌食的膠管從鼻子插到胃裏後,也固定在那裏,不拔出,想甚麼時間灌,就甚麼時間灌。

就這樣又是固定胃管強行灌食,又是插尿管、打吊瓶,詹敏被固定躺在木板床上幾天幾夜不能翻身,遭受慘無人道的身體摧殘。經過幾天幾夜的折磨後,詹敏身體極度虛弱,肝臟隱隱作痛。「洗腦中心」從單位那裏得知她煉功前得過肝炎,便找來醫院的醫務人員給她抽血化驗,查出是乙肝。這是被「洗腦中心」野蠻灌食,又得不到睡眠休息迫害造成的。

即使這樣,「洗腦中心」不法人員仍然不放過對詹敏的迫害,不但不放人,且在第一輪幾天幾夜的灌食、折磨後,沒過幾天,就又開始對詹敏的第二輪強行灌食迫害,仍然是手腳、腿都用繩子固定綁在木板床上,身體不能動彈,上面插胃管,下面插尿管,都將其固定,強行灌食、打吊瓶。幾天持續的插尿管、插胃管,手、腳、腿被捆綁,野蠻灌食令她痛苦不堪。

而詹敏所遭受的所有這一切折磨,她的家人毫不知真情,那些所謂的工作人員在她家人面前表白對她很人道、很關心,家人被蒙在鼓裏,因此被欺騙還表示感謝。大法弟子的家人和外面不知情的人就是這樣被欺騙的,而大法弟子在裏面卻受著非人的肉體折磨,承受著巨大的精神痛苦。這裏的所謂工作人員還經常威脅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邪惡教導科主任殷舜堯就曾對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弟子說:「你要絕食,我叫你生不如死」。這就是所謂的「法制中心」的真面目。

後來詹敏開始進食後,「洗腦中心」幾個人又強行將她抬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樓上,監禁在一房間裏,繼續進行迫害。

這是一棟有6層的樓房,該中心是一座比監獄還監獄的地方,大法弟子終日被關在一斗室裏面,各房間終日緊閉,每位關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都有兩個經過該「中心」培訓的所謂的「陪友」日夜監管,連半夜上廁所都要跟蹤監視。「洗腦中心」規定:不准煉功,不准背經文,不准大法弟子之間說話,不准講大法真象。每天上、下午幾個小時播放誣蔑、誹謗法輪大法和師父的錄像。由於不願承受這種長期的非法關押迫害,詹敏在樓上房間裏也曾絕食或進食很少,以示抗迫。於是「洗腦中心」又第三次對她五花大綁強行灌食、打吊瓶。

為了反抗迫害,詹敏在樓道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於是看守她的所謂「陪友」和該中心不法人員配合,將她完全封閉在房間裏,連洗漱和上廁所也不許出房間,並在飲食上刁難她,想使她進食少而無力抗爭。該「中心」邪惡教導科主任殷舜堯還揚言說:「要你死在房間裏」。真是邪惡至極。

有時詹敏想開門去上廁所,「陪友」便幾次將她瘦弱的身子推倒在地,她想喊「大法好」,「陪友」便出手打人,甚至將她的整個頭壓在枕頭底下,以至呼吸困難。只要詹敏的言行不符合她們的意圖,便在飲食、行動等方面 刁難迫害她。這些所謂的「陪友」為了個人利益,受「洗腦中心」不法人員指揮,幹著助紂為虐的事。

「洗腦中心」的房子完全是封閉化的,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成天只能在樓上,不見天日,不沾地氣,一關就是幾個月或一年多;成天被逼迫看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和文章;還有時不時地強迫家裏親人、單位領導、街道來人對你的所謂「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誘導,甚至大打出手,連喊連叫的恐嚇,明知是不對的、不正的,也要強制你聽;更有所謂的專做強制洗腦的非法人員(每個大法弟子都配有)不分晝夜,甚至專在深夜你身心疲憊、頭腦不清醒的時候對你輪番圍攻,灌輸他們那一套胡言亂語;再加上長期與世隔絕的關押及「陪友」對你的刁難以及肉體上承受的折磨。所有這一切,目的就是使你達到身心極度疲憊,再也承受不了了,肉體和精神完全崩潰,在這種情況下違心地放棄良心與良知,這就是他們的「洗腦」,也就是所謂的「轉化」。而此時你的內心卻是極其自責和痛苦的,但這種自責與痛苦還不能表露出來,否則就算「轉化」失敗,又重新再來,重新「洗腦」。有的大法弟子被逼瘋。「洗腦」就是思想迫害,是對人性的摧殘,而人們在電視、報紙上看到、聽到的卻是所謂的「春風化雨,教育感化」,所謂的「轉化」就是這麼來的,所以很多人一走出「洗腦班」,立即聲明「轉化」作廢。

在這種所謂的「法制中心」長期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下,詹敏全身許多部位均出現了病症,特別是肝、胃更為嚴重,身體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儘管如此,不法人員仍不放人,他們和當地有關部門配合,為達到他們的目的而不管其死活。那些外地來的所謂「幫教」可以強拉著她的手寫所謂的保證書。這個「法制中心」完全是一個邪惡黑窩,曾是成都地區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最大最邪惡的黑窩。這裏的所謂「工作人員」和當地的610不法人員一起作惡累累。有的大法弟子在這裏被逼瘋,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