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遭受的毒打、綁架、強制洗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5日】我是個農村婦女,是1997年得法的。得法前,好勝心強,覺得人人對我不公,名利的爭鬥使我患多種疾病,如嚴重的腎炎、膽囊炎、胃炎、頭昏頭暈以及婦科病,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使我對人生絕望。我常常想,人為甚麼活著,為甚麼自私?97年得法後,我發現法輪大法甚麼都告訴了,找到了我要找的答案。我慶幸自己在濁世中找到了大法,大法教給我人生的目的是返本歸真,師父教我修心向善,遇事向內找。從此以後,我每天把家務和莊稼做好,然後出去把師尊傳給我的大法告訴善良的有緣人。

正在慶幸之中,突然天變,一場黑風暴雨襲來,破壞了我們祥和的修煉環境。1999年7月22日縣公安局、鄉政府、派出所不准我們學煉法輪功,非法抄家、劫走大法書籍、資料、財物等,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政府搞錯了,不了解情況。於是我決定到中央信訪辦反映我的親身經歷和我們周圍的變化。

2000年元月5日,我們一行12個同修去上訪,一到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就被惡警不問青紅皂白的綁架到派出所。我們無怨無恨的跟警察講真象。後來,鄉政府610胡冬祥非法把我們送進溫江看守所,和刑事犯關在一起30天,吃的是又髒又臭的白水瓢菜,吃不飽飯,還加重刮絲任務的勞動。二、三十個人吃、睡、拉、勞動全在十幾平方米的牢房裏,晚上睡覺只能側身睡。又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15天,強行收生活費150元。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們不斷給幹警、犯人講真象。2000年2月17日,看守所以事實查清放我回家。和盛鎮610頭目胡冬祥叫我們寫保證書,我們不配合。我們回家後,胡冬祥指使610成員楊碧群及鄉政府官員和派出所王景培、派出所惡警及大隊書記曾成明、治安吳雙華等,非法監視、抄家、騷擾、勒索罰款15500元等。因為我拿不出錢,胡冬祥指使楊碧群、姚兆成、張喜龍、王軍等帶領十幾個惡人非法抄家,凡是家裏值錢的財物全部劫走。

2000年3月30日,因周邊同修上訪,楊碧群、李洪元等三人,從田間用手銬非法將我送派出所關押一天,不給飯吃。

2000年4月26日胡冬祥妄圖讓我們放棄修煉,強行鄉政府辦洗腦班一個星期,耽誤農田搶播季節,我家大蒜沒人收埋在土裏,受到經濟損失。

2000年6月29日晚上,我丈夫一人在家,胡冬祥指使派出所王景培和一幫惡警及政府不法人員、吳雙華一大群惡人,由地痞陳傑領路非法闖入我家,劫走大法書籍及資料二十多件,以及衣服口袋裏的70元錢,又把我丈夫綁架到和盛派出所,指使派出所惡棍打手王成布,腳穿皮鞋,拳打腳踢。

我丈夫當場被打昏在地,遍身是傷,鮮血染紅了襯衣。暴徒們又強行逼迫我丈夫洗去血跡,消去罪惡證據,非法把我丈夫送溫江看守所迫害一個月,致使他瘦得皮包骨,頭髮鬍子很長,整個人變形。

2000年7月3日,因家裏無人,我從兒子鋪子回家,大隊書記曾成明路過,看見我在地裏幹活,不到半小時,鄉610楊碧群、張喜龍、王軍等十幾人闖入我家,非法抄走錄音機和煉功磁帶,把我綁架到政府,四五個大漢把我按倒在地上,用鋁絲鞭、斑竹、牛筋皮鞋等暴力毒打,姚兆成一鞭抽在我腰上,我當場昏死過去。

2000年8月,同修到我家取師父新經文,被公平派出所陳華友發現,闖入我家,用拳頭、手銬打我們夫妻倆,報鄉610、派出所王景、吳又華等非法抄家,抄走新經文和資料。

2001年元月17日胡冬祥到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加重迫害被他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又整材料迫害堅修的大法弟子。返回路上胡冬祥打電話指使姚兆成、吳雙華監視我們,半夜胡冬祥、派出所歐所、姚兆成、吳雙華等一幫惡人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準備綁架我們夫妻,我們正念抵制,18日我們被迫流離失所。

2001年6月20日,在資中被惡人跟蹤,又一次被惡人綁架,我丈夫脫險。我們6位同修被非法送到資中派出所、看守所。我們抵制邪惡迫害,不報名字,把惡人們送進看守所的手續全部撕碎,出門不喊報告。惡警硬逼,我們就喊大法冤枉,絕食抵制邪惡迫害,惡警野蠻灌食迫害我們。有的同修被強制睡死人床。無論不法人員怎樣折磨,我們仍堅信大法。

2001年6月28日,不法人員們查到我們是溫江、雙流的大法弟子,溫江公安局非法把我們送進溫江拘留所、看守所進行折磨。2001年8月7日,胡冬祥與溫江公安局不通過任何法律手續,非法把我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進行精神和身體迫害,由吸毒犯24小時監視,指使邪悟者輪流灌輸邪說。由於學法不深,執著人的東西,被邪惡鑽了空子,走向邪悟,說些不該說的話,做些不該做的事,還自以為是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2002年3月23日回家後,經丈夫幫助繼續學法煉功,才知道自己已經背離大法,我痛苦深思,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來,盡做出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尊的苦度。又想師父說正法沒有結束一天,還有機會。我決心從新開始。

2002年6月,縣610劉鵬飛、鄉610胡冬祥、村書記曾成明等十幾人,以關心為由監視我們。我們以法為師,不給邪惡空鑽,就講真象,就講迫害我們的事實,讓圍觀群眾和他們來的人明白真象。

2003年10月15日,由於執著常人的東西,又被邪惡鑽了空子,胡冬祥指使現鄉610成員余秀雲、派出所李代春帶一幫惡人,趁周圍無人,謊言把我綁架到溫江柳林洗腦班迫害36天。在邪惡黑窩裏,在王德元、王波父子惡人的壓力下,用隱蔽圓滑的心寫下「不煉」。雖說每天發正念、背法,還講了真象,沒有正面證實法,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家人找胡冬祥要人,到洗腦班講真象,打電話鼓勵我守住心性,直到我出來。

2003年8月12日,胡冬祥用金錢收買貧困鄰居,監視我們,妄圖摸索我們資料來源,破壞資料點,我們不給邪惡空子鑽,就跟鄰居講真象,揭露邪惡陰謀。

2004年10月5日,我們為了證實大法,反迫害,我丈夫去找胡冬祥要身份證去打工,胡冬祥利用職權,魔性大發,破口罵我們大法和師父,並出手大打我丈夫,打掉他門牙三顆,砸爛手機,砸壞自行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