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北京大法學員李京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0日】前幾天才看到關於北京大法學員李京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已報導)我與李京生相處的時間很短,以下是我了解到的部份事實:

北京大法學員李京生,男,30歲左右,於2001年6月底遭邪惡綁架,2001年9月21日被送往團河勞教所五大隊。團河勞教所地處北京大興,因迫害大法學員而臭名昭著。在那裏,李京生被多次劫持至集訓隊並遭受嚴重迫害。

2002年6月,李京生被轉移到一大隊(普教隊),該隊包括李京生在內當時共有四名大法學員。剛到那兒不久,李京生因抗議非法關押而開始絕食,幾天後被綁架至集訓隊折磨,在那裏被迫害幾個月之後李京生又被轉回了一大隊。

2002年11月,中共的「16大」前夕,團河勞教所發藍色的所謂「新式」勞教服(冬裝),並禁止穿以前的紅色勞教服,後來我們知道,這與「紅衣人」一詞在明慧網上被多次曝光有關。李京生和同在一大隊的其他三名大法學員不約而同的拒絕穿勞教服,堅決不配合邪惡的安排。所有這四名大法學員都沒有因此而被送往集訓隊迫害,即使是其中的三名大法學員後來被邪惡非法加期時也沒有以此為藉口。

2002年11月的一天,一名大法學員在班內煉功,「包夾」(勞教所安排的專門監視大法學員的勞教人員)在旁邊既不願制止、也沒有向警察報告。大隊長知道後把該大法學員綁在床上,他的「包夾」也因此受到了威脅。第二天,李京生要求見大隊長,他的包夾被留在筒道內,李京生獨自一人出了筒道,到了辦公室後,當著大隊長的面開始煉功,後來也被惡警綁在床上;但與前面不同的是,他的包夾卻沒有受到任何邪惡的壓力,從中也體現出李京生的高尚品格:在自己身處逆境的時候依然處處想到別人!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李京生和他的包夾一直相處非常溶洽。李京生的行為受到當時被關在一大隊的大法學員和勞教人員的交口稱讚!

在李京生等大法學員被綁在床上迫害時,另一名大法學員曾經上書,要求停止這種違法的迫害行為;但通過惡警王華向勞教所所長轉交後竟杳無音信。 當時一大隊的大隊長是孫金亮,專門迫害大法學員的是副大隊長王華,後來二人因隊內的警察販毒事件被暫時撤去大隊長之職。

後來李京生再次絕食,幾天後的一個傍晚被劫持往集訓隊,到集訓隊後,李京生才被告知已被所謂的「延長勞教期」10個月。就這樣,李京生又一次遭受嚴重迫害,直到2003年10月底才獲得自由。

團河勞教所惡警田禹,男,20多歲,它曾親口說出了團河勞教所惡警們的集體犯罪事實:在李京生絕食期間,開始時是有規律的對他進行灌食,妄想在李京生的思想中形成假象:認為每隔多長時間就要灌食。而後,在李京生認為將要被灌食的時間就偏不帶他去,如是多次,企圖增加其心理壓力、消磨其意志,目地是剝奪其對大法的正信。李京生在釋放前向邪惡妥協,寫了「三書」,後來於2004年9月6日在明慧網發表嚴正聲明。

李京生曾患有先天性疾病,後因修煉法輪大法而擁有了健康的身體;但飽受團河勞教所的嚴重迫害後,使本因修大法而恢復的身體變得極度虛弱。

李京生經常熱心幫助其他大法學員,在他們缺少衣物時慷慨相助,因為他認為其他大法學員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同時他的行動也減少了其他大法學員壓力和被迫害,因為大法學員是一個整體。

李京生的吉他彈的很好,在勞教所裏,有幾次我見到很多人圍著他,靜靜的聽他彈吉他。

李京生曾經給我留過他家裏的電話號碼,但我離開勞教所後,想到給他打電話不安全,就沒有把他的電話保留下來,導致現在無法了解相關的詳細信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