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的修正自己,更好的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2日】我大半輩子多災多難,總認為自己命不好,再加上97年12月丈夫去世,只剩下一個在外上學的女兒。因此,自己總覺得生活無聊。生不如死。一天親戚把法輪功錄像帶拿到我家來放,我看後覺得很好,從中明白了不少道理,增加了生活勇氣,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99年7月20日,邪惡從天而降,我被震住了,心想是共產黨在做假騙人,還是我入錯了門呢?我違心的在已寫好的保證書上按了手印,我茫然,我哭喊著人生的真諦啊,你在哪裏。從此,我猶如一隻漂泊在大海中的孤舟,不知去向何方?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猶如一顆重型炮彈震醒了我,自稱正確的黨啊,你為甚麼要幹出假、惡、暴的醜事來呀!既然共產黨是一心為人民的,那你為甚麼扼殺為強健身心而修煉的無辜人民呢?通過此事,使我進一步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性,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煉之路。

一、不斷的修正自己,更好的救度眾生

我不但每天學習法理而且還不斷的清除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每天都要出去講真象,貼標語,發傳單。在這過程中,我又去找未走出來的同修,共同切磋,學法向內找。通過集體學法向內找,我們在心性方面提高很快,表示認真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我們還利用機會走進派出所,檢察院和看守所,智慧的向他們講真象。看力度不夠,又把有針對性的真象材料拿到警察公寓去發送。

除此,我們還到周邊幾十里外去做真象。掛布標。由於同修們大部份走出來共同救度,使本地區大部份人群明白了真象,到處可以聽到對法輪大法的讚美聲。

二、向公檢法人員講真象

走進公檢法講真象,也是一個修煉提高的過程。有同修認為正面接觸,弄不好會有危險。通過學法切磋,大多數同修認為,必須向公檢法講清真象。因此不但使他們明白真象,也會減少對大法的迫害。為此,我們以各種方式向公檢法人員講真象,明白了真象的幹警不敢再主動的破壞大法了。

一次,一位片警對我說:「姨,我們也不願意這樣做,小偷還抓不過來呢,可上面逼得緊,必須把法輪功當成頭號大事來抓。誰出問題,扒誰衣服。我有這份工作不容易,您可別讓他們把我這身皮給扒了。」還有一次,我去看守所探望同修,副所長對我說:「你們的×××怎麼那麼實在,得判三年。」2004年非典過後,一個檢察官說:「為甚麼咱地區非典沒鬧起來,是不是因為咱們這法輪功多呀!」以上不難看出,修煉寬鬆環境不是靠某個人給平反,而是靠我們大法弟子自己不等不靠創造出來的。我們的修煉環境雖然寬鬆了,但始終沒有忽視安全。

三、注意安全問題

在2000年我與幾位自己認為學法精進的同修一塊印製真象資料,知道自己學法不如人,所以平時不愛多說話。我發現同修很不注意安全。無論行為還是言語、電話中都有很大的漏洞,於是我提出了安全問題。由於方法欠缺,有的同修不但不接受,反而說我膽小怕事,事隔不久,幾位同修先後被綁架,給大法造成了損失。這次教訓使我們也逐漸的成熟起來。

幾年來,在正念正行救度眾生中,我總是把安全放到重要位置,電話通訊中從不說大法的詞或事,但早已心照不宣。材料交往上單線聯繫,過程中有時扮成小商人,有時扮成走親訪友。

2003年4月份一天下午,我到十幾里外給同修送材料,被610跟蹤。當時,我打扮的是走親訪友,車筐中放著水果,他跟蹤一段路,截了四次,沒發現任何破綻,當時我一直是正念除惡。距約會地200米遠的地方,我找了個機會,終於甩掉了他們。

還有一次,我與一同修去小區發真象資料,因為我有執著,非要一戶不落的作完,傳到手頭還有6張時,被警衛發現。他拿著真象資料審問我們來源,我們一口咬定是做保險的,並拿出保險知識的書籍給他看,他看了半天找不出漏洞,只好把我倆放了。我們多次的化險為夷,來自於師父的保護和我們正念正行,當然也與注意安全分不開的。

四、正念正行,破除魔難

2002年11月份江氏邪惡集團在全國對法輪功進行了大規模非法搜捕。我們地區的資料點被破壞了,綁架同修十幾名,一時恐怖籠罩著中華大地。我們失去了與其他同修的聯繫,看不到師父新的經文。

2002年12月,我與幾個同修商量,從新購買了印刷、打印機解決了本地和周邊地區300個同修的資料來源。惡警見我們仍貼標語、發傳單,便更加瘋狂的迫害,不但跟蹤,蹲點,而且還動用了探測車圍著樓群轉。2003年,我們又把資料點轉移到了邊遠的農村。大法資料源源不斷的送到了同修們的手中。惡警氣急敗壞,調動大量的人力物力查找資料點,終於還是在2004年8月底時有所察覺,但我們在他們搜查之前,早已將資料點轉移了位置。而且很快的又在本地區成立了許多小型資料點,十幾個人一台小型印刷機,印真象資料,既安全又有力的震懾了江氏邪惡恐怖集團的囂張氣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