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牢房中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1日】2000年6月的一天,我和所有出門證實大法的大法弟子們一樣,走上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維護大法、和平請願,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然而瘋狂的惡警和便衣特務把我們所有煉功的大法弟子打翻在地,暴打後,又強行塞進警車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後我們又被分別關押進北京的各地派出所。經非法審訊,在下半夜無人知道的情況下,被秘密的關進北京拘留所。惡警把我們關進刑事犯的牢房裏。每個牢房都非法關押了很多大法弟子。

牢房裏很窄,除了地鋪式的直通大床外,牆和床之間只能站一個人的距離。原先的刑犯和被大量非法關進的大法弟子,要想睡覺幾乎根本就不可能,加上便桶也在室內,又臭又擠無法入睡。

按照刑犯她們自己的規定,新進牢房的第一天晚上不准睡覺,值夜一個晚上,叫做「懲罰」,牢頭問我:「你是為啥事進來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牢頭說:「煉法輪功的不值夜,你睡吧!」他就叫另一個刑犯值夜。

第二天我就問先被關進去的大法弟子,為甚麼不叫法輪功值夜。牢頭聽到了主動的說:「我們以前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電視上講的和我所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現在我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所以不叫你們值夜。」

我說:「你們關在這裏怎麼知道呢?」她好像甚麼都知道的說:「我們這些人有的關在這裏時間長的接近兩年了,從不准煉法輪功以後,這裏就一直關押著很多法輪功,走了一批又來一批,通過和她們接觸、了解,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是叫人類道德回升的好功法。如果我以前也煉了法輪功,也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所以,我一定要改邪歸正,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

她很高興的說:「你們的師父真偉大,教你們修煉『真、善、忍』,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做好人中的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們被警察打得那麼冤,還無怨無恨。我真羨慕你們有這麼好的師父教出一批這麼多的好人來。可是不知道政府為甚麼偏偏要打壓你們這樣一群好人呢?」

我善意的對她說:「是啊!一個政府根本就不應該對自己國家的善良人民採取如此殘暴、恐怖和血腥的鎮壓。好人越多國家也越穩定,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國家應該支持、保護善良才對呀!可是,江××權欲妒嫉心極強,心眼極小,它是容不下這麼多的好人的,所以它就一意孤行,凌駕於國家政府和憲法之上,強行鎮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

「我們來北京上訪請願,是國家《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然而得到的回答是拳腳暴打和陰森森的牢獄,這使我們對政府多麼的失望,但是,無論前面的路多麼艱難,我們也要堅修到底。因為『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偉大的佛法再現,為了維護宇宙的真理,我們甘願付出我們的一切。」

牢裏的人們都紛紛的議論起來了,她們對大法弟子們無私無我的壯舉油然而生敬佩之心。牢頭顯得特別激動,她說:「你們這些人太好了,我們在這裏親眼看見了一批一批法輪功,為了維護你們的信仰和師父,她們表現得都十分勇敢,有的法輪功被警察打得死去活來,還是那麼堅定。我記得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被警察狠狠的暴打之後,推進牢房,老太太二話沒說又盤起了腿,警察命令我們打她,我們都不忍心啊,誰家沒有老太太啊,有的暗暗流下了淚,有的給警察跪下求警察放過她,她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可是那個警察就是惡呀,說我們幫法輪功說話,狠狠的體罰了我們。所以,我覺得這些警察太狠毒了,我們就暗暗幫法輪功的人。」

聽了牢頭的一番話,我簡直不敢相信,牢裏關的人還有這麼好心的人,以前在家一提到牢裏的犯人,在我思想中她們就是壞得很,不可救藥,可是通過和她們接觸,才知道她們都還有一顆善良的心,人之本性,我明白了,是偉大的師尊對眾生的慈悲與苦度,哪怕是一個最不好的生命,都在給他們被救度的機會。在牢中,是大法弟子們的慈悲善良和不畏邪惡迫害的正念喚醒了他們沉睡已久的良知。她們很多人表示,等到出獄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大法弟子學煉法輪功。我們心裏都很感激那些同情和幫助過大法弟子的人,希望她們的善舉將給她們帶來真正的福報。

當然,牢裏大部份人對大法弟子有善念、有同情心,也有少部份惡人,她們在警察面前唯唯諾諾,出賣良心,充當惡警的邪惡打手、幫兇,殘酷迫害、摧殘大法弟子。

五年來,先前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大法弟子們為後出來證實大法的弟子鋪平了堅實的路,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同修在迫害的初期都能坦然放下生死,堂堂正正的走出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也就不會有後來的迫害升級,無數大法弟子被打死、勞改、勞教和強制性洗腦。我心中愧疚不安,久久不能平靜,對不起偉大的師尊的慈悲苦度。我要走正走好以後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