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朋友的回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我的名字叫做芳沂,同學大部份都叫我小可。我在高三畢業前幾個月裏開始學煉法輪功,爸爸媽媽比我還要早就開始修煉了。高三那一年,功課壓力很大,同學之間為了成績的好壞而彼此競爭的學習環境,使我變得越來越不快樂,越來越失去自我。媽媽問滿是壓力的我要不要看看《轉法輪》─這是一本法輪功修煉者都會看的書。我不以為意,只是想反正書也讀不下去,換本書來看看也不錯,沒想到的是,這本書的內容深深的吸引了我。

我依稀記得,那一次我捨不得把書放下了,覺得書中所講的道理真好!從來沒有人跟我講過這些道理!於是我就開始學煉法輪功了。在我的心裏,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始終影響著我,在大學四年裏,我時時會要求自己要儘量做到「真、善、忍」。不管對同學、對老師、對周遭的人事物,我都是這樣要求自己的,雖然有的時候我沒有做好,但是我還是會提醒自己下次要做好。而每當我做好的時候,我真的很快樂!

去年(2004年),我從大學裏畢業了,從台北回到家鄉後,原本很少再聯絡的國、高中同學,反而在這時候又聯絡上了。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認清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謊言與可怕,我一直持續性的用電子郵件的方式,寄法輪功的真象資料給我的這些老同學,其中也包括了大學的同學。而最近發生的一件事令我很開心。

事情是這樣的,一開始有個同學來信問我,為甚麼我寄的資料幾乎都是法輪功的消息?我寄了一封信跟她解釋說「如果我不寄給你們,你們幾乎是不可能主動接觸這方面的新聞的,所以我就自己送上門囉!」後來,為了解釋的更清楚,於是我寫了一封信寄給我平常會寄電子郵件的同學與老師,信中我這樣提到:

各位好:

或許我真得不太會講話!雖然自己知道學法輪功好,但是每當朋友問起法輪功的事,我就好緊張而且有些激動!甚至很想把自己知道的迫害真象,一股腦兒的全告訴大家,希望大家千萬別相信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造謠的謊言!這些謊言真的害了好多人,好多家庭因此支離破碎,好多人因此失去生命(其中不乏教師、學生、婦女、老人、與小孩……)這場迫害的可怕,不是生長在海外的我們所能想像的。而且它並未停止,它還在繼續,是被隱藏的,被掩蓋的。

或許大家會覺得,這些迫害的事我都知道啊,但是又能怎樣呢!也或許大家會覺得,這些事情又與我有甚麼關係呢!是啊!或許畢竟這些事並沒有發生在你我的眼前,也或許這些受苦的人不是自己的親人,所以真的沒甚麼感覺!但是將心比心吧!你也有家人,也有想要保護的人吧!這些在中國大陸受苦的法輪功學員,也一樣有家人,有想要保護的人啊!

所以,請試著聽一聽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如果可以的話,請順手把我寄給您的法輪功新聞,也轉寄給您的朋友好嗎?畢竟,我一個人的力量真的有限!祝福您!

沒想到,我的一位大學四年的同學竟然回了一封信給我,她對我說:

小可:

跟你做了四年的同學,對你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非常明瞭法輪功對你的深刻影響,它的確將你帶入另一個自我提升的境界,這是身為同學兼室友的我由衷為你欣喜的。我也深知你熱衷法輪功並不帶有任何目的(指的是功利目的),純粹是真心投入並想要釋出事實的真象(甚或是在精神心靈上的修為)。

你說的不錯,我也注意到了,你只要遇到別人問起法輪功的事就會有種極欲解釋的激動卻又深怕別人誤會的模樣。所以,我也會儘量避免主動提及這類事情。但若你提及,我也不會排斥的。不主動的原因是我了解法輪功與中國大陸(中共)的優劣分別了,所以,自始至終我都是站在法輪功這方的,並不是以同情的角度,是以一種人文及人權的方式來看待這類事情。我所說的都是一種以非法輪功學員所看待的立場。或許這種立場不足以深入法輪功學員的內心,但是你必須知道,有諸多非法輪功學員是支持你們的,他們可能沒有發聲,但存在他們心中的是公理、是正義。向別人介紹法輪功是件好事,但要輕鬆自在,如果自己都激動緊張,別人怎麼會隨喜自在呢?所以,日後你面對這些事情可以不要腎上腺加速運作,不要太緊張,我明白你對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之事的憤忿,因為你可能視這些學員如家人一般,但是愛人之心一般大眾也有,或許他們不是學員,所以沒有激烈的發聲啊!你要先相信別人也有愛人之心,就算他們不是學員,就算他們沒有激烈表態,你仍要從容允許別人相對於你在激烈解釋之時流露輕鬆的表情。

其實我言不達意,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縱使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仍與你在同一陣線,就算是一種默默的支持,因為多數大眾是不習慣強烈發聲的。所以,不要怕別人不了解法輪功或誤會法輪功,我也知道可能真的會有人誤會法輪功,但這就是對法輪功學員的應變考驗吧!

* * * * *

這封回信的內容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是真的令我好感動!原來,我的朋友一直都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