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關押四勞教所 大連王哲浩臨終口述迫害經歷(錄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1日】王哲浩,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7.20後因到北京上訪,先後3次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拘留所。並於2000年被非法勞教1年。2001年4月又被非法綁架,勞教3年,先後關押在大連教養院、關山教養院、本溪教養院、葫蘆島教養院。其間因承受不了迫害被迫違心的寫過所謂的「保證書」。2003年10月19日,葫蘆島教養院惡警劉國華將其關入小號迫害。王哲浩再次絕食,由於身體虛弱,無法排尿,20多小時後,才被送入醫院,在留置胃管和導尿管情況下度過了38天,被保外就醫。王哲浩回到大連後曾一度工作過,但一直不能正常小便。2004年12月初出現全身浮腫狀態,腹部鼓脹。在他生命的最後一階段,王哲浩意識時而清醒,時而迷糊。最終於2004年12月25日含冤離世。


王哲浩生前照片

以下是根據王哲浩在臨終前口述被迫害的部份經歷的錄音整理而成。

一、1999年7.20-2001年前的被迫害經歷

1999年7.20剛開始鎮壓時,王哲浩與幾個同修決定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討回公道。在北京被抓後送回大連在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了10天,後南沙派出所的高慶武把他領回來,當天晚上在派出所,所長逼他寫份保證書。沒過幾天,8月初他們又非法提審他,問他還煉不煉了,王哲浩說「還煉」。他們當時就開了拘留票,聲稱他「擾亂社會秩序」,又把他送到姚家看守所。

王哲浩錄音1(1分鐘05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270KB)

再後來,總這樣受到騷擾,單位也不能去了,王哲浩被迫辭了職,和母親搬到鞍山路去住,不想再被派出所騷擾。可是有一天晚上五一廣場派出所來敲門,說是找趙某某,一看王哲浩母親不是他們要找的趙某某,卻發現了講法及煉功帶,就把他們母子綁架到五一廣場派出所。王哲浩對不法人員說,他已經被拘留好幾次了,他們說我們還可以把你拘留。

王哲浩錄音2(2分鐘45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673KB)

這樣王哲浩和母親都被非法送姚家拘留15天,15天後又被送到戒毒所,說要報勞教。一個月後直接把王哲浩送到了大連教養院。後經親屬找人辦保外就醫,交了10000元押金,至今未還。

在姚家看守所,王哲浩和幾個同修被關在一起,其中包括後來在大連教養院被迫害死的劉永來。王哲浩表示,幾個同修都很堅定。

二、2001年4月-2001年12月大連教養院的被迫害經歷

那是2001年4月24日的下午,大連一處的陳欣等一幫惡警突然來敲門,隨後破門而入,二話不說把王哲浩銬起來,然後就抄家。當時王哲浩質問他們有搜查證嗎?接下來,就被打了幾個嘴巴,不法警察說「這就是搜查證」。不法警察把所有書、電腦、打印機全都抄走了。把他綁架到一處。第二天早上幾個惡警一來就給他一頓嘴巴。後來王哲浩又被打嘴巴,打的他滿嘴是血,非要他交待。最後把他關進了看守所70多天。

王哲浩錄音3(1分鐘34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382KB)

王哲浩表示,在看守所最難受的時候,他就背師父的「論語」。就這樣一天天,他才堅持下來。

王哲浩錄音4(35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151KB)

最後我決定絕食抗議,那是我第一次絕食很難受,值班隊長就騙我說我家已找人,這兩天就能辦出去,我信以為真,當時我確有這個幻想。果然沒過兩天就來送我走,我一看是送大連教養院,勞教三年。我腦子「嗡」一下,三年哪,太長了,我神經都要崩潰了。

在大連教養院新收五大隊我又絕食了兩天,絕食的滋味太難受了,很渴很餓。他們把我送到女隊接受邪悟者的轉化,我也不聽她們的、後來分到男子法輪功大隊二班,隊長是惡警景殿科。第二天又把我送到四班,在那我學了很多法,也背了很多,心裏感到很充實了。後來我決定再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和迫害,隊長就把我弄到四樓嚴管迫害,手腳都銬在床上,戴上拳擊帽說是怕撞牆。我只絕食了兩天,因我沒寫任何保證,後來就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十多個人發往關山教養院,我們已是第二批了。

三、2001年12月-2002年4月在關山教養院的被迫害經歷

王哲浩表示,關山教養院很苦。第一個被迫害的是旅順的朱曉飛,因他不配合惡警隊長,不幹活,被惡警用電棍電了很長時間。再後來就是江雲松(音)被迫害。當時王哲浩把背下來的關於「法辦江澤民」的一些材料寫下來傳給其他人看,江雲松在看時被包夾發現報告了隊長,隊工就審問他誰給的,他不說。

王哲浩錄音5(2分53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703KB)

不法警察們就拿電棍電江雲松,那天是在晚上。當時的環境很緊張,大法學員們被挨個叫出去對筆跡,也沒對出來。他們就打江雲松,把他關進了小號。小號特別冷,也不給他穿大衣。好幾個普教打他,踢他,讓他說誰寫的,誰給的。江雲松很堅強,始終沒說。

過了一段時間,大法學員們有人陸陸續續去找惡警隊長,把江雲松營救回來了。那時已過完元旦,江雲松回來時滿臉滿嘴都是電擊的血泡,頭髮裏都是灰,腿也被踢瘸了。

後來這些大法學員們被送到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大隊,一直到四月份。4月2日,隊長把王哲浩叫出去讓他收拾東西,把他戴上背銬送到了本溪教養院。

四、2002年4月-2003年本溪教養院的被迫害經歷

本溪教養院故意營造出來一種寬鬆環境的假象,好使每個來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受迷惑從而主動「轉化」,這裏邪悟的人比較多一些。王哲浩被邪悟的人架起來,硬搬著他的手,逼迫簽「轉化書」。王哲浩死活不簽,也不寫材料。

王哲浩錄音6(25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106KB)

本溪教養院新收隊長叫梁本春(音),膽小但很邪,想轉化王哲浩,撈點成績,逼迫他穿犯人的馬甲。王哲浩說啥也不穿,梁本春就指使手下的科長把他關進了小號20多天。小號特別冷,限制上廁所,不給水喝,只給一小塊饅頭,一點湯。

王哲浩錄音7(55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225KB)

梁本春威脅王哲浩說,讓他嘗嘗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頭。王哲浩手指著他的鼻子說:無產階級專政就像你那麼卑鄙,連水都不給喝,你簡直是卑鄙無恥。梁本春一聽轉身灰溜溜的走了,後來他找藉口讓別的隊長把王哲浩從小號放出來了。

王哲浩錄音8(45秒):RM格式在線收聽 RM格式下載(203KB)

二月份過完年後,不法人員把王哲浩送到了葫蘆島教養院繼續迫害。王哲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不法警察在向家屬索要押金5000元錢後,同意保外就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