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勞教所2000-2001年暴行片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王村勞教所是一個塗炭生靈、泯滅良知、迫害善良、正義、迫害理性的刑場,在這裏有成百上千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肉體的摧殘、精神的折磨及奴役,從73歲的王軍芳老人、60多歲的李桂蓮、張華、曲美玲等老太太,到18歲的學生楊苗、高雪嬌等都無一倖免。2000年11月3日,因我堅修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3年,從非法關押的濰坊濰城看守所轉到了山東王村勞教所四分所(現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在王村勞教所這所「人間地獄」裏,親眼證實了邪惡之徒的陰險、凶殘與毒辣。

當時我被分到一大隊的嚴管班(這個班是從第一女子勞教所遷過來的)。在這嚴管班裏有三個大法弟子:李國華、李玉梅、李建惠。其他的都是社會罪犯9人,是隨從濟南調過來監控大法弟子的。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的惡警曾說:「李國華、李玉梅10月27日進了勞教所就帶頭背法、煉功,鬧的勞教所上下不得安寧,不好管理,太頑固了。」王村在11月1日建立起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場所,當天下午她們就被從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轉押到王村勞教所,所以被稱為「濟南三李」,也成了王村勞教所重點迫害的對像。第二天凌晨,我就看到了被迫害的慘不忍睹的大法弟子李國華。當時她被手銬銬在床上、鼻子裏插著大半米長膠皮管。

在勞教所裏,我們能經常聽到一個威震蒼穹的聲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還我們師父清白!」「我們要求無罪釋放!」這喊聲驚天動地,震懾著層層邪惡。這位大法弟子是二樓上的,她的姓名、年齡不詳,只聽說她是濟南的。只要聽到這震撼人心的聲音,同時就能聽到:「警察打人了,警察打大法弟子了!」的聲音!這時就聽到樓上傳來雜亂的腳步聲。凳子被踢得滾動的聲音,人在地上被拖著走的聲音,等一片混亂。我們在樓底下聽著這一切,擔心著我們的同修,這樣的事在勞教所幾乎是天天發生著。

在很多很多次的迫害中,最令我難忘的刻骨銘心的就是2000年1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大約是9點多,我們全隊正在被逼迫看亂七八糟的電視節目。這是,樓上又傳來了打人的雜亂聲,惡警慌忙把電視音量放得很大很大,想壓過打人的聲音,想擾亂我們,害怕我們聽到,就在這時,電視突然中斷了信號,而且是三個樓層同時中斷,一點聲音也沒有,一片寧靜,在這瞬間的寧靜中,我們聽清楚了樓上傳來「打人啦,打大法弟子啦……」我們一大隊的全體同修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共同抵制邪惡,集體喊出了心中的最強聲音:「不許打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惡警一聽都嚇慌了,惡警一大隊長石翠花帶領一大隊的全部惡警瘋狂的撲上來鎮壓我們,並大聲的吼叫:「坐下,坐下,都快坐下,不許喊,把嘴閉上……」此時,大法使我們的心凝聚在了一起,我們互相挽起了胳膊,縱向都一個抱著一個的腰,形成了一個整體,惡警們怎麼拆都拆散不開。這時李國華大聲背法:「生無所求,死不惜留……不許打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的聲音,此起彼伏,衝出牢房,奔向勞教所的上空,久久迴盪。這喊聲使一切邪惡膽戰心驚、魂飛魄散,惡警們慌忙的使勁去堵我們的嘴,混亂成一片。這時惡警石翠花窮凶極惡的從樓上領來了一群男惡警,每個惡警手裏都拎著半米多長的電警棍,黑白圈相間的高壓電警棍也隨著惡警站了一排,在陰冷的黑夜裏格外的顯眼,真感覺到了地獄裏的陰森恐怖。它們這是剛凶殘的電完二樓三樓上的大法弟子才下來,兇鬼惡煞般的將我們圈起來說:「坐下,都坐下。」同時電警棍「啪啪啪」的冒著藍光對著我們的脖子、臉一陣電,把我們電開,被迫坐了下來,只見邪氣十足的石翠花撕下了從前偽善的面具,露出了它那猙獰的兇惡的面孔,噴著唾沫星子咆哮:「把李國華,李玉梅、李建惠、宋憲平帶出去。」又邪惡叫囂著:「勞教所就是專政機構,都配有專政工具,你們不遵守所規所紀,不承認是勞教人員,拒絕勞動,就動用專政工具……」當晚勞教所對我們實行了更嚴酷的看管,害怕我們再有站出來的或起來煉功,許多惡警都被分到班組裏去值班。還有男惡警、所惡警提著電棍查夜的,幾乎是不眨眼的在盯著我們。

這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令天地都為之震怒,當天晚上,天氣驟變,狂風大作,刮了一整夜,我聽到惡警們的對話說,狂風把二樓上的木門都刮掉了,樓頂上的天線桿子被刮斷,很大很大的桶被刮跑了。呼嘯的狂風帶著嘯聲,刮的每層樓的大鐵門都轟隆隆的直響,窗戶關都關不住,而我們的同修被邪惡帶到哪裏去了?她們穿的衣服都很單薄。

大法弟子李國華,現年51歲,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的副教授,她在王村勞教所遭受了滅絕人寰的迫害,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直到出勞教所,她的一條腿還留有殘疾。李國華在2000年11月這次迫害中被喪心病狂的邪惡之徒帶出去後,銬在外面的大鐵門上,在風口上被狂風吹凍了一夜一天。到了第二天下午惡警對李國華實施殘酷的高壓電刑,將李國華的雙手、雙腳銬起來,強行塞入帶靠背的木頭椅子空檔裏,十多根電棍同時電李國華的雙手、雙腳,直到十多根電棍的電全部放完,充滿電再電。每電完一次時,陰險毒辣的惡警副所長王軍就戴上聽診器聽聽李國華的心臟是否還跳動,如果還跳動就繼續電,當李國華被電昏死過去了,男警匪們用冰冷的水把她潑醒,惡警們還邪惡的叫囂:「還裝死,裝死就不電你了?繼續電!」「我們電你9次,現在還差3、4次了,你堅持著點啊!」真是邪惡至極啊。李國華一次一次的承受著邪惡們的迫害、摧殘。嘴裏還在默背著大法:「生無所求,死不惜留……」堅定的李國華憑著對大法的堅信,硬是挺了過來,沒有向邪惡屈服,邪惡電完了李國華後,將她關入禁閉室繼續迫害。事隔幾日後,惡警叫我和另一個同修去將李國華接回我們牢房,我們來到禁閉室,看見當時的場面,驚呆了,我的淚水不由得流下來了,李國華被迫害的已經不能自理,邪惡還把她大字形的銬在死刑床上,雙腿被邪惡們從腳趾開始挨著往上電,一直電到膝關節,兩條胳膊,從手心開始往上電,一直電到胳膊肘,胳膊、腿都已被電爛、電焦,高度電燒傷,還散發著濃水、爛肉的臭味,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了,更不能行走,是我們把她背回牢房的。即使這樣,邪惡們還逼她寫保證書,她就寫證實法的書信。

當時,有些才分配到勞教所的女警看到李國華被迫害成這樣,也忍不住的說:「這個勞教所真邪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