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講清真象,苦點累點也值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我家住在松原市郊區,我和愛人都是工人,因工廠倒閉,我和丈夫同時下崗,當時生活非常困難,後來丈夫打工每月工資320元,勉強維持一家人的生活,隨著歲月的流逝和生活的壓力,我的身體已經是疾病纏身,病痛折磨得我面容憔悴,身體虛弱,心裏苦惱極了,每天一把一把地吃藥,原本困難的家庭維持生活還勉強,要花錢治病,買藥就更困難了,就在我忍受病痛極度痛苦的時候,九九年三月,通過親戚給我介紹了《轉法輪》這本寶書,從此我有幸得大法。當我學法煉功半個月後,奇蹟出現了,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病痛消失了,身體哪都不疼了,走路一身輕,親戚、朋友和鄰居們看到我身體發生的變化都說:你比以前胖了,臉色好看了,比以前年輕多了,像換了個人一樣。後來我無論看到親戚、朋友以及我周圍所有的人就講,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法輪大法好!同時我的心情也格外激動,精神上也有了希望,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人了,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甚麼,懂得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和返本歸真的法理,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當我學法煉功精進的時候,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許多學員為了說句公道話,為了證實法輪大法好,紛紛走上了天安門,去了信訪辦,從此我也走上了證實法的路。

二00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正在家學法,在我居住的管轄區派出所所長、副所長帶著兩名幹警到我家找我,丈夫說我不在家,當時我在屋裏聽到他們的對話,心想,可不能配合他們,於是我就跑到別的屋裏躲起來了,第二天早上我在師父的呵護下,馬上離開了家,果然早上八點鐘有四名幹警找我,他們看我不在家就揚長而去。

我在外面流離失所一段時間又回家了,有一天在睡夢中師父點化我:我家外面刮起了狂風暴雨,房上有兩個大窟窿,眼看房屋要倒塌,我從夢中驚醒,心想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我悟到離開了家,果然,在兩天後幾名惡警突然闖入我家,進屋就翻,把家裏翻了個底朝天,他們翻出一本《轉法輪》又拿走了孩子聽的磁帶和光盤,把我丈夫也帶走了,帶到派出所關了一天,揚言說非讓我去才能把我丈夫放回來,後來他們抓不到就只好把我丈夫放了。從那以後,每到敏感日期,這些惡警就去我家騷擾,攪得我們全家不得安寧,至今我們全家都在外面找房居住,有家不能回。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清真象,做我應該做的一切。

一次我去農村送真象資料,邊走邊往居民區院內放資料,當我走到死胡同往回返的時候,有兩個中年男子,手裏拿著資料走到我面前問:這是你扔院裏的?我沒吱聲,那人又問:你往院裏扔這東西幹啥?他隨手從兜裏掏出一個證來威脅我說:我是警察,我往前走幾步仔細地去看他證件,到底是不是警察,他看我沒怕他就說:算了,你走吧。我說你看看資料就知道了我是為了你好,為了你的家人好,我是在救度你們啊!

還有一次,我和另外兩名同修去老家掛橫幅,送資料。同修A正在掛橫幅,從居民區走過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急匆匆地進了屋,這時A同修已經走遠,我正好來到了掛橫幅的樹下,忽然從屋裏出來一男一女走到我面前攔住了我的去路,和我糾纏不休,問是不是我掛的,當時我不慌不忙心裏發著正念說:你想幹啥,咱們都是一個屯的,他說誰跟你一個屯的,你姓啥?我說你姓甚麼?我倆互相看了一下,他說我怎麼不認識你,我說我也不認識你,我心裏默念正法口訣,然後我照他肩膀拍了一下說:你們回去吧,他們灰溜溜地走了。我心想,只要我正念強,一切為了別人好,這難關就一定能闖過去。

二00二年春天,天氣刮著大風,我和同修三人去長山電、化兩廠家屬區送真象資料,在師父的呵護和幫助下,我們把一千多份真象資料安全地送到了每個單元的每家每戶,從一樓到七樓每個人走了二十幾個單元,使家家戶戶都能看到真象,雖然我們很累,甚至連中午飯都沒顧上吃,但是我們為了救度眾生,講清真象,苦點累點也是值得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