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安平、晉縣、深澤及辛集市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3日】寧晉、辛集、晉縣、深澤、安平,修煉者眾多,涉及的人群非常大,但也有一些問題出現。有些地區比較寬鬆,表面上看起來一直很穩定,大家一直在公開集體學法、煉功,但整體對法的認識還是和正法進程有差距,最近的一系列事情,大家不能不嚴肅對待,需要好好歸正自己了。

例如,晉縣,某協調人(已被邪惡勢力非法判刑)曾是做生意的,能力很強,在當地沒有任何上網點和資料點的時候,歷盡艱辛,找到同修,將經文、週刊、真象資料等源源不斷的給當地同修送去。這樣的學員成了協調人後,將幾乎所有的事情都給大家張羅好了,但也形成了以其為中心的圈子了。出事後,當地弟子全部在指責其搞個人崇拜、自己說了算、幹事心強,並且其進去承受不住,供出了當地很多同修。大家事後都在說他的不是,卻普遍的忘記了必須要向內找自己。

現在這些地區的學員仍然依賴心不去,又有這樣的能協調的同修出現了,在當地又是能力強、幹事心起來的弟子說了算,別人說不得。更嚴重的是,據我們了解,最近四個月來,一個姓康的人(殘疾)在當地亂法,涉及許多學員,而一些協調人還在給這些亂法者提供市場。

2003年11月份,明慧網發過關於石家莊一個人(殘疾)亂法的大致情況(見文章《請石家莊同修放下常人心 不搞個人崇拜 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當時有一些學法不深的同修非常崇拜他,認為其修得高,經常邀請他在學員中宣講。

同年11月3日明慧網大陸綜合中也有一條小消息:

「請石家莊大法弟子抵制騙子:前幾天,傳言石家莊有兩個破壞法的人,用所謂的功能和天目給人指導修煉為名,到處招搖撞騙。經核實其實為同一個人,是一個瘸子,50歲左右的男子。不說自己的姓名、職業、年齡,沒人知道他從哪兒來。請石家莊大法弟子抵制騙子。」

其實當時的情況已經很嚴峻,很多學員普遍認識不清。這個姓康的和跟隨的幾個人消停了一段時間,又重新出來了,這次去的較遠,在縣裏,非常狡猾。

姓康的(男,大概50歲左右)是石家莊棉一人,大概1.66米高,一隻腿瘸,一隻耳朵聾,帶助聽器,說話大喘氣,其老伴已經過世。2003年,這個姓康的在石家莊和平路的棉一、棉三、棉四、化肥廠、河北醫科大學宿舍等地區出現,大講其所謂功能、天目給人「指導修煉」,告訴別人如何修煉,怎麼做。給人「解決」修煉問題、家庭問題,吃喝、住宿在盲目崇拜和信任他的學員家裏,有時候去別人家就在正好開飯的時間去,明目張膽的去蹭飯。並且,跟其接觸的一部份人是曾經邪悟過或向邪惡妥協過答應做內線的人。

2003年10月左右,經過石家莊大法弟子的披露和制止,並且很多曾經上過其當的人紛紛醒悟,他在當地沒了市場,氣燄頓消,已經不公開露面好長時間了。

當時追隨他的三個女人是,紅紅(小名)、徐曼麗(音,棉三人)、馮怡(河北經貿大學教師)。姓康的曾居住在馮怡家好長時間。2005年大概8月份左右,姓康的由大概是河北安平的一個學員領到安平,同行的還包括三個女的,兩個40來歲的,一個20-30歲左右的,與上述三女特徵比較相符。

後又由當地同修牽頭,到晉縣、深澤縣、辛集市等縣市,迷惑了當地很多學員。現在已經有學員感覺有問題,指出當中偏離法的問題,但卻因為學法不深而不能確定。而一些協調人還在給這些破壞者市場。

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此人更換了手法,非常具有隱蔽性,讓其他人打前站,在所謂的交流中來吹捧他,然後才出頭,讓聽的人無形中更崇拜它。但邪惡的招數和所謂的交流內容低級、荒謬,但一些學員到現在還沒辨別出來。

協調人和負責人的最重要的責任是甚麼呢?個人理解,就是義務為大家服務,協調大法弟子創造一個穩定的正法修煉環境,不被邪惡帶動和干擾,共同做好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尤其是帶動和協調好當地大法弟子的集體學法、集體交流和共同提高,及整體維護好大法和證實好大法。

大法弟子交流的方式和目地又是甚麼呢?在許多地區,小規模的交流一直沒斷,有的地區交流會起到了應起到的好作用。但交流會搞頻繁了,搞成某些人的演講會或追隨會了,這就在破壞大法,和干擾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了。

如果真是我們在某些方面有很大的不足,我們可以學法呀,組織大家學法,也可以暫時有針對性的去學。法可以破除一切執著,大法是我們的生命的源泉,所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都可以通過學法來解決。如果針對此現象,我們找一些在這方面認識好的同修,來交流一下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比學比修,共同提高上來,也是一個重要的環境和因素。

我們將某些人請來,以某些人為中心,非常頻繁的、數量眾多的,大搞這樣的交流,這些人講的歸根結底都是自己,向大法弟子散發著黑色的業力和邪惡的敗物,執著它們邪悟的東西要強給大法學員。聽的人、認可的人受矇蔽、受傷害。而組織這些事情的大法弟子,你得造多大的業呀,師尊在《再論衡量標準》、《猛擊一掌》中的講法中已經講的非常清楚了。建議有著這樣經歷的地區和同修,再嚴肅的學學這些講法。

就是專講自己的經歷的專場也不行,交流(大法弟子心得體會的交流,偉大而殊勝),這麼莊嚴的場所,不是某個人的專場報告會啊!這麼頻繁的搞這些東西,本身就是錯的。大法弟子要證實的是大法,而不證實和宣講個人如何了不起,即便是真修的學員,個人的一切都是從大法中來的,不修大法就沒有我們今天的一切。

那些邪悟者和破壞大法者,不論它們是否學過大法,在這樣的狀態,和實修的大法弟子是有區別的,他們面臨的是是否想停止犯罪、是否還有機會真心按大法要求做的問題。例如某地一個邪悟者,被洗腦後,抽煙、喝酒、打麻將,滿口髒話。「經常在酒桌上、麻將桌上談論大法」、跟別人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跟學員說他還在「修煉」。其周圍的學員明知不對卻仍將其當作同修,給其週刊和資料。而且其也在「講真象」、「做三退」。有這樣的大法弟子嗎?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是要符合大法的標準的。其已經不在法中,只是師尊還在慈悲他,還給其機會,否則早就沒有他了。

我們應該幫助走過彎路的昔日同修,那是責無旁貸的。但其有個從非修煉人、甚至是罪人,到一個回歸回來的大法學員的轉變過程。這一點,我覺得,我們應該有個清醒認識。

而對那些正在破壞大法、敗壞大法的行惡者,你我作為大法弟子,決不給邪惡任何市場和機會,而且要將邪惡徹底曝光,讓其無處可逃;讓相關學員都知道、認清它們;能將他轉變回大法學員的,不僅銷毀掉了他背後的邪惡,還救回了我們昔日的同修。

有的人還說,它們說的有好的一點,為甚麼不讓人家講和讓別人聽呢?

真的是糊塗啊。大法弟子對那些破壞大法的邪惡言辭怎麼能容忍呢?難道僅僅因為他們說的有所謂的好的一點,我們就容忍其破壞大法的東西嗎?

此一男三女的荒誕、不理智言行這裏就不詳細舉例了,以免玷污了大家的思想。

非常頻繁的所謂交流,據說在辛集短短的時間內就搞了6、7場了。提醒當地所有和其接觸過的學員,注意大法資料點其他大法弟子的安全。這些人每到一地都要見當地的協調人和負責人,有些協調人一直在安排他們的生活和交流。請當地大法弟子高度重視,已暴露的資料點趕快調整。

對於這些事情,希望相關學員立刻好好學學法,整體提高,真正找到這次的教訓和不足,趕快在法上提高上來,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其它聽到此情況的地區也要引以為戒,不要遭受同樣的損失。

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