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近期哈爾濱大法弟子被抓捕的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24日】自今年九月下旬開始,以黑龍江省鶴崗市一地50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惡抓捕開始,哈爾濱地區大法弟子被抓捕的消息不斷傳來,有的已經被迫害致死。從得到的確切消息來看,至少在11月上旬,仍然有哈爾濱地區的大法弟子及家屬被邪惡抓走。在這場歷時長達兩個月的針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中,哈爾濱地區直接遭到邪惡迫害的大法弟子超過百名,很多本地區的協調人,技術上的精幹力量,在正法期間一直非常穩定的弟子都沒能在這次邪惡的迫害中倖免,損失的巨大自99年邪惡開始鎮壓以來也是空前的,使哈爾濱地區在正法救度眾生,極其需要大法弟子的關鍵時刻,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為甚麼這次針對哈爾濱地區的大法弟子的大抓捕會出現?為甚麼會持續如此長的時間?為甚麼會波及這麼廣的範圍?這其中必然有我們大法弟子內部需要認真總結的問題。通過和幾位同修的交流,大家認為:

一是人心太重,存在對「知名」學員的崇拜。九月份鶴崗市的那次交流會,被邀請去「主講」的學員是幾個月前才從哈爾濱女子監獄被釋放出來的,本身沒有及時靜下心來,認真學法,查找不足,跟上飛速發展的正法形勢,而是陷入到無休止的到各地學員中召開法會,以自我為中心的談「心得體會」中去了,這其中當然有她自身偏離法的原因,但不可忽視的是各地學員沒有做到以法為師、心裏存在強烈的對這類學員的崇拜也有直接關係,最終導致鶴崗市一次性50餘名大法弟子被邪惡抓捕。

而在這個事情發生後,仍然有學員對為法負責、為大法弟子負責的心太弱,正念不足,用人心看待邪惡的迫害,還在猜測、傳播誰誰可能是特務,誰誰可能是內線,為甚麼這個學員被抓而同樣也去參加了法會的別的學員卻沒事等,同時自身存在的怕心也明顯暴露出來,從而加重了所謂迫害形式的嚴重性。其實同修們,我們在這樣的時刻,是不是忘記了我們是大法弟子,出現任何問題都應該時刻向內找自己的這樣一個基本的原則了呢?為甚麼不立即發正念鏟除邪惡的迫害因素,幫助被抓捕的同修呢?為甚麼不正念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和企圖呢?為甚麼不及時查找發現自己已經暴露出來的人心的執著並努力去掉它呢?

也許正是由於這種人心的波動、怕心才是導致迫害出現、持續的一個真正原因。另外空間的邪惡看到了你的執著,看到了你的漏洞,它就會下手。此外,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的當務之急,對於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對世間與法有緣的眾生的迫害,就是對這些眾生對應的無限龐大的天體內無量眾生的迫害,這種對大法、對宇宙眾生犯下無邊大罪的邪惡勢力怎麼有資格迫害宇宙根本大法造就的大法徒呢?「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因此說到底,迫害的出現還是我們自身有問題,我們卻不向內找,還在人心的帶動下,傳播那些隨心而化的種種假象,耽誤了寶貴的幫助同修、清除邪惡的機會,正是我們自己的人心執著太多,才造成了損失,還在加重這種損失、滋養了邪惡的力量,延長了邪惡的迫害時間,因為它們找到了這樣幹的藉口,我們卻沒有察覺。

另外,把注意安全等同於怕心,也是迫害屢次反覆出現的原因,在邪惡的迫害形勢下,有的同修暫時離開原住地,去了其它地方。如果是從安全方面考慮,明知道自己已經可能被邪惡注意的情況下,為了避免給邪惡的迫害提供可乘之機,而更換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這是對法負責的表現,可以有效的化解邪惡的陰謀;相反,如果是出於怕心,不管三七二十一,聽說風聲緊了,好像這次邪惡要把我們「連鍋端」了,趕快躲起來吧,如果是這個心驅使下的躲避行為,就只能使迫害的形勢加劇,因為邪惡一定會針對這樣明顯的人心波動下手。人心驅使的任何行為對邪惡來說都沒有本質上的否定意義,反而還明顯干擾了我們應該在此時做好的三件事。

也有的同修,認為只要是學員提出安全問題,就武斷的認為該學員存在怕心,是正念不足,是沒有跟上正法形勢。其實我們採取適當的辦法,來保證我們和周圍同修的安全,創造穩定的證實法的環境,是非常必要的。我們不應該把注意安全和怕心混為一談。還有的學員存在偏離法的言行,當有學員給其指出來時,他卻用「要正念正行、要否定舊勢力安排」等藉口掩蓋自己的問題,失去了向內找、提高上來的機會,從而最終遭到邪惡迫害。說到底還是人心驅使下的行為,在法理上的認識不夠清晰。

遭到迫害的另外一個比較明顯的原因,就是存在僥倖心理。有的同修得到消息,知道邪惡正在找他,但短期內沒有發現甚麼異常,就放鬆了警惕,其實有的時候邪惡採取了「放長線釣大魚」的伎倆,對一些學員實施監控,以圖順藤摸瓜,加重對我們的迫害,有的同修已經明知道被人跟蹤,有的得到同修或者是街坊鄰居的提醒和警告,有的得到師父的再三點化,但仍然我行我素,在安全問題上注意的非常不夠,最後導致了更大損失的出現。這其中僥倖心理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有的同修知道邪惡要抓捕他,躲到外地,幾天後自認為沒事了,在事先沒有進一步查證的情況下返回原住地,結果很快被盯梢蹲坑的惡警抓捕。

哈爾濱地區的迫害的出現、持續,和我們本地區的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行為都息息相關,我們應該真正的從自身做起,去掉自己的人心就是在有效的抑制和消除邪惡,我們每一個人都穩定下來,都能從法上看待出現的每一件事,從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方面來否定舊勢力的存在,邪惡也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間和藉口,就會走向消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