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吳建中遭受雙口勞教所及派出所惡警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8日】2004年7月20日上午11點多鐘,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二街大法弟子吳建忠正在家中看「法輪功」真象光盤,崔黃口鎮派出所教導員張海一行三人闖入他家,將他綁架到崔黃口派出所。

到了崔黃口派出所,惡警五六個人揪著吳的頭髮連推帶打。這時,同被綁架的大法弟子肖文霞說,有事說事不能打人。惡警莫中芹過去就打了肖文霞四個大嘴巴,隨後把吳建中用手銬銬到暖氣管上。

崔黃口鎮的派出所警察對他刑訊逼供未果,連夜將他轉到武清區看守所。為了抵制迫害,吳建中在看守所絕食抗議。在他出現休克的時候,惡警給他戴上手銬強迫上縣醫院打針(向他的家人索要四十元錢)。從縣醫院回來,看守所的惡警指使十多個刑事犯人把他抬到床上,摁住,使他不能動彈,由一個姓成的獄醫用管子插進他鼻孔裏強行灌食,致使他吐了好幾口血,呼吸困難,經過很長時間才恢復正常。

在監倉裏,惡警多次指使刑事犯們把吳建中抬到長板凳上,摁住,有的捏鼻子,有的捏嘴,由一個刑事犯人把一個裝有玉米粥的塑料瓶子塞在他嘴裏往裏擠壓玉米粥,把嘴都劃破了。

看守所的惡警還指使刑事犯人在吳建中煉功時對他拳打腳踢。

在該看守所,惡警非法提審吳建中三次,在沒有任何口供的情況下,武清分局非法將他勞教一年半。二十二天後將吳建中轉到天津市雙口勞教所,關在第三大隊。惡警大隊長吳明星為了逃避責任,指使毫無人性的吸毒犯輪流逼迫吳建中「轉化」。幾乎24小時不讓睡眠,凌晨三點半睡覺四點起床,坐在小馬札上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要求腰挺直,兩腿並攏,眼睛要直視。稍有一點動就拳打腳踢。他還被惡警三次關小號毒打。開始由三人一起打,打累了,再輪流打。吳建中被打得至今脊背骨仍舊麻木,沒有知覺。這樣,持續迫害了十幾天直至他違心的寫了所謂「三書」,才略為減輕對他身體的迫害。

吳建中每天五點半起床,除三頓飯外全都在幹活,中間沒有休息時間,直至晚上11至12點睡覺。活忙時,整夜不讓睡覺。更甚者,半天只讓去一次廁所,有的被勞教人員大便都拉在褲子裏了。

在2004年最炎熱的夏天,四十多天不讓吳建中等被關押的弟子和勞教人員洗澡,不讓洗衣服,所有人員滿身酸臭。每天早晨洗漱 ,大小便只給五分鐘時間,超過五分鐘就拳打腳踢。衛生環境極差,洗、漱、飲水、都在一個大缸裏,沒有公用的打水用具,每個人用自己的洗漱用具和飲水用具到缸裏打水。

自寫了「三書」以後,吳建中的心情沉重,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令他喘不過氣來。2005年3月初吳建中毅然聲明:違心所寫的對法輪大法不敬的一切全部作廢!惡警吳明星指使一名吸毒犯人讓他白天幹活,晚上坐小馬札整夜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並且拳打腳踢(惡犯打完後,腳瘸了好多天,手背腫了好多天。)吳建中承受不住時,又違心的寫了對大法不敬的話。2005年9月6日,勞教所放他回家。

2005年9月29日,上午10點多鐘,崔黃口鎮派出所教導員張海又到吳建中家四處亂翻,看見有大法書和真象材料就非法把吳建中、吳建中的愛人以及鄰村一名大法弟仨人一起綁架到崔黃口派出所。

任何證據都沒有,就非法抄家,把吳家中電腦主機箱搬走扣在崔黃口派出所。直到吳的家人和鄰居們到派出所說:「吳建忠勞教後身體極度虛弱,如果再被關押有生命危險你們負責。」在這種情況下,晚上10點多鐘才把他們三人放回家,在派出所被關12小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