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法輪功親屬受迫害,香港居民呼籲議員救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9日】香港居民董銘一家在浙江杭州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屢次遭到騷擾、抄家、綁架關押等迫害。年老的父親在遭到一次又一次的綁架、非法抄家、恐嚇下出現偏癱症狀,於2005年3月19日含冤離世;已過古稀之年的母親處理完喪事,一病不起。好不容易被接到香港,身心慢慢康復,但時間快到期。表姐華國香2004年8月被浙江富陽市公安局警察從家中綁架,劫持在莫干山女子勞教所,受到非人折磨,骨瘦如柴。董銘日前呼籲香港議員能夠支援和幫助。

下面是董銘就大陸法輪功親屬受迫害致香港議員們的一封公開信。

尊敬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區議員:

我是香港居民董銘,希望得到您的支持和幫助,讓我在內地因堅持信仰被中共非法關押的親人,早日釋放;家人不再受騷擾、親戚不再受株連、家父冤魂早日安息。我在2003年劫後餘生才來港定居,但憶起在內地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的迫害內心不寒而慄。因篇幅及時間有限,只是簡述我及家人、親友所遭受的迫害。

我的家鄉在浙江杭州,九七年修煉法輪功以前,我及父母兄弟個個百病纏身,醫院輪著去、藥輪著煲。因治病債台高築,全家籠罩在愁霧之中。為了幫補家計,我十四歲輟學外出打工。吃苦耐勞、忍飢挨餓,因疲勞過度、營養不良落下一身病痛及後遺症。97年7月17日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柔和的動作、真善忍的高深法理,善良熱情、助人為樂的大法弟子,解除了我家的危機,改變了我家的惡運。我和母親在同一天得法,在修煉中一身病痛不知不覺消失了,身輕如燕、心情愉悅。三個月後,結婚已年餘的我懷上身孕!而就在七月初婦科專家曾斷言,因我體質太差、病痛又多,很難懷孕。我懷孕後丈夫及家人開心至極。看到我的身心的巨大變化,很多親人、朋友也走入修煉之門。我家三代老小十幾口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法理做人,身心健康、和睦相處、事事順利。我順利的產下一對胖小子,一家人圍著兩小子忙得不亦樂乎。

99年7-20惡黨江××集團開始瘋狂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610、公安、居委各部門不法人員不斷非法上門騷擾,威逼交大法書、煉功帶,強制修煉人與大法決裂。猶如天崩地裂把我從天倫之樂中拉到殘酷黑暗中。我親身體驗大法的美好、師父的慈悲!師父無償的給我調整身體,使我全家受益,卻從沒有收過弟子一分錢。可壞事幹絕的惡人卻對師父惡毒的誣蔑,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關押,殘酷迫害!我痛心疾首、吃睡不寧。

2000年兒子剛會走路,我和表姐華國香長途跋涉直奔北京說明真象,為法輪功、為受迫害的同修說句公道話。可北京雖大,卻沒有我們說真話的地方,無奈之下只有走上天安門金水橋喊出「法輪大法好」的心裏話!幾秒鐘內,武警、便衣像惡狼般撲過來,抓我們到沒人地方又踢又打,再拉上車劫持到前門公安分局。裏面非法關著很多同修,每間房、天井都擠不下了,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有的被打的頭破血流,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手腳往後綁在一起、四肢已發黑,全身都是腳印和血跡,連胃液都被踩出來!在我姐倆強烈要求下才鬆綁,可同修四肢已沒知覺!一大幫警察來審我們,我和姐姐用善心不停跟他們講真象,一對兒子不哭不鬧,叔叔、爺爺的叫。他們無言以對掏出心裏話:知道你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可是上面下令,為了飯碗也無奈。看著可愛的小兄弟、看到我姐倆一身正氣,他們放我們回家了。

回家後我和表姐二家從此不斷的遭到騷擾、迫害:強行綁架、拘留關押、非法抄家、監視恐嚇、高壓洗腦!我被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第一次被非法拘留十天,第二次十五天,第三次取保候審一年……,每一次強行綁架,走路還不穩的一對幼兒在後面追著、哭著喊媽媽!半夜二點嗓音哭啞了,還不肯睡。聞者心酸!鄰居都說:報110(公安電話)讓他們來帶孩子,這是甚麼世道,壞人逍遙、好人坐牢!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絕食絕水抗議、親人在家焦急擔心、吃睡不寧,每一個電話、一聲門鈴使全家緊繃神經,丈夫知道後即請假飛回,有一次剛回港半月又得回杭!所有親人都籠罩在紅色恐怖之中。我母親在兩年之內頭髮全白!

因我按大法「真善忍」做人,為人正直有口皆碑,跟我接觸過的辦案人員從上至下心服口服。在辦理來香港的定居已拖一年後的2003年無奈放行。但不法人員們對姐姐和七十歲的老父卻毫不手軟。表姐華國香是我舅舅的大女兒,文革期間我唯一的舅舅是村幹部,因正直敢言,被打成右派遭到殘酷迫害,兒女不准上學。寬厚善良的舅媽拖著兄妹七個艱難度日。母親為了便於照顧,兩家合在一起。風雨同舟,親如一家,命運也相似!

表姐華國香現在五十歲,心地特好信神敬佛、人緣甚佳。未修煉法輪功前周身病痛,曾多次手術,卻不見效、痛不欲生。97年見到我得法後的巨大變化,也走上修煉之路,她雖不識字,學法煉功卻非常用心,不知不覺中病痛消失。但想不到,因不放棄大法的信仰,按「真、善、忍」做善事,做好人說真話,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北京上訪回來後,姐姐被非法關押三天,可不法人員對姐姐一直騷擾、跟蹤、綁架。2003年4月她被綁架到杭州東明山洗腦班迫害一個半月,放回家時骨瘦如柴。

2004年8月5日,姐姐華國香又因講真象,被綁架到看守所刑拘四十多天,在沒有公開、公正合法的手續,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非法判刑兩年,於9月22日強行送往德清勞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在姐姐被綁架時,姐夫因車禍被撞斷腳,而當事者竟逃之夭夭。手術幾次骨頭才對正,在家養傷,生活不能自理。幾個月後,姐夫、外甥探監回來和我通電話時泣不成聲。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他們怕我擔心,沒告知具體詳情。經濟上更是雪上加霜。每月一次探監、來回路費、買物品等就上千元。

不法人員還對親屬搞株連,2004年姪子考上公安大學被卡,早在02年姨甥參軍體檢合格被卡。在江氏流氓集團的控制下,根本沒有人權可言,惡黨卻用謊言毒害著所有的中國人。姐姐被綁架後我曾和香港的法輪功學員多次打長途找有關辦案人員,他們卻連電話也不敢聽!只有局長接聽,卻一開口就罵人。後來往勞教所打,叫我姐姐聽電話,開始說沒有這個人,後來又說不會迫害她;過了幾天後,同一個電話變成銀行、幾天後變商店、豆腐店……,謊話連篇,或者拿起電話罵人、罵完掛掉。姐姐被非法關押的莫干山女子勞教所是出名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我非常擔心姐姐的安危!

我父親在社辦企業勤勞無私23年,因公傷留下後遺症,行動不便喪失勞動能力,卻被趕回家,更沒有任何補償和照顧。父親曾上訪很多部門,因無錢無勢無人理睬。無奈何忍氣吞聲借錢治病。85年因藥物中毒,死裏逃生後吃齋念佛,但雙腳潰爛行動更不方便,面黃肌瘦、精神不振。1999年8月父親也開始學煉法輪功,兩個月後判若兩人,面色紅潤、健步如飛。熟悉父親的人都說法輪功神了:兩個月返老還童了!在法輪功遭到打壓以後,父親就因碰到熟人說煉功後的身心變化,卻遭到一次又一次的綁架、非法抄家、恐嚇!因長期遭到騷擾、內外相壓,老父身心受到嚴重打擊,在2004年9月出現偏癱症狀,於2005年3月19日含冤離世。

就在家父彌留之際,作為家父最疼愛、最牽掛也是唯一的女兒,卻不能見最後一面,陪最後一刻,送最後一程。父親抱憾而終,更是我心中永遠的痛!家鄉親人盼我回,但又怕我再遭迫害而不讓我回。夫家親人怕我回家鄉像姐姐一樣被非法抓捕送勞教而不讓回。有國不能歸、有家不能回,我因喪父之痛陷在深深的哀思之中。我只有躺在床上、抱著電話,守著時間,父親幾點入殮、幾點火化、幾點入土……我只有用電話追送著父親的冤靈,釋放心中的哀思和傷痛!

已過古稀之年的母親,在六年的瘋狂迫害中,承受著多次生離死別、經受了多次擔驚受怕,精神幾乎崩潰。等處理完父親喪事,便一病不起。我剛失去慈愛的父親,再不想失去勤勞的母親!歷盡艱辛才把母親接到香港,經過精心調養,從新學法煉功,母親的身心慢慢康復。但時間快到期,我真不想正直善良飽受創傷的母親再受到任何傷害,飽受生離死別的母親再受分離之苦!所以我在這裏呼籲每一位正義之士,我的親人需要您的支援和幫助,在大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更需要您的關心和幫助!

我呼籲各界伸出援手,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因信仰被無故關押的我的表姐華國香。

董銘
2005年11月1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