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會為你呼籲到苦難結束的那一天!(圖)

——一位留美大學生的營救呼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5日】自從我的母親劉桂芙2005年2月28日在北京被非法拘捕,我就在盡力營救她。但是直到三月份我仍然不知道她那裏發生了甚麼。四月三日我爸爸告訴我,媽媽被判勞教兩年半!我感到非常沮喪和失望,同時我也意識到營救母親的路也許將是漫長和不可預期的。

高精度圖片
孟祥姬媽媽劉桂芙

我打電話後從其他朋友那裏得知,媽媽被捕的時候警察順手抄走了我家的電腦和打印機。我感到震驚,不僅僅因為警察非法沒收了我家的財產,更因為我父親從來沒有和我提過電腦被抄走的事!對他來說,政府非法沒收公民財產是習以為常的,和家常便飯沒有甚麼兩樣。不然的話他至少會跟我提及關於電腦的事情。


美國普度大學學生孟祥姬

我先是為我的父親感到悲傷,如果那些邪惡之徒從你身邊搶走你的妻子和財產你不反抗,其他不相干的人為甚麼要反抗呢?如果你自己不站起來捍衛自己的家庭和權利,上億的其他中國人為甚麼要呢?

但從另一方面想,我也理解他為甚麼不對我訴苦,他和其他中國人一樣經受了許多的政治迫害,他們都深知如果政府拿走百姓甚麼,百姓是無能為力的。如果你要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利,多半會使情況變得更糟。所以沒有人站出來說話,任由他們做惡。更何況我父親本來身體十分不好,以前全靠母親照顧,母親被抓已經對他的精神造成沉重打擊,他又怎麼有精力去打這種在中國幾乎打不贏的官司?

這就是為甚麼中共可以對中國公民為所欲為。為甚麼美國政府不敢對美國主流社會的公民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踐踏他們的基本人權?很簡單,美國人民不允許!但是我們,被中共壓迫多年的中國老百姓,卻總是默認。

我告訴我父親去和警察交涉要回電腦。父親告訴我他們試圖在電腦裏找到我媽媽有法輪功材料的證據,最後他們甚麼也沒有找到,但他們還是不讓我父親把電腦拿回家。中國政府就這樣強行拿走別人的財產,這和強盜有甚麼區別?

媽媽被判兩年半勞教,罪名是她房間內有「21份法輪功材料」,但實際上警察只搜到兩份材料!我媽媽依法要求上訴,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的警官卻說搜到2份和搜到21份沒有區別,她仍然會被判兩年半勞教,並威脅她將要面對漫長的勞教期,還是省口氣吧。如果2份和21分沒有區別,為甚麼他們還費盡心機把2份改成21份?很清楚,他們試圖在掩蓋甚麼事情。試想,一個政府剝奪一個公民兩年半的自由僅僅因為她有兩頁紙。聽起來都可笑,他們自己都覺得荒唐!這才是他們為甚麼把2份改成21份的原因。在一個自由國家生活了數年的我覺得中國政府這種做法極其荒謬。

接著,我又聽到了更讓我心痛的消息。探視時,父親得知媽媽因為拒絕承認這強加的罪名,始終不肯在保證書上簽字。警察就體罰她,一連十幾天不讓她睡覺,晝夜有人專門看管。

要知道,我母親2001年第一次被勞教時就曾經被連續罰站完全剝奪睡眠很多天,後來又站了3個月,每天只讓睡1、2個小時。可是母親回家後不願讓她的寶貝女兒過於擔心沒有告訴我這些,當這次她被抓走後她以前的難友才把她曾經承受過的體罰與毒打告訴了我。開始,我簡直不敢去聽,我沒法想像更無法接受這樣慘無人道的事會發生在我善良的母親身上!可是現在母親又在遭受同樣的迫害。如果中國政府可以逼迫老百姓承認強加的罪名,誰知道他們還會做出甚麼樣的事情?這令我更加擔憂母親在獄中的安危。

同胞們,我把這些寫出來,希望你們睜開眼睛看看中國發生了甚麼,聽聽這些真實的故事,用你們的良知想想你們生活在甚麼樣的社會裏。

當我的一個中國朋友得知我在為我的母親而呼籲,她曾對我說,中國現在的狀況確實不民主,人們在許多方面沒有基本的自由,但是,她說,民主和自由是社會的趨勢,早晚會來到中國,你要耐心等待。平民百姓無論在爭取人權上費多大力氣,有生之年並不一定能實現……最後,你會發現為自己的生活多奮鬥才是更實際的,別在這些改變社會之類的遙不可及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自由和民主不是等來的,自由和民主是爭取來的,是奮鬥來的。如果沒有人去尋求改變,如果每個人都是默默等待,自由和民主是永遠也不會來的。這就是為甚麼在幾十年的迫害之後,中國沒有改變。有沒有人抱怨,有。有沒有人質疑,有。有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基本權利、信仰和正義,寥寥無幾。如果每一個人都只是等待,期望,夢想,中國不會改變。沒有任何一個組織,任何一個團體可以改變中國的現狀。只有每個人都為正義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對邪惡和錯誤的行為說不,才能從本質上改變中國的人權現狀。

我從沒有想當一個能改變世界的英雄,我只是希望生活在中國的人們能有正常人所享有的基本人權,我只是希望生活在中國的人們有思考的自由,有說話的自由。如果實現這些意味著將要改變整個的社會體系,那也沒有甚麼可顧忌的。如果實現這些意味著我將要犧牲自己的時間和金錢,我也沒有甚麼可吝惜的。也許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民主自由在中國的實現,也許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中國人民能夠享有思考的自由和說話的自由,也許在為自由和民主奮鬥了一生之後並沒有改變甚麼,至少在我回顧一生的時候,我不會覺得遺憾。

至少在我回顧一生的時候,我不會因為沒有為我母親奔走呼籲而感到愧疚。聽到中國無辜的人們遭受迫害,我曾經保持沉默。甚至聽到母親在中國遭受迫害,我也曾經保持沉默。但今天我意識到我生活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我選擇為我的母親站出來,告訴全世界,我媽媽在承受多麼可怕的不公正待遇和邪惡迫害。

媽媽,我會為你呼籲,為你的同修們呼籲,和你在一起,直至苦難結束那一天!

當我的母親蒙難後,她的功友們徹夜不眠在奮力營救她,世界各地眾多和她素不相識的法輪功學員也在花費自己的時間和金錢為她呼籲。我無法表達我的感激之心,更不知如何去感謝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這樣做完全是無私的,只為正義,不求回報!印第安納州的美國議員也曾向北京有關當局致信要求立即釋放我母親,還有很多善良的中國人和美國人也向我表示慰問與同情。人在難中所得到的幫助是這樣溫暖人心。從這些善良人身上,我看到了人類應有的良知和正義感。

我母親現在被關押在北京大興縣天堂河女子勞教所第7大隊,
電話:86-10-60278899 轉 5701 或 5819 或 6139,
隊長:王兆鳳(音),
勞教所副所長:朱曉麗(音)。

北京大興縣女子勞教所(新安勞教所)。郵政編碼:102609
總機電話 010-60275858 或 010-60276484 或 010-60277013

美國普度大學學生 孟祥姬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