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四川楠木寺勞教所經歷和目睹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6日】在1999年開始的這場對大法學員的迫害中,我親身經歷了殘酷迫害,並親眼目睹了共產邪黨的惡警用槍桿毒打修煉人的暴政手段。

1、非法拘留、關押

1999年11月我們本想到北京信訪辦談一下自己煉功後受益的體會,結果沒找到信訪辦,我們於是去了天安門廣場。還沒進到廣場,我們還在大道上就有幾個警察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說「是」,立即就被他們抓起來關到了前門公安分局。這個共產邪黨就是不許人講真話,連人說話的權利都要剝奪。

2000年一月的一天,我在田裏幹活,鄉上的兩個工作人員硬是讓我放下手上的農活,把我脅迫到了鄉政府,說是問些話就回家。可是到了鄉政府根本就沒有問話,卻來了幾個警察把我綁架到了縣看守所,一關就是9個月,隨後就被勞教幾年。這就是邪黨專用的哄、騙、欺的整人手段。

2、惡警用槍桿毒打煉功人

這事真切的發生在我眼前。2000年中國新年,正當全國人民在歡度新年時,我們為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剛到就被兩個穿軍裝的人攔住,問了我們幾句就把我們抓進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們拒絕說出地址姓名,警察就使勁穿著皮靴踢我們。

過了兩個小時,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同修就被抓了進來,他也不說姓名地址,這時四五個警察就圍了過去,把這位同修按成大字形爬在桌子上,另一個拿槍的武警就用槍托,惡狠狠的打同修的臀部,打了十幾下,又去打他的頭,打得這位同修鮮血直流。他被死死的摁住根本就動不了,最後槍托都裂成了兩半。

第一次看見這種陣勢我被驚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說了一句:你們不要這樣打煉功人。話音剛落,就被其中一個武警抓起頭髮面對著牆就撞了過去,不准再看,我的腦門被撞了一個大包。我們背過身時就聽見他們悄悄的在說甚麼,過了一會就把那位同修抬了出去,當時滿地是血,不知道同修是死是活。

3、四川楠木寺張小芳惡行

在這個人間地獄裏,每天都上演著慘絕人寰的悲劇。張小芳不斷變化著折磨大法學員的方式。酷刑折磨達不到目的,就換成生理上的折磨,人格上的侮辱:只給堅定的大法學員吃一口飯,逼迫學員喝很多水,但是不准上廁所,憋不住了只能尿褲子,流在地上。張小芳就叫雜犯脫掉學員的衣服來擦地,然後把衣服扔了,逼著學員再買。

有一段時間,堅持修煉的學員被叫到寢室裏,雙腳被盤上,用繩子把兩條腿捆起,一捆就是一天。

有一段時間所謂軍訓,叫那些吸毒犯或猶大不停的換人拉、拖學員跑,直到迫害到全身出血、紅腫、跑不起時就拖,拖得學員肉破爛,根本就不能動彈為止。

勞教所把大法學員的生命視如草芥,在那裏,他們可以任意打死打殘大法弟子。有一次吸毒犯在警察的唆使下打死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當時犯人把老太太鎖在洗澡室裏迫害,沒人知道裏面發生過甚麼樣的事,直到老太太奄奄一息時,管教幹部讓我到醫院拿藥,說事情嚴重。我急匆匆的拿了藥跑回來,卻被趕回了寢室;所有的學員,不許下樓。兩個小時後,幾個猶大被叫下樓去抬擔架,後來就再也沒見過老太太。隔了幾天,有位雜犯告訴我:老太太被吸毒犯打死了。

還有一次,兩個吸毒犯和猶大們迫害一位姓張的大法學員,她們在禁閉室裏關著門迫害她,也是差一點就死了。張小芳看見事情弄大了,怕擔責任。就把民管會的猶大叫到辦公室裏痛打了一頓。猶大被打了出來還在哭,說她被張小芳抓著頭髮撞牆,還被拳頭,腳頭的狠打了一頓。

從這一切的親身經歷中,我真正看到了共產邪黨的兇惡殘暴。對待一群善良的修煉人,用的是種種非人的迫害手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