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釗培夫妻見證中共把迫害法輪功延伸到海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14日】(明慧記者葉靈輝報導)張釗培夫妻都是法輪功學員,經加拿大政府的幫助已安全到達多倫多。他們在新加坡求學及找工的幾年中,見證了中共如何把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


張釗培夫妻在多倫多

1999年7月,張釗培得到新加坡政府的資助入讀南洋理工大學,同時與新加坡教育局簽署了畢業後為新加坡工作三年的合同。

99年7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張釗培在新加坡的校園裏一邊看著中共在電視中對法輪功的攻擊說詞,一邊看著互聯網上對法輪功的介紹。他最終選擇了修煉法輪功。

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並不僅限於在中國大陸,中共還通過各種手段企圖把迫害延伸到海外。在中共的施壓和利誘下,新加坡當局開始對法輪功實施限制甚至迫害政策,法輪功學員遭到歧視,正常的活動被干擾和禁止,警方對法輪功進行非正常巡查、拒絕准證申請、對法輪功學員合法的永久居民和公民申請拖延或拒絕、法輪功學員被中斷使用公共設施,甚至對法輪功學員作不公正提控和判決,新聞作不公正報導等。

2000年12月21日,部份新加坡學員在麥裏芝水庫悼念107名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新加坡警方對活動無理干涉並拘捕了一些學員,張釗培是其中之一。「教育部竟停止了給我的獎學金」,張釗培說,「我只好向在國內的父母求助,並向新加坡銀行申請了學生讀書貸款。但與新加坡政府簽的畢業後為新加坡工作三年的合同依然有效。」

張釗培2004年6月從南洋理工大學畢業,2005年2月在新加坡Compex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

「按照慣例,像我這樣與教育部簽了合同的學生,都會在畢業前後收到移民部邀請申請新加坡永久居民的信。」張釗培說,「成為永久居民後,申請工作就不受任何限制了。但我卻始終沒有收到這封信。」

2月末,張釗培親自去移民局查問這封信,移民局官員說一個月給答覆;由於公司急於用人,張3月初又到移民局要求加快辦理,移民局官員說2個星期內給答覆;3月19日,張在沒收到任何答覆的情況下,又到移民局詢問,移民局官員這次的回答是:答覆已經發出,但是發到張的舊地址。

「當天我即詢問舊地址的房東關於移民局的信件,房東說根本沒有收到」。張釗培接著說,「以後一個星期的日子,我幾乎每天都詢問房東是否收到這樣一封信,但始終沒有。」

3月26日張釗培再次去移民局詢問那封信的問題,移民局官員說計算機裏沒有張從2002年以後的任何記錄,並要求張再填一張申請表格,然後回家等2個星期。

4月7日,張釗培收到了移民局拒絕他永久居民申請的信。

「我去移民局詢問拒絕我的理由」。張釗培說,「他們說沒有甚麼理由,還說永久居民不成可以申請工作准證(EP)。但我知道理由僅僅是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

張釗培表示,他作為法輪功學員到公共場所去洪法和講真象,經常遭警察檢查身份證,有時還被帶走。張說有一次被帶到警局時遇到一名他認識的警察,這名警察對他說:誰都知道這是針對法輪功的,你們只要在中國領導人到訪時不出現,就可以不給你們警告。

張太太說:「這些事給我們雙方父母都帶來了很大壓力。我的母親因為身體不好,她經常因為擔心,睡不好。 」

公司為張釗培遞交EP申請6個星期後仍無答覆。公司人事部派人親自去人力部查問。得到的答覆是:「不批准是有理由的,但是我們不會告訴你。」

6月1日下午,公司收到了正式拒絕張釗培EP申請的通知。

「因為我們的學生簽證都因畢業而撤銷了」,張釗培說,「所以這段時間裏不得不頻繁的往返移民局續簽Social Visit Pass。第一次批了一個月,第二次只給兩個星期,等到6月2日第三次時,移民官員竟然說:抱歉,兩位的都沒有批,明天是最後一天。」

「我們不願意回中國去受迫害」,張釗培夫妻被迫走上了尋求避難之路。

在加拿大政府的幫助下,張釗培夫妻取得了加拿大難民身份,並於10月5日順利到達多倫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