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自己,抓緊時間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8日】說實話,我自己都不知自己是個啥性格,表面上看對甚麼都不在乎,可是誰對我不好,我可會斤斤計較,甚至她(他)有意無意說出的話我都在意,我會懷恨在心。我不願受別人的氣,遇機會就會反擊報復對方。我經常對我母親說:別人不欺壓我,我也不欺壓別人,誰欺壓我,我就要他嘗嘗我的厲害,讓他嘗嘗被欺壓的滋味。雖然自己知道畢竟人心是複雜的,人生是坎坷的,可還覺得人生就應該是這樣,在心裏經常安慰自己:天分春夏秋冬,人有酸甜苦辣。還覺得有滋有味,就應該這樣。

在2000年春天,我認識了一位無罪被拘的大法弟子。讀了大法書,了解了他包含的超常的理,我明白了世上真有神,師父是來度人的;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別人對自己不好那是業力輪報,應該寬容別人。就在那樣邪惡的日子裏,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雖然當時電視宣傳誣陷法輪功,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都說我脾氣變好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得到親人和鄰居的贊同。

可是得法第二年,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走了彎路。因家裏生活條件不錯,我的私心暴露出來了。我覺得自己得法晚,應該多學法;怕髒,不願做地裏活,於是和丈夫商量,把地承包給別人了。這樣,我就每天在家裏學法,給孩子做飯,做點零活。可不久就有人對我說我婆婆告訴別人說我不幹活了,村裏也有人反映說我學大法不幹活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按照師父說的遇事向內找,只埋怨婆婆有妒嫉心,還去和她評理,說種地能收入幾個錢,累死累活的,分家以後俺也不拖累你,各過各的日子,俺脾氣不好學大法變好了,你咋不看俺好的一面呢?後來又輪到我母親對我丈夫說我不做地裏活了,也不做針線活了。當時我有點動氣了,哪有這樣的母親在女婿面前說自己女兒不好的?就和母親頂了幾句。過後知道修煉人不該動氣,現在想起來都沒在法上,離法已經很遠了。

就這樣也沒有人再提了。我就每天學法煉功,但越學越忘事,覺得自己好像變得呆傻了,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兒,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村裏另一個同修給我提出不做地裏的活兒不對,不符合法,會破壞法。我又和她辯解說,不做地裏的活俺丈夫也同意,常人不做地裏的活還打麻將,別人還說她有福,我學法做好人卻被別人議論,真是人的觀念不同了。有的同修因活忙沒功夫學法煉功,掉下去的有多少,師父說讓多學法……。

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知道咋做才好了。後來在夢中師父點化我也不悟。

隨後不正確狀態出現了,腰痛、肚子撐、不舒服,真象過生死關那樣。對證實法的認識也模糊不清,遇事時不時的脾氣就上來,同修都說越修越輕鬆可我卻覺得很累。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有的人馬上甚麼都不幹了,就一心一意的專門做大法的事了,那麼你又可能被舊勢力利用,因為它們就是在鑽空子。我今天告訴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種形式修煉,不能走極端,就是這樣平穩的在證實法中充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想到自己是農民卻不種地,周圍的親戚朋友都不理解,給大法造成了影響,於是我從新要回了讓別人承包的地。雖然活多了法並沒少學,修煉的狀態也好了。

可隨著秋忙季節,放鬆了學法,又出現了不正確狀態,一會兒糊塗一會兒明白。因一點小事和家裏人鬧翻了,心想不學了,受不了這氣,而且心裏還埋怨大法:學法、發正念、講真象、還得把家裏一切做好,太難了。但大法這麼好,還是捨不得放棄,於是到同修家切磋。原來自己把「隨其自然」的法理悟偏了。想到自己沒做好,心裏那種痛苦無法形容。

回家以後很沮喪,完了,這回傻透了,回憶自己三年來修煉過程,想到師父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目前由於正法洪勢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階段也接近完成,歷史將很快走入新的階段。我還來得及嗎?就在我悲觀、絕望時,同修到我家送經文來了,我對同修說:「別人都知道我學大法了,我就只學《轉法輪》,維持我不要再犯脾氣,保持破壞不了法就算了,等法正人間。」同修說:「你把經文看看再說吧。」

我真慚愧,就我這樣的弟子,師父還不捨得把我丟下,我理智、冷靜地思考了一下,難道我是為了不能圓滿而痛苦嗎?大法弟子不光為了自己的圓滿,還要救度世人,我要放下為我為私的心,抓緊把真象告訴世人,兌現自己的誓約,報答師父的慈悲苦度。

1、在門口有一個賣梨的,許多人都圍著討價還價。賣梨的說他的梨個兒大如何,我嬸子說,你的梨個大,但皮子粗,上面好像是冷子打上的黑疤瘌,我隨口說了一聲:「嬸子買吧,我去年買過這樣的梨好吃,別看它長相不好心靈美」。也許符合了賣梨的心理,他說我會說話。嬸子稱完梨以後非讓人再添一個,賣梨的就是不給添,等給我稱的時候多出一斤來,我就往下拿,賣梨的說我買得多,別往下拿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俺老師讓俺做事先考慮別人,買賣應該公平交易。我們煉法輪功的可不像電視上說的怎麼不好,那都是騙人的。隨後我回家給他拿了一份真象傳單,他很高興的收下了。

2、有一次買蔥,我買了六元錢的蔥。以前賣東西的人就是給少了我也不吭聲。因咱是煉功人,不和常人一般見識,得高姿態,不計世間得失的,說不定前世欠過人家的。可這回我想,現在是正法時期,為了救度眾生我改變了做法。我稱了一下,該十八斤他給了十七斤,我拿著真象資料找他去了,我說賣蔥的你是不是少給俺一斤蔥?他說不可能吧,是不是蔥捆子散了,蔥上的土掉了。我看出他是找理由,這時鄰居都說,她沒多要過別人的東西。賣蔥的急忙給我添了一把。我說:「俺是學法輪功的,俺老師讓寬容別人,你以後別這樣了,做買賣要公平交易,別損德,德大了福份大。大法是救人的,讓人重德行善走正道」。說著我把真象資料遞給他,他連連點頭說我要好好看看。

3、有一次去縣城,平時都是坐車去,為了講真象我就騎車去。在路上遇到一個姑娘騎車馱著一個老太太,我便上前和她們搭話:「大娘,你們是串親戚還是趕集?」 她說趕集。我說咱們同路,作伴騎車不累。我就和她談起法輪功,告訴他們法輪功如何讓人重德行善做好人。她閨女問我,那天安門自焚咋回事?我說:「我也是鎮壓以後學的,《轉法輪》書上說煉功人不能殺生,師父在國外講法也說過自殺是有罪的。」就把大法弟子為甚麼去中南海,江魔怎麼迫害法輪功說了一遍。我說:「遇到真象資料記得看看,別人不要一分錢不分冷熱送到門口,讓公安發現還要被抓,圖個啥,就是為了救人。不敵視天理,能躲過天災人禍。俺現在學法輪功了,和婆婆相處得挺好的,妯娌都和和氣氣的,過得多輕鬆。老人和我說了心裏話,問我,媳婦鬧著要分家另過對不對?我說像你的年齡養兒不容易,以後心裏有啥過不去的你就念「真善忍」 ,忍耐好。

和老人分手後,在監理站門口看到一位老人在喊停車,聲音微弱,還不時自言自語。我看到老人,悲憐之心不由而生,我停下車問她去哪裏,她說去妹妹家。我說:「大娘,車多別碰著你,我幫你叫車。」問了幾個都不往那去,我想也許會遇到有緣人,這時來了一個出租三輪車,我招呼了一下,他停下了。大娘說我心眼好,我對大娘說,我是學法輪功的,你就說大法好。邊掏出真象資料和一元錢對司機說:「大娘怪可憐的,麻煩你送她一下」。他說我也不反對法輪功。

隨著我不斷地講真象,學法,我覺得自己聰明了,不呆傻了,也學會向內找了。我修得不好,但我要用心去做,用自己的行動證實大法,把所有的世人都當成自己的親人。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是多麼的瀟洒,我好像被溶在善字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