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許昌610歹徒苗仲凱夥同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3日】我的工作是保衛國家安全、打擊刑事犯罪。但是這幾年來,特別是99年7.20以來,我們的工作重點轉向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其目的之卑鄙,其手段之殘忍,其行為之荒唐,聞所未聞。凡有一點良知的中國人對這場迫害無不從心底感到憤慨。我也是一個中國人,作為一個迫害法輪功的局內人,就把這幾年來對法輪大法弟子的迫害所見所聞中的而又鮮為人知的一幕醜劇告之世人,以解我內疚之心。

2000年冬,河南許昌市公安局610惡徒迫害法輪功的主謀苗仲凱,將大法弟子飛揚(化名),在沒有任何理由、任何手續的情況下,綁架到市魏都區公安分局。到分局後苗仲凱把事先已弄好的一個法輪功習修人員名單,共15人,讓飛揚先生承認在八天內與這15個人有過串聯活動,並答應:「只要你承認與這15人有聯繫,你簽上名,現在就放你回家,以後也不找你的事。」飛揚先生說:「別說八天與這15人聯繫,就是兩個月,我也沒與一個人有過聯繫,況且,這15個人中我一個也不認識,我怎麼和他們聯繫?國家、政府整天宣傳要講誠信,做人要真誠善良,你讓我承認與這15個不認識的人有聯繫,這是誠信,還是善良。我這樣承認了,不也是在陷害其他人嗎?」飛揚先生的一番話,使得苗仲凱惱羞成怒。看到飛揚先生如此不配合,苗仲凱的陰謀未能得逞,一怒之下,就把飛揚先生送許昌市看守所進行刑事拘留。

第二天,苗仲凱再行到看守所與該所長密謀,怎樣才能讓飛揚先生把這個事應承下來,他好抓捕更多的大法弟子,他好從中敲詐更多的錢財,他好以此階梯作為政治資本向上爬。就這樣,一條更為毒辣的計劃開始實施了。

中午,該看守所所長張栓銘把飛揚先生從普通號牢房調到南六號牢房(此號是該所有名的暴力號,裏邊關押的大部份都是殺人犯、搶劫犯和吸毒犯),然後,所長張栓銘對著六號裏的犯人指著飛揚先生說:「他是法輪功頑固分子,你們要好好的給我整治整治他。」之後,又把號內大毛、二毛、三毛(都是犯人頭)和兩個凶殘的打手叫到號外,直接給他們下達指令:「往死裏整,只要能讓他(指飛揚)承認與15名法輪功的人有聯繫,你們就完成任務了。」

這些號頭們得到指令後,於當天的晚飯後,就在六號監室內的露天場,由殺人犯、搶劫犯組成了一個特別的「法庭」。號裏的大毛任法官、二毛、三毛任二法官和陪審官,然後在犯人們的嬉笑中被請出場,依次坐定,其餘20多個犯人圍成一圈,飛揚先生則被提到中間,讓他面對著殺人犯的大法官蹲在中央。一切停當後,「大法官」開始開堂。「飛揚,你如實交待在八天中怎樣和這15個煉法輪功的人進行聯繫的,你必須承認這個事實,這是上邊交待下來的任務,不然就整死你。」面對這群凶殘的罪犯,飛揚先生不急不躁,然後慢聲細語的問這些所謂的「法官」:「你們從小到現在,不論大事小事,被別人冤枉過沒有,有冤枉又是啥滋味。」飛揚又接著說:「我本來就沒串聯,苗仲凱無中生有非讓我承認和其他15名法輪功的人有聯繫,我不承認,他又非法把我關押在這裏;到這裏,你們又這樣來逼讓我承認,你們說我冤枉不冤枉,我心裏這個滋味你們能體會到嗎?我沒幹的事,我隨便承認,這是不是昧良心;另外,我隨便這樣承認了,那15個人怎麼辦,是不是也得抓起來關在這裏,這樣他們冤不冤呢。」

飛揚看這些個大小「法官」都不答話,就又繼續說:「我幾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為人民工作,在單位我是個好職工;我家兩代人為新中國的建立,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屢建功勛;現在我煉法輪功,更是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就因為我煉了煉法輪功,他們就把我抓起來關在這裏,我被罰站、罰蹲,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不讓說話,在人格上受盡污辱外,還受到了從頭到腳人身的摧殘。如冷水澆身、輪流打臉、鞭打牛背(濕毛巾抽打光背部)、當拳擊靶(背靠牆拳打胸部、肋部等)、屁股開花(塑料軟底鞋打屁股,打至出血花)、戴風火輪(用鋼筋棍、大塑料刷子後背,把雙腳踝部打腫一圈)等等。」

說完這些後,大法官、二法官、陪審官們互相小聲嘀咕著說:「革命家庭,人民的功臣,好人啊。」最後飛揚又說:「你們把我整死了,其後果我想你們也知道,到抵命時,苗仲凱他們能為你撐腰不用抵命嗎?或者他們能替你們去抵命嗎?希望你們三思,能爭取早日出去,回家孝敬父母、養妻教子這才是正理。」

眾「法官」看審判很難為繼,自找台階,就問飛揚:「你是大學生嗎?會說外語嗎?」飛揚說:「我是大學生,也會說外語。」「那你就給我們說句外語讓我們聽一聽。」飛揚隨即說了一句,誰也沒聽懂,連我也沒聽出講的是甚麼。

苗仲凱和張栓銘一手導演的牢房當法庭、殺人犯當法官的醜劇雖然已過幾年了,但我看到還有相當一部份人還在繼續對煉法輪功的人進行迫害,其中有些做法真是令人髮指。寫出此文,如果能開啟一下某些人的良知,不再繼續對法輪功進行迫害,這才是我最大的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