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治癒矽肺 說真話備受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9日】我叫宮永國,62歲,是一名井下退休工人,因長年在井下作業,身患多種疾病:頭痛、氣管炎、氣喘、風濕、腰腿痛,更嚴重的是矽肺病(肺內有煤塵)。1998年11月份,我有幸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師父就給我清理了身體,各種疾病都消失了,一身輕;並且思想得到了淨化,按「真善忍」做好人,做超常的好人。

宮永國被強行灌食折磨致休克,全身多處被犯人燙傷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嫉妒心,在全國範圍內掀起鎮壓。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我修煉了,我受益了,我應該站出來說真話:法輪大法好。

2001年4月21日,我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前打出了橫幅:「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當時天安門前的惡警把我抓到他們早已準備好的客車上,在車上惡警辱罵、腳踢、抽嘴巴、同時向臉上唾唾沫、撕裂衣服等。「人民的警察」在天安門前毒打自己的人民,真是沒有人性,公然違背憲法,踐踏人權。之後把我和幾個同修帶到朝陽市公安局駐北京辦事處。在那裏把我們全部搜身,在我身上的300元錢給搶走了,裝進了他們自己的腰包。第二天把我們像犯人一樣帶著手銬子送回了北票。我被送到了城關派出所嚴刑逼供,做完筆錄,後半夜把我送到了涼水河拘留所。

我們向世人講真話,按「真善忍」做好人錯了嗎?我們沒有犯法為甚麼拘留我們?所以第二天(4月26日)我絕食抗議,610把我們分散開每個號放一個人,用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這真是黑白顛倒、好壞不分啊!絕食第三天,就開始給我們強行灌食、鹽水,折磨我們。13天中強行灌食4-5次。直到我被折磨的休克,被送到醫院已人事不省了。我兒子半夜來醫院看我,管教不讓看。把他趕走說:你的消息這麼靈通呢?走走……他們把我放在冰冷的木板床上,我已經失去了知覺。惡警又讓抬我去醫院的刑事犯董某某用滴流瓶灌上開水放到我身上,使我身上8處被燙傷。到現在2年過去了,疤痕還在(有照片)。

宮永國全身多處被燙傷

在醫院住十幾天,他們怕負責任,讓我兒子把我接回家。回來後610也不放過我,常到我家騷擾。有一天裴華帶幾個人(包括電視台記者)到我家來,給家人施加壓力,威脅我老伴說:如果我再煉就叫我兒子下崗、開除公職。我老伴一聽嚇得心臟病犯了,精神都不正常了,逼著我寫「保證書」,逼著我在電視台上說「不煉了」,我當時哭了,違心的說了「不煉了」。這次對我們的迫害造成經濟損失4000-5000元,給我和我的家人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痛苦。這次我被批示教養3年,保外就醫。

2002年5月份,三個警察到我家把我強行帶到610裴華主辦的第三期洗腦班(在煤專辦的)。在洗腦班我不聽、不寫、不轉化,他們就把我又綁架到拘留所,第二天又送往朝陽西大營子教養院。到教養院經過體檢,高血壓不收,只好把我送回家。第三期洗腦班每個被劫持的大法學員交1000-1500元罰款。我在洗腦班呆4天,收我200元。

2002年11月,十六大召開,前所長邊樹根、張某某、曾某某三個警察到我家把我強行綁架到派出所說:「如果你說不煉了我們就放你回去。」我說:「我堅持到底、這麼好的功法我為甚麼不煉?」最後又把我送到涼水河拘留所,非法拘留我15天放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