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市龍城區大法弟子王立陽、王立平和家人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5日】幾年來,因江澤民個人妒嫉所發動這場無端的鎮壓和迫害,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生離死別,有的家破人亡,不忍目睹,迫害的原因卻只因做個好人。這場迫害給善良的百姓造成的痛苦和傷害無法彌補,如今悲劇依然在發生著。

朝陽市龍城區西大營子鎮中澇村六組,王立陽、王立平兄弟倆各自有一個和睦的四口之家,各自的一雙兒女也都非常懂事。在鄉村過著令人羨慕的平靜生活。然而自99年7.20這場迫害,使這兩個家庭經受了無端迫害承受著悲慘遭遇,他們兩家遭到龍城分局,西大營子派出所的惡警們多次騷擾。他們倆本人也多次被綁架。王立陽、王立平他們兩家(前後院)不時的半夜三更就被驚醒,不管是半夜還是五更肆意騷擾。其家人和孩子們一聽到狗叫(家裏養著狗)或汽車聲都膽顫心驚,不得安寧。一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在當今的中國竟沒有人本應該享有的安居樂業的生存環境和人身自由。

王立陽,45歲。2000年陰曆2月份,被龍城公安分局騙去,送入十家河套拘留所無理關押半個月,被罰款1000元。一次在龍城公安分局酷刑折磨,審訊毒打一夜,第二天參與審訊毒打的警察說:昨天晚上真累夠嗆,收拾一個晚上(指打王立陽)。2002陽曆4月12日,王立陽第二次被綁架在朝陽縣看守所關押30天。期間受盡凌辱、折磨。後又轉入吳家窪看守所飽受苦難,但無論怎樣迫害也沒有改變他做人的原則,說真話。

弟弟王立平,42歲。1999年7.20看到大法蒙受不白之冤,為能說上一句公道話進京上訪,被接回後的一天夜裏,龍城分局及西大營子派出所一些惡警闖入他家,西大營派出所副所長(此人原中澇村片警,後迫害法輪功很賣命,現升副所長)不問青紅皂白,揮手就打了王立平兩個耳光。王立平妻質問道:「你們不就是要錢嗎?你看我家能拿出錢來嗎?」他們看到確實詐不出甚麼油來。這樣就把王立平強行帶到龍城分局關了一天一夜。即使如此他們也未罷休,不久又把王立平強行送入了西大營子北山洗腦班呆了40天。期間家人托親屬往回要人。大營子派出所任鐵索要500元錢,其親屬讓任鐵開收據,任鐵厚顏無恥的說:「打麻將要輸了呢?」 王立平妻子質問任鐵「我們犯了那條了?」任鐵閉口無言,這樣在洗腦班關了40天,總計花了一千元錢。

一次,龍城分局黃殿相、孫旭東等及西大營子一行人,半夜三更闖入王立平家。當時王立平家裏沒有人,門鎖著,他們把門撬開,把氣管子、戶口本、助力車(自行車組裝)搶劫去。其姪女王英霞上前制止,他們竟用手銬給扣上,恐嚇她,她奮力掙扎,把頭碰破。孫旭東強行把助力車騎走。

2002年4月12日兄弟倆一起又遭綁架,在朝陽縣看守所關押40天,後轉入吳家窪看守所,在這期間遭受毒打,動用酷刑,王立平被惡警毒打昏死三次。幾經磨難關押近七個月,2002年11月份被分別判重刑王立陽六年、王立平七年。現被關押瀋陽監獄城,過著人間地獄的生活。如此的現實致使自己與家庭,孩子,老母親歷盡人間難以想像的磨難與困苦。他們母親得知自己的倆個兒子被判刑了,心急如焚,老人唯一的一點希望就是在他們送走之前能見上兩個兒子一面。結果這一點希望也未能如願。就在她見兒子那天,頭一天兩個兒子就被送走了。老人家悲痛萬分,聲淚俱下,再加上警察經常去兩個兒子家騷擾所形成的恐懼,各種打擊使老人從此一蹶不振,傷心、驚恐過度,思念兒子,於2002年12月帶著滿腹悲憤離開人世。人世間流傳著一句話:兒行千里母擔憂。能想像到臨去前老人又是怎樣的思念兩個兒子呀!兩個兒子也未能給老母送終。那些迫害他們的警察黃殿相、任鐵等,由於你們不知悔改的參與迫害把一個無辜老人置於這麼苦的境地,你們良心何在哪?

王立平家倆個孩子正在讀書,沒有經濟來源,母女(兒)三人度日如年,只靠借債維持孩子的學業。

王立陽被判後,做為農村人,地裏活又多,更沒經濟來源,又加上這沉重的打擊使王立陽的妻子也垮了下來,一年多不能幹活,整個重擔落在了19歲的大女兒王英霞一人身上。

西大營子北山辦了洗腦班,大營子派出所任鐵等5、6人把正在地裏幹活的英霞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裏,用電棍電她,打她。當時打她的有王校長、姓代的、劉麗用腳踢她,不讓吃飯。她開始絕食。有一天晚上惡人把她雙手銬在椅子上一個晚上,第二天又銬了一上午,折磨了十三天後被家人接回。

知情者說:從回家後那時起,王英霞身上沒力氣,開始不愛說話。此時的王英霞被迫害得精神承受到了極限,可是西大營子派出所並沒因此而罷休,上門騷擾是經常的事,經常去的有任鐵、曾憲其。任鐵是西大營子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要人物,還經常利用手中權力,對去派出所辦證件的或辦戶口的人說:「你只要幫助我抓到大法弟子某某,我馬上給你辦。」企圖抓捕大法弟子迫害。

西大營子鎮北山村吳佔亭夫婦於2002被黃殿相等人綁架,家中扔下剛考上大學的兒子,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可是黃殿相等人根本不去考慮一個孩子的前途。當時由於親屬找人說情,以出一部份錢做為條件,黃殿相已答應把吳佔亭妻子車淑賢放了,可是由於後來車淑賢姐姐說話不對黃殿相胃口了,黃殿相一怒之下把夫妻二人判了4年和4年半的徒刑。這就是一個所謂的執法者,把我國憲法可以隨著他的心情好壞來隨便運用。

現在吳佔亭的兒子只能靠親屬來提供學費,最近他的親屬說也無能力再提供學費了。所以我們很為孩子的前途擔憂。

大法弟子在此呼籲善良的人們和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給予關注,制止迫害,使那些無辜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早日釋放,同時也使這幾年受盡創傷,孤苦伶仃的孩子們能早日與父母團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