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的無神論是毀滅民族文化的毒藥(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1日】

五、文明的回歸大潮

* 科學自身遇到的挑戰

西方科學在三百年間,曾經走過了一個高速發展的過程,其基點主要依賴於來自對有形的物質世界的觀察與試驗,稱之為實證的科學,這個實證科學的最大侷限在於它不能實證精神、精神活動、精神與物質的關係、精神對物質的作用,而人的生命恰恰是精神與物質的一體。實證科學走到現在也給我們自己甚至子孫後代留下太多的難以解決的難題:資源枯竭、環境污染、物種銳減……。

正是在這種形勢下,一些具有探索精神的科學家開始涉足一些實證科學過去迴避的領域,結果令人大開眼界。有關「輪迴轉世的研究」,科學家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 M.D.)取得豐碩成果,他的《二十案例示輪迴》、《記得前世的兒童》、《輪迴轉世與生物學:胎記和先天缺陷的病因》等著作以突出的學術地位贏得了整個社會對輪迴轉世研究的認同。而對瀕死體驗的研究則更加直接證明了生命在肉體死亡後的活動,證明了另外空間的客觀存在,不同的生命體形式等等,大量的著作及成果問世,已經突破了傳統實證科學的框框與結論,雖然用實證科學的套路無法去解釋,卻極大的挑戰了「無神論」:另外空間存在並且還有著更高級的生命,人的生命是按著因果關係在輪迴。

觀察一下這些研究過程,發現走的路恰恰不是傳統實證科學的實驗、還原、分析、論證,而是直接了當對生命、人體進行研究、總結,非常接近於中國古代科學對人體生命的認知方法。其實另外空間也好,輪迴也好,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太平常了,可以說是無所不在,「紅杏枝頭春意鬧」,一個「鬧」字,呼之欲出,後世文人參不透,難道古人真比自己更有文采?當然,因為他的「眼睛」在更多的空間中看到了更多的景象。「神采飛揚」、「心領神會」、「神來神往」,那不是簡簡單單的形容,而是實實在在的生命形式在另外空間的體現。

有過瀕死體驗的多數人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徵,就是人在那一剎那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一生中所有所作所為(這個空間的行為似乎不留痕跡,在另外空間卻清清楚楚記錄著),而在那一特殊的時刻,人為自己所作的每件不好的事充滿了負罪、懺悔。調查還指出,有過瀕死體驗的人們在生還後絕大多數改變了人生觀,變得善良、積極、淡泊名利與慾望。這是在「科學」時代有根有據的見證了古老的重德向善傳統,不是無神論邪教宣傳的是「麻醉人的鴉片」、嚇唬人的「精神控制」。

* 西方興起的打坐

本世紀涉及的領域更加廣闊,美國《新聞週刊》在2004年9月27日報導中說,精神與身體健康之間的關係科學家們是近年來才認識到的。事實上,美國政府現在每年花一千六百萬美元進行這方面的研究。據一項政府的統計,一半的美國人現在嘗試著一些身心健康的方法,在美國麻省醫學院(Massachusetts Medical School)所開的一門課中,教授了一種以打坐為基礎的身心健康方法,有一萬五千人已經上了這門課。研究發現它對減輕痛苦與憂慮的作用。美國肯塔基大學心理學家Ruth Baer介紹說,過去科學界對身心健康領域不屑一顧,而現在越來越多的科研人員開始重視它。

一個簡單的打坐,在西方是21世紀才認識到,而中國古代,讀書人都會打坐,也都要打坐。《華盛頓郵報》2004年11月30日報導報到了《美國國家科學院期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最新研究成果:研究發現心理緊張會加速衰老,也許你會啞然一笑,對中國傳統文化稍微知那麼一點皮毛的中國人都會覺得不足為奇,因為我們從小就聽過「伍子胥過昭關一夜急白了頭」的故事。

六、生命的回歸與無神論的天敵

在人類這股回歸大潮中,中國恰恰是七十年代末出現了氣功的研究,一些研究機構記錄了大量的超常現象和人體特異功能,如遙視、搬運。一時在中國大地掀起了「氣功熱」。有的人只是為了袪病健身,後來又有許多人見氣功可以獲取名利便開始追求所謂的超常功能,而一些有過功能的人在表演過程中又漸漸失去了,真真假假,「唯物」?「唯心」?是耶?非耶?這本來是非常正常的現象,儘管中共的高官一直在享用一些有本事的氣功師治病、延年益命,但卻為了意識形態問題在中共內部吵翻了天,霧障重重。

到了一九九二年,「法輪功」橫空問世,撥雲見日,李洪志大師一上來就告訴人們,「我要往高層次上帶人。」開宗明義告訴廣大氣功愛好者,「氣功」在過去叫修煉,存在於中國的傳統文化,法輪功是修煉,修煉者以「真、善、忍」為原則,結合五套功法在修煉心性中生命得到昇華提高,身體得到徹底改變,以至最後圓滿,用最淺白的語言向人們揭開了中國文化中修煉的奧秘。

在短短的七年,僅人傳人、心傳心,中國出現了一億法輪功修煉者,遍布社會的每個階層與角落,在中共封殺中國文化幾十年的血腥統治下,化腐朽為神奇,許多人曾經是頑固的「無神論」者,但是修煉後親身見證了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身體康復的神奇現象,甚至是親身見證了另外空間的存在,幾十年灌輸的「無神論」霎時間煙消雲散。幾千年的文化傳統在這片土地復甦了,生命與生俱來的回歸大願本來是天經地義,毋庸置疑,但這卻觸動了對中國民眾50多年敲骨吸髓、矇騙、恐嚇的共產黨邪靈。

七年間,法輪功雖然修者日眾,但除了修煉,在經濟搞活、社會一致向錢看的中國沒有搞過一項事業、產業,甚至沒有因人多勢眾成立一家甚麼超級公司,或有過一間辦公室,這說明法輪功無求於在社會上有甚麼作為。但對於煉功、學法(即學習《轉法輪》等指導修煉的著作)則視為生命之必不可少,所以當其這個基本的生存權利都被剝奪時,法輪功人採取了最和平的方式鳴冤請願。

可是這卻讓那個野心勃勃又小肚雞腸的小丑江澤民徹夜難眠,妒火中燒。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群眾請願的當晚,江澤民給中央政治局委員們寫道:「這次事件,是1989年那場風波以來在北京地區發生的群眾事件中人數最多的一次。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這真是「天大的笑話」,一個附體邪靈,靠著打、砸、搶、殺、騙霸佔了中國50年,一個50年的邪靈要挑戰具有5000年神傳的文明。低靈可以控制人,奴役人,但是低靈卻最懼怕「神」,當人有了正信時,頭上的三尺神靈都要幫助人,這是修煉界最普通的常識,為禍中國的邪靈遇到了真正的剋星!

邪靈已是迫不及待,江澤民立即失去理智地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於是邪靈80年中積累起來的整人手段與經驗,藉著現代社會的通訊、交通之便利條件,不僅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與天空要消滅法輪功,還要把爪子伸向了海外的每個角落。

五年過去了,一切中共能想到、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用盡了,卻沒有達到目的,反而是法輪功人讓那些參與迫害的、沾血的兇手個個心驚膽顫,煉法輪功的人還在增多,已在遍布六十多個國家、各種種族,當年中共打壓不准出版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而現在大師的書被翻譯成三十餘種文字在全世界出版,為甚麼?

一群手無寸鐵只想做好人的善良民眾面對著當今世界最無恥、最邪惡,「當了褲子也要搞原子彈」的殺人不眨眼的流氓,沒有低頭,也沒有被「消滅」,是甚麼力量才能做到?其實,這本身就是「神」的力量與智慧在人間的真實體現!如果還不相信,那麼思考一下為甚麼中共這麼懼怕一切信神者?從屠殺藏族人到「法輪功」,到「地下教會」成員,你會發現中共下手最瘋狂、最狠的對像是最善良的卻有著信仰的人群,因為「神」與這個共產低靈水火不相容,「神」是這個低靈的天敵和剋星!一個正常的社會,不會懼怕任何思想,一個繁榮的國度更是提倡並允許信仰自由,只有共產黨才如此狂妄、血腥、不可理喻要控制人的思想,也只有邪靈才有這樣的慾望。可是它已經徹底失敗了,在惶惶不可終日中等著神的審判與懲罰。

七、結束語

中國的傳統文化走過了五千年的風風雨雨,到了今天被中共破壞得面目皆非,然而中國文化的最偉大在於早就提醒過這世間是「相生相剋」的,預料事物「物極必反」,「否極泰來」的規律。

「法輪功」五年來,用鮮血與生命走過的一條路見證了中共是毀滅民族的邪靈,見證了善惡有報,見證了修煉與正信的不可否定、不可動搖,見證了生命的返本歸真的力量不可戰勝,太多太多的見證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中華民族傳統中的優良品質,中華民族中那些世代傳頌的英雄人物與故事,在普普通通的法輪功人中找到了真實的回應與展現。

是歷史選擇了中國的文字與文化,是歷史賦予了其博大的內涵與使命,中國文化即將正本清源,神秘面紗將揭開,「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劫後餘波中,法光天際來。(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