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無神論」與「有神論」之我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在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的洗腦中,一個爭論的焦點是「無神論」與「有神論」到底哪個對。我認為這個問題大法弟子根本無須跟它們糾纏。這兩個觀點也涵蓋不了大法的內涵。

師父已經在去年的講法中講清了無神論的由來,這個東西是舊勢力製造出來的,就是為了今天考驗大法弟子的正信、迫害大法用的,所以從一開始就是反宇宙的。

無神論者自命不凡,盲人摸象一樣的給宇宙下定義。自認為在茫茫宇宙中如同微生物一樣的人類可以成為宇宙的主宰。對尖端科學的新發現故意迴避,對宗教信仰的人提出的證據視而不見,還振振有辭的說因為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神的存在,現實中看到的都不是神,所以就證明神不存在。可這是甚麼邏輯呢?因為自己沒看見就可以使「無神」成為「定論」嗎?舉出一萬隻黑鴨子為例,也只能證明黑鴨子的存在,又怎麼能證明白鴨子就不存在呢?可見以「徹底的唯物主義」自詡的「無神論」完全是主觀臆斷,實為真正的唯心。

現在在中國大陸出現了一個怪現象,某些原法輪功學員在邪惡的迫害下被洗腦,也怪怪的高喊無神論。說他們怪是因為他們當中絕大多數內心深處仍然相信神的存在,卻口是心非的宣講「無神論」。這一方面說明即便這場扭曲人的靈魂的鎮壓如此邪惡,也難以磨滅一個曾在大法中修煉過的人通過親身實踐所得出的理性認識。事實證明,當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他們本性的一面會逐漸復甦,絕大多數人還會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另一方面,這些人當時之所以會對別人大談「無神論」,很多是以下兩個因素促成的。

其一,是被所謂「高境界」所迷惑。鎮壓者往往說:「你們相信有神,相信報應才去做好人,××不相信神,也會做好事,你們看誰的境界高?」於是一些執著於上層次、提高境界的人就接受了這種說法,用高喊無神論的方法來表現自己的「無求」和「境界高」。

這樣的人請你們想一想,一個生命在宇宙中存在的根本意義是無限度追求更高的境界嗎?總希望自己的境界更高,還要用一種違心的方法向別人表白出來是為甚麼?這難道不是顯示自我的心理在膨脹嗎?還自欺欺人矇蔽了不修煉的世人,去干擾其他同修,有罪啊。

這宇宙大得我們無法想像,修得再高也不過是一粒宇宙塵埃。一個生命如果能恰如其分的呆在自己應該呆的地方,恰如其分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符合著自己所在境界真善忍的要求,對自己所在境界及以下負責就已經是那一境界宇宙中和諧的一部份了。一個圓滿境界中的覺者是不會有想往更高去的想法的,反言之,有為的追求更高境界反而會與覺者的真正境界越來越遠。

真善忍三個字是互相包容的,違背真的善是不存在。「宇宙本物質所存、所成、所住」(《何為空》),瀰漫在宇宙中無量的物質是神的體現。可這些在強制下說違心話的人明知神是真實存在,卻不顧客觀現實,為了表現自己的「善」而說「大公無私」,「無神論」等等,實為偽善、真惡。想想吧,為甚麼對某些人要像春天般溫暖,對某些人要像冬天般嚴酷?失去了宇宙特性這個衡量標準,這句話也就成了符合我的心意的人我就對他好,不符合我的心意的人我就可以置他於死地,實為大私啊。而大法要求弟子們慈悲對待一切眾生,對任何人都要好。五年了,在殘酷的迫害下大法弟子仍然用和平方式理智慈悲的對待施暴者,表現出的無私無我的境界根本不是那些假公濟私的人所能相提並論的。

顯而易見,在社會上並不是像邪惡的幫教所說的那樣,人不信神還能自覺做好人,而是大多數人因為不相信做惡會有報應而導致道德滑坡。大法弟子是不會嚴酷對待任何人的,但宇宙的法理制約著一切。那麼被洗腦後掩耳盜鈴喊著無神論的人起的是甚麼作用?將被置於何處?昔日的同修,請考慮一下自己的未來。

其二,有些人以前的虛榮心較強,當被置於邪惡的環境中,身邊有那麼多人恥笑自己信神時面子上下不來,就也附和說起了無神論。這樣的人其實還沒有領悟到修煉的真諦,所以把世間的虛榮看得如此重要。

一個人信神敬神,按神留給人的道德規範行事這可恥嗎?從時間上看,人類千百年來都生活在信神的社會裏;從空間上看,社會學家統計目前全世界仍有80%的人信神,剩下的20%不信神的人絕大多數在中國大陸。也就是說舊勢力為了阻礙大法弟子的修煉,在中國製造出這麼一個迷中之迷的奇怪的小環境,讓你感到孤立,如果放眼世界,根本就不是這樣。在常人中有種說法,在中國不信神的人把信神的人看成傻子,但在其它地方,信神的人把不信神的人看成瘋子,所以誰應該笑話誰還真不好說。大法修煉的原則是來去自由,當然也不會干涉別人的信仰與選擇,別人信不信神我們都不會去恥笑,也更不應該受到別人的恥笑就說違心的話。

但所謂「有神論」的說法也有問題。

正如《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中師父所講的那樣:「由於在當初學院派與印象派、抽象派的正與邪的論戰中,由於人類道德與觀念的下滑否定了人類真正的神聖藝術,而正統藝術家們為了生存才擠出一點小小的空間,現在把正統藝術叫「寫實派」。在過去是沒有這一說的。神傳給人藝術的目地是為了能使人表達人類所崇尚的善與美,這對於人類的道德是起正面作用的。由於人類道德的敗壞,正統的人類藝術卻被向魔性發展的趨勢從正式的學院殿堂裏排擠出來,正統藝術為了能夠生存變成了寫實派,寫實之說就是這麼來的。」

如同「寫實派」一詞的出現一樣,在「無神論」產生之前,也是沒有「有神論」一詞的。古人根本就知道自己是被神造就的,因為當時人淳樸善良,神也經常顯神跡於世間,整個社會的人都生活在對神的敬仰中,這是一種很自然的狀態。既然神是自然的存在,自然即是神,有神也就不是由人的甚麼「論」來決定的。

當本來是維繫人類的道德,甚至通過修煉可以使人回歸的對神的信仰由於無神論的出現而被冠以有神論的說法後,實實在在的信仰也逐漸變異了。有時告訴別人自己是信甚麼的是為了表白自己「很善」,是不是做到另當別論。這種形式化的「論」已經和當時那種樸素的信仰不能同日而語了,更多的體現出舊宇宙的變異因素。

某些學員雖然學的是實實在在的宇宙大法,卻往往「只是在學理論,把他們當做哲學範疇的東西在批判著學和所謂的研究。」(《論語》)當這種人被抓進黑窩,在離經叛道之徒們喊著「無神論」圍攻洗腦時,這些同修就一個勁的像學術研討一樣的講「有神論」怎麼對,結果陷入了無神論與有神論的無謂的爭論中。那些用「無神論」給別人洗腦的人往往都是針對「有神論」中的變異部份去說,結果這些把佛法當做佛學的人很可能就招架不住,一旦發現了其中的變異因素又180度大轉彎,變成了所謂的「無神論者」。

我們應該清醒的認識到:邪惡勢力在這裏耍了一個花招,用學術之爭掩蓋了殘害生靈的大是大非的問題。其實不管你認為有神也好,無神也罷,總不能因為別人有信仰就隨便對其採取非法手段迫害甚至將其殺害吧?

不管信不信神,從人類社會角度看,法輪功修煉者是一群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就因為江氏的妒嫉,就搶掠他們的財產,剝奪他們的自由,用比中世紀還複雜的酷刑迫害甚至秘密迫害致死,還對外宣稱這叫做「教育、感化、挽救」,這踐踏的是人最起碼的道德與良知。所以關於「有神論」和「無神論」哪個對,哪個高的問題還是免談吧──連甚麼是人該具備的行為都不知道的生命有甚麼資格來討論有沒有神?

個人認識,僅供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