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可喜的得法二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我是台灣的一位英文教師,是大法弟子們在證實法中,所救度的眾生之一:得法兩年的台北大法弟子。在此報告這兩年來的修煉心得,總結經驗,與諸位同修們交流。

剛得法時,我在一個月內就一口氣看完了所有的大法書籍,像是在很短的時間中走過自九二年師尊傳法以來一場又一場的法會,我彷彿也置身在聽眾之中,沐浴在法光之中,有時感動,有時震撼,有時因師父的幽默而會心一笑!師父在後期講法中常稱讚大法弟子偉大,我讀了很歡喜,但轉念又想:師父又不是在說我!

我深深覺得我錯過大法洪傳的十年,回顧自己過去的十年,甚麼也不是,但人世間已有一億人在修煉宇宙大法,向高層次上邁進。我心裏發願一定要好好把握未來的十年。得法前,我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不知甚麼是感動,對於人世間的一切,似乎都麻痺了,也許是男生的緣故吧,即使人生遭受很大的挫折,也不曾哭過,不曾流淚。得法後,我卻常常讀法到感動得流淚,後來讀明慧的迫害文章,也常感動的哭泣。彷彿自己的感情變得很脆弱,彷彿我這一生的眼淚都在得法的三個月裏流完了。當時也想這可能只是得法初期的現象,但是,這種情形竟一直持續到二年後的現在。讀著白紙黑字的師父講法,仍然常常因深深的觸動而淚流不止。這回在紐約法會聆聽師父講法,也是數度落淚。其實我也明白,這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心態,不再是過去的鐵石心腸了!

我沒有開天目,但我能些微體驗到甚麼是宇宙正法,因為我親身感受到師父將我「變異」的身心「正」過一遍。我就是那種《轉法輪》中所指因種種原因把自己身心搞得很亂、甚至不能再修煉的人。得法後,我明確的感受到又可以重新走上修煉的路了。我明白若不是有大法力的師父,是很難把我的身心再調整至能夠修煉的狀態,而且不會再有進進退退的現象,因為修好的部份,馬上就被師父隔開了,因為修好的神的部份是不能幹著常人的事情。

因為還年輕,沒有甚麼大病,身體的受益比較不明顯,但心靈上的獲益就太大了。過去常會陷於沮喪、挫折的情緒當中,掉進得失、懊悔、感傷、難過、痛苦的心態是常有的事。但這兩年來,真的不知甚麼是難過、痛苦,儘管有不順心的矛盾,但心態上是穩定的維持在一定的水平以上,不再像過去一樣起起伏伏。

我知道這種心態已經是很難能可貴了,這確實是慈悲的師父從微觀上把我調整過來、提升上來,確切的說是從地獄裏把我救度到神的狀態,因此許多常人的情緒已不能再干擾我了。我也認識到為甚麼大法修煉不分先後,因為在微觀上師父為每位大法弟子所做的,都是符合標準的,都是最完美的,這已不是任何一位弟子自己能夠做到的。

在人的表面意識上,我就是悟到「當人不是目地」,很多人生中的得失與不順遂,也就沒啥好煩惱了。我就依照師父的教導:「向內找」、「看淡一切」,凡是心性上有不愉快、不舒服之處,就特別去「看淡」這件事情,關鍵就是自己怎麼去認識問題,認識對了、提高了,確實就會感覺到雲淡風輕,「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任何人生中的大風大浪,事過境遷,其實甚麼也不是。我就這麼輕易的從常人的追求與常人的七情六慾、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得失榮辱中走了出來。

《洪吟》上說:「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廣度眾生》)、「何為人?情慾滿身。何為神?人心無存。」(《人覺之分》)修煉就是捨去常人心的過程。剛得法時,對常人心的認識,就是名利情。逐漸的,發現興趣愛好也是一種常人心,透過學法修煉,幾乎也很自然的褪去了以前的興趣與愛好。最近一個時期更體會到原來常人心表現在方方面面,其實生活中許許多多的人事物的對待,如果都是按照過去在常人中所形成的觀念作法,那麼都是常人心的表現。在生活中的一思一念與各種心理反應,我已能分辨出是常人心在起作用,還是本性的一面起的作用,這是我過去無法察覺到的。當察覺到之後,就抑制人的一面,而以本性的一面來面對,以修煉人神的一面來認識所面對的問題。在不斷的學法交流中,正念就在不斷的加強。

十五年前念研究所時,研究過歷史哲學,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到奧古斯丁的基督教歷史哲學,從康德、黑格爾、馬克斯、乃至儒家、易經、佛教的歷史哲學都鑽研過,但我很明白這些都是思維構建或是文學描述的人為理論,人在歷史長河中仍然是渺小茫然的,所謂「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生活的目地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不正像極了是人類自我安慰、自我催眠的八股語句嗎?!而在佛教釋迦牟尼的系統中,人的歷史只是六道輪迴的一個環節,就是因果相續的虛妄幻境,沒啥意義可言,出離三界才是真實的意義。然而,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將人類歷史的蓋兒掀開,透露了許多連神都不知道的宇宙天機,帶給我的震撼真的是太大了。原來人類的歷史乃至三界是為正法而安排的,從舊宇宙過渡到新宇宙,這是多麼偉大壯闊的宇宙工程啊!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啊!這麼偉大的事情竟然被我碰上了,多麼幸運啊!反過來說,差點兒就錯過了這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宇宙正法,真是冒了一身冷汗啊!

從此以後,我就全身心的投入法輪功的修煉行列,學習做一名大法弟子。從得法開始,二年來我一直很重視並珍惜得法機緣。自己常常感歎:既然是千萬年的等待,好不容易結上緣,卻怎麼就快結束了呢?二年來,彷彿每個明天都可能是法正人間的到來,我迫切的追著時間跑,唯恐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我在心裏跟師父說:「雖然不應該執著時間,但我多麼期盼是第一批圓滿的弟子,請師父安排我的修煉道路。」就這樣,我有幸在台北─這個大法弟子雲集、大法活動頻繁的地區展開我的大法修煉路程。

2003年六月又有機會到紐約兩個月,親身體驗海外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尤其紐約聚集了來自全世界的大法菁英,對我的提升真是幫助很大。因為得法晚,像是掛車尾,我彷彿一直在拼命的補修學分,期望能儘快跟上來。心裏真的是很佩服也很羨慕那些全程參與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從2003年六月第一次到芝加哥參加海外法會,之後每一場美國法會我幾乎都參加了,所以儘管得法才二年,到今年的D.C法會,我已經親聆師尊講法八次,加上這次紐約法會,正好是九次,彷彿是參加了師父親授的正法修煉的「九天班」!回想這二年來,真的是一段可喜的日子啊!

師父在2003年紐約法會上說:「一個人他想在現在走入大法是很困難的,除非其非常堅定。比如有些人學了功了,你要讓他馬上當大法弟子、進來你帶著他們做一些證實法的事,舊勢力會干擾。而且舊勢力有一個很強的藉口,就說「時間來不及了,他表現的心也沒有那麼強」,就是說他想當大法弟子的心也沒有那麼強,所以很難進來。你叫他像大法弟子一樣做大法的事呢,那舊勢力就要干擾,是這麼一個情況。」我就是那種非常堅定、有很強烈的心想當大法弟子的新學員。我也發覺:有很多干擾在阻撓我證實法、講清真象,但我就是堅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這件事不讓我做,我就做另外一件事。二年多來有很多障礙要讓我退下來,不讓我當大法弟子,但我都沒有讓舊勢力得逞!

二年中,我參與過大法網站、電視、廣播、報紙的工作,一次一次的參加大法遊行,在芝加哥、在華盛頓、紐約、波士頓、洛杉磯、香港、高雄。在每一次的大遊行中,我都有置身於正法洪勢中的體會,也有著「主掌天地正人道」的責任感。從只是隊伍中走路的一員,隨著師父的安排,到拿大橫幅、舉龍馬旗、推花圈車、敲大腰鼓,就這樣我一步一腳印的走進大法弟子群中,深深的以身為一顆大法粒子為榮,以身為一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為驕傲!短短二年間,我已參加了二次台北法會、二次芝加哥法會、二次D.C.法會、二次紐約法會。當2003見證片出來的時候,我驚喜的發現:裏頭有許多的活動我都曾經參與過!

在2003年新年期間我一封一封親筆寫賀卡給我的故舊好友,告訴他們我像是中了「宇宙萬年大樂透」!他們中有許多就開始想了解到底「法輪功」是甚麼。我經常告訴常人朋友,我終於找到了一位偉大的師父,能夠讓我託付一生、甚至生生世世的大覺者,我這輩子有李洪志先生教導我,我已經是覺得「夫復何求」了!我還有甚麼好再求的呢?我把我的一生、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了!朋友們很難理解何以能夠義無反顧的投入一個新興的氣功團體、相信一位人相俱全的氣功師父,我卻從未感覺到內心這麼安穩過,這麼踏實過,而且還是在人生很艱難的情況下。年輕時「上成佛道、下化眾生」的夢想,終於成為可以實現的洪願,而且還是自己的史前大願!

我告訴朋友還有學生們,其實我對找修煉師父是很挑剔的,但法輪大法所給予的,遠遠超過我的期望值!我還能再東挑西選、左顧右盼嗎?因為我確信宇宙中只有大法師父能夠為我生命的圓滿與永遠負責啊!對於新學員而言,師父在2003年紐約法會解法上說:「你修煉的那段過程和你證實法的這段過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攆上來嘛,所以個人修煉是伴隨著做證實法同時進行的。」我在芝加哥中領館深夜凌晨發正念,心裏百感交集,有著很深的感受,對於正法這件事情,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我在紐約中領館前發正念,第一次感受到我要清除的對像是如此的一個龐然大物,而表現的狂風大作、冷氣颼颼。我在華盛頓中使館前的小天安門廣場前發正念,親身感受到當九九年鎮壓開始時,海外弟子所走過的維護大法的艱難歷程。這些都是在台灣的修煉環境中所體驗不到的。

七年前曾在桂林買個小物業,得法後就想一定要把資金撤出來,即使賠本也在所不惜。2003年八月下旬,我隻身進入中國大陸,過程中也是膽戰心驚,每一次過海關都是一次考驗。在桂林時,就是在室內煉功,也會擔心是否會有人聽見煉功音樂,窗外是否有人看到,我親身體驗到大陸那個環境的險惡。我不曉得「萬一」我被抓了,台灣會不會有人來營救我這個新學員?!即便如此,我還是在桂湖旁發正念,在的士裏向司機講真象,在餐館廁所裏、路上電話亭裏放真象資料。終於師父的看護下,我順利的離開大陸並且順道至香港講了十二天的真象,更是一種深刻的體會。

因為我的常人工作是在教授新聞英語,我就將真象資料列入犯罪新聞篇中、以「國家恐怖主義」為主題,作為教材,在大學殿堂裏、在常人企業中教授。今年五月我剛從香港參加法會與大遊行回來,在課堂上帶著同學看當天的英文報紙,剛好就有香港法輪功大遊行的新聞報導,美聯社的報導中說:有很多遊行成員來自台灣、日本、澳洲,我告訴同學們說:「我就是其中之一」。自己教自己參加的大法活動的英語新聞,還真是很特別的經驗呢!

很特別的是,在我尚未得法時的教學講義中,竟然就有香港法輪功學員靜坐請願的英語新聞,而是擺在最前面,還有神通加持法的照片,原來幾年前迫害開始時,我就在不自覺的開始向世人講真象了!由於經常往返於台北與台中之間,我也時常在自強號上發真象資料或大紀元,十二節車廂一節一節的發。當回過頭來看到旅客們都在閱讀真象時,真是充滿了喜悅!心想:「這麼簡單就可以救度眾生,何樂而不為呢?」有一次邀請一位女性常人朋友去看真跡畫展,她見到我邊走路還隨手發傳單,很驚訝於我的勇氣,因為她就沒有膽量做這樣的事。我說這算甚麼呢?中國大陸那些出生入死講真象的大法弟子,才真正是了不起啊!但我也明白二年前的確我也不可能做這種事,現在街頭發傳單則成了家常便飯!

我也很喜歡在網上講真象,這是我最方便、最容易能夠接觸到大陸可貴的中國人的方式,聊天室裏有著許許多多講真象的感人故事。我感覺到我在大法洪勢中,我是一個大法小粒子,無論在那裏,我都應該發揮著一個大法粒子應該起的作用。

2004年11月初我突破層層障礙,去到紐約曼哈頓,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正法之旅。許多同修覺得我英文講真象說的很好,而且很有表情,很容易感動人。其實我是在台灣時就將明慧網上十月份那篇西人學員製作的酷刑展解說通用版,全篇當作「英文演說」背了下來,加上手勢與表情,不斷的反覆練習到滾瓜爛熟,才能夠很迅速流暢的在酷刑展中、地鐵裏、公車上等各種場合中用英文講真象。我想這種方式對不會說英文的大法弟子應該是個很好的法子,《轉法輪》都能背了,一篇比《論語》還短的英文真象演說,算甚麼呢?

在國內與海外的證實法中,我體驗到證實法中大法弟子是真的是一個整體,自己只是很微小的一顆大法粒子,但眾多大法粒子結合起來,卻發揮著驚人的法力。在每一份真象資料或報紙上,我都看到了背後有多少同修默默的在努力、在付出!在時代廣場,在華爾街,在公園大道上,在冷風刺骨的街道上,每個大法弟子,亞洲的、歐洲的,甚至是中東的以色列,老年的、年輕的,男的、女的,大家都在堅持著,自己都常被同修們的精進與慈悲,感動得流淚!

時間真的被師父調得好快,感謝師父的慈悲,不斷延長正法結束的時間,不斷給予機會,轉瞬間得法竟也有二年時間了,在五年的正法歷程中,自己至少也有幸參與了五分之二的部份。當悟到正法修煉的法理之後,我就一直卯足了勁在講清真象上,日復一日中,更是對五年來、甚至是十年來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大法弟子,充滿了欽佩與敬意,不容易啊!了不起啊!更是多麼幸運啊!這兩年對我人生來說,真是可喜的兩年,也是富饒豐收的二年。每一件正法工作,每一項正法活動,對新學員來說都是新的嘗試、新的經驗、新的體會。得法,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我的人生。現在再看常人世界,就像是隔著一層罩看另外一個與自己不相干世界。多麼有幸在正法即將結束的時候,溶入了這麼龐大、這麼壯觀、這麼偉大的修煉方式與修煉團體。今天我是這麼慨嘆的看這大法洪傳人世間的十二年,未來的人,未來的新學員,會是甚麼樣的心情,那是可想而知了!

師父說:「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宇宙的歷史、三界的歷史,已經走過了那麼多的、那麼久遠的年代,眾生都在等待著甚麼?都在為了甚麼活在這裏?就在等著這幾年!」(《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正法不會再有第二次了,我真的能感同深受。那麼未來法正人間時的修煉人回顧正法時期,不也是相同的感歎嗎?所以,同修們,我們能不珍惜嗎?

個人境界有限,很多方面其實可以做的更好,心性上還有很多有漏之處,也還在走向成熟的路上,不足的地方,祈請同修不吝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