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法輪功 我的生命再次充滿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8日】我出生在梅山瑞峰的一個小村莊裏,從小家境清寒,七歲時為了分擔家計,曾經幫人家帶孩子,國小六年當中,學費常常是靠自己挑杉木做工賺來繳的,四年級下學期時,生了一場大病,休學半年,雖然不是很有時間讀書,成績也一直都還不錯。快要畢業時,校長、老師知道我不能繼續升學,步行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到我家找父母談,希望我繼續就讀國中。當時我的選擇還是留在家裏幫忙,也曾多次背井離鄉到外地工作、賺錢貼補家用,日子雖然不好過,但也從不覺得苦。

23歲時嫁入劉家才是人生一大挑戰的開始,劉家是個大家庭又是大男人主義家族,讓我飽受著委屈和痛苦,也因長期處於暴力的對待下,心理及精神均無法負荷。不幸患了憂鬱症及失眠症,並有胃潰瘍,就診服藥近兩年仍不見起色,也曾努力的爬山,但都沒有辦法使病情好轉到最後竟連神智都不清了,開車走路都成問題了,我到底該怎麼辦?我一直問著自己。原本堅強不願向命運屈服的我,變成聽天由命,任由命運安排了。

今年的七月間,聽弟媳談起我已邁入50的年齡,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已經50歲了,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活上幾年,好想利用最後的有生之年,到佛堂做一些有意義的事。老師在《轉法輪》中提到:「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終於老師發現了我,使我有機緣修煉法輪功。從此,我的命運全改變了。我等這一天,等的好久、好苦,很幸運還是讓我等到了。我現在知道以前我的選擇全是錯的,而這一回是正確的,我這一生已算沒有白來了。

剛開始我並不知道學法輪功會使人身體健康,並沒有產生多大的興趣,心裏只想有個寄託。但想起同修們都能放下常人之心,不收禮、不收費來教功了,我為何不能堅持下去呢?很奇怪的是第三天我開始覺得不舒服了,同修們都跟我說:這是好現象。我一時還悟不到,心裏想著,我都已經這麼難過了,還說是好現象,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

到了第四天晚上,同修們跟我說:不要吃藥了試試看。也就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沒吃藥了。更不可思議的是原本沒吃藥睡不著覺的我,竟在短期間內,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也減輕了長期服藥的壓力與痛苦。讓我深為感慨的是,初學時,每次打坐聽到音樂聲,我的眼淚就直流,好像我一身的壓力,老師都在幫我承擔著。

現在覺得很幸運的是這九天班當中,有七天是在身體淨化中度過的。當時是很苦,但在同修們的鼓勵及關心下,還是讓我安然渡過了。九天班結束後,面臨著離別,心裏對他們卻有著萬般的不捨跟感激。我如同一個剛出世的嬰兒,茫茫不知所以然,擔心著可否有能力將奮起湖煉功點帶好,深怕在沒有經驗的情況下,誤人子弟,但令人高興的是學員們個個都很積極、很精進。我們清晨五點煉功,晚上學法,每當清晨聚在一起煉功時,是我一天中最快樂也最享受的時間,我們真是一群快樂的煉功人。

在修煉的過程當中,常常碰到對我的考驗。老師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說:「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是真的很苦,可是只要通過考驗之後,心性也隨著提高,那種美好的感覺只有煉功人才能體會得到,我會珍惜每一次被考驗的機會,也感謝磨練我的人,如果有人對我不好、不利,我會照單全收。

想起未得法之前,那幅憔悴的模樣,真是人見人憐。而今煉功還不到四個月,就讓我充滿了自信、開朗,與之前相比簡直判若兩人。從得法以來,一直都覺得時間不夠用,每天煉功、學法,又要應付常人的生活,還好現在身體恢復健康了,再艱苦的工作,對於我都不是問題。我會永遠記得我的命是師父及時救回的。這刻骨銘心的體會,讓我更深深體會到自己是有很大的使命的,也讓我能更盡心的去幫助和我一樣經歷的人走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