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區白古屯鄉任潤芳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7日】天津市武清區白古屯鄉白古屯村任潤芳,女,41歲,1998年開始學法,自1999年4月25日上訪以後,煉功點就開始被村幹部郭士儉、鄉幹部張玉孔、張秀永、楊部長等人和派出所吳振軍經常干擾煉功,暗地監視。

7月19日所長王紀新帶一幫民警清晨闖進煉功點,把李洪志師父的法像、煉功帶、講法帶、弘法布標全部搶走。大法學員韓秀華上前阻擋,王紀新手裏舉著電棍和民警連推帶打強行把她帶到派出所,又無故把學員姬月興叫到派出所。武清區刑警隊來人審問,當天把輔導員劉敏會送到武清區看守所非法拘留。

7月20日迫害公開後,鄉幹部張秀永、張玉孔、小喬、小蒙、小韓等人三番五次到任潤芳家強迫交大法書,給家人施加壓力,當時很恐怖。

2002年2月幾十人在一個學員家交流,派出所所長王紀新帶領一幫民警和鄉政府的人把大法弟子包圍了。那天天氣很冷,逼迫大法弟子排隊,一個一個的審問,一直到深夜12點,凌晨1點把大法學員送到武清區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大法弟子董萬山、劉樹萍、候淑君、安品群等被非法勞教。

看守所不許大法學員煉功、背書、誰煉功就遭毒打、辱罵,播放污衊大法的廣播,強迫大法學員背監規,每天要幹7-8小時的手工活(插花),15天回家時還要勒索交240元的飯費。派出所和鄉政府沒有讓大法學員們回家,不法幹部張秀永領著民警吳振軍勒索每人交50元車費,非法把大法學員們關入了鄉政府的二樓辦洗腦轉化班。

洗腦班整天放侮蔑大法的錄像帶、不許大法學員們睡覺、罰站著,經常把門踢開進來對大法學員們大呼小叫,隨意的辱罵。有一天晚上,天很冷,不法人員們把任潤芳銬在了樓下的鐵欄杆上,輪番的來人問她寫不寫保證,任潤芳不理他們,他們就打開手銬讓她上樓,張秀永和張玉孔輪番的對她洗腦,一會叫來、一會叫去,來回折騰她。

到了第六天,張秀永和劉士洞到非法關押任潤芳的屋子,劉士洞把她揪過來,張秀永跟押犯人似的把她押下了樓,推入了一間屋子。當時一屋子人,任潤芳不知道都是甚麼人,就聽見有一個人大聲罵她,然後把她哄出了鄉政府大院。回家後才知道是她丈夫交了1000元錢,擔了保才放她的。

2002年過春節時,任潤芳寫了幾副「法輪大法好」的對聯貼在了自家的門上,村治保主任韓秀生帶著派出所的民警劉東亮等人闖進她家,進門就給她家的門上的對聯照像,說是罪證,告訴家人要拘留她,任潤芳被迫離家出走。當時她大女兒面臨高考,小女兒剛上一年級,丈夫開修理部,經常不在家,晚上只有兩個女兒在家。

三個月後家人說:鄉領導和派出所所長讓她回家,說沒事了。她相信了就回了家,回家的第十天晚上,剛要休息,村治保主任韓秀生帶著鄉幹部肖永偉、小喬、和派出所的民警秦哲和、肖禎強行把插上的大門撞開,闖入任潤芳家,進門就亂翻一通,甚麼也沒翻出來,還有兩人在她家院子裏各個角落翻了一遍,沒有找到他們要的所謂證據,就氣急敗壞的讓她跟他們走一趟,任潤芳不去,肖永偉就指使四人抬她上車綁架了,民警秦哲和使勁掐她的大腿,還不許她說,到了派出所把她從車上揪下來,秦哲和拿來膠皮棍掄起就打,打得她屁股青一塊、紫一塊總有一硬塊,不敢坐凳子,兩小腿也打青兩塊,晚上把她銬在了床欄上,和三個男人住一屋,第二天把她送進了武清區看守所,拘留半個月。那時正過麥秋,給她的家庭帶來了很大壓力。

15天後看守所向任潤芳家人要了220錢才放她回家,回家後,鄉領導肖永偉和派出所所長劉文革三天兩頭派人逼迫她寫「三書」。任潤芳堅決不配合迫害,始終堅持修煉。

在這五年中,任潤芳在派出所、鄉政府、村幹部的非法監視下過日子,每到他們認為「敏感日」都有人暗地裏蹲坑,家人整天為她提心吊膽。這五年中任潤芳家的經濟損失達一萬多元,精神壓力很大,給家人身心健康帶來極大的痛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