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區葉會蘭被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八日】葉會蘭,女,55歲,天津市武清區大良鎮屯底莊人,98年7月,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開始煉「法輪功」,她身心受益,她腰椎骨質增生,連同從小落下的頭痛病,修煉法輪功後不治自癒,使她明白了只有重德,才能好病的道理。

自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妒忌心,利用手中的權力操控電視台、電台、新聞媒體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造謠、栽贓、陷害,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

2000年3月18日,村大隊負責人通知葉會蘭去鄉政府,原因是她堅持煉法輪功,她被強行在鄉里勞苦役3個月。政法書記王××要罰款,葉會蘭說:「我們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沒有做半點對不起政府,對不起任何人的事。」當時她的兒媳有病在身,家裏還有70歲的公婆,家人為她擔心,並承受著精神上的壓力。

面對對「真、善、忍」信仰者的迫害,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她於2000年12月29日去北京向世人講清真相。剛到那就被惡警劫持上車。當天夜裏被鄉派出所接回。回來的路上,在車裏派出所警察揪她頭髮,按著她讓她跪下。1點半回到所裏,政法書記王××,鎮書記張××兩人惡狠狠抽她嘴巴,她當時就暈過去了,等她醒過來臉上、嘴角的血流到衣襟上,兩惡書記還不罷休,又叫來巡夜警,把她拖到院內打,把兩耳朵都打透氣了。葉會蘭說她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社會的事。她告訴惡人善惡有報的理,他們不但不聽,還用毛巾堵她的嘴,又用另一條毛巾勒住她的嘴,讓她在院內一直凍到天明。30號8點鐘,楊洪林(鄉派出所警察)上班了,叫她把臉洗洗,她在樓道鏡子中看到臉腫得很厲害,眼睛瘀血。他們想掩蓋他們執法犯法的行為。強行以擾亂社會秩序叫她在拘留票上簽名。葉會蘭說:「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對社會,對人類有百益而無一害。」她拒簽。

2000年12月30日,葉會蘭被非法送拘留所,拘留兩個半月,在拘留所惡警張××叫她面壁罰站,用膠棒狠狠打她,她身上被打起很多腫塊,葉會蘭以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行為。惡警把她按倒,不管食管氣管亂捅,沒人性的對待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2001年3月15日,他們以強加的擾亂社會秩序罪,將葉會蘭非法勞教1年半(後又加期一年)。

在大港女子勞教隊,她被分配到一中隊9班。她每天除了幹15-16小時的活,包括扛100斤一包的豆子裝卸車。夜裏其她人都睡覺了,還要逼迫她抄侮辱師父和大法的書。由猶大和偷盜犯看著,每夜最多休息3-4小時。在惡警劉×的指使下,由猶大肅會珍,9班班長謝穎看著罰站兩夜。5月下旬,葉會蘭不抄寫侮辱師父、破壞大法的書,9班班長謝穎、值夜班的李秀蘭,不讓她穿褂子,把她推到院內站了三夜。讓蚊子咬她,蚊子一批又一批咬得她痛癢難忍。白天還接著幹活。7月份調到10班。在惡警白×的指使下,班長讓她抄破壞大法的書,5通宵不讓閤眼,白天還得幹活,眼皮就往一塊合,閤眼就要罰站寫檢查。

在2班,11月份的一天,葉會蘭不抄欺騙世人造假、撒謊的書,惡警任×惡狠狠的說:「我叫你知道鍋是鐵打的。」對她的迫害開始升級,在2班屋內站6晝夜,不讓閤眼,接著又讓她去禁閉室。那裏陰暗寒冷,不給棉鞋穿,4個犯人輪班看著。站不直就遭毒打,惡警(老楊隊)只給她一碗稀飯吃,使她在身體和精神上承受極大痛苦和壓力。

2002年3月14日,葉會蘭被調到二中隊,她不配合跑隊做操,被關禁閉罰站6天6夜。3月16日惡警高×用銬子把她四肢分開銬在床上6小時。夜裏惡警高×、李×又把她帶到大隊部,用銬子把手銬在水管上吊起來,腳別著銬在暖氣上,由於銬的時間過長,兩惡警看她要不行了,用手在她鼻子上試試還有氣就把銬子給打開了。深夜惡警李×抓住葉會蘭的衣服領,一手推她靠牆,一手掐著她的脖子並說:「我掐死你。」掐得她喘不過氣來,惡警李×一直折磨她2個小時。後又被兩男惡警重新銬上,惡警李×、高×兩人各拿一個電棍往她大腿,小腹部位電,進行威逼。直到凌晨3點半又回到禁閉室,李×還威脅說:「你要說出去,看以後怎麼治你。」回到禁閉室這回改罰蹲,每晝夜要蹲11個小時,由吸毒犯何文香、宋淑苓、洛金姐、袁靜輪班看管。禁閉室陰森潮濕,天很冷,惡警高×只讓她穿一件毛衣。高×說:「給她穿的,她還愛在這裏待著。」不按她們規定的蹲,何文香就往死裏踢,宋淑苓揪著她的頭髮往下按,袁靜揪頭髮往下按,倒在地上又揪起來,葉會蘭腿腫得不能回彎,腳腫得穿不上鞋,後來腳都脫掉一層皮。在這一個多月裏不讓洗漱,解手要受限制。葉會蘭於3月14日關進,5月2日才出禁閉室。在這期間葉會蘭受盡了非人折磨。

2003年2月中旬迫害升級。天津地區辦起了「強化洗腦班」每天逼著讓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3月19日剛看完造謠的錄像,惡警高×找來4個吸毒犯張蘭、蔚紅、劉紅梅、林×問她看的是怎麼回事,葉會蘭說都是編造出來的是假的,不要聽信謠言。高×說:「你們給我照顧一下她,這4個惡人馬上心領神會,就朝她劈頭蓋臉打來,對頭,胸用腳踢,抽嘴巴子,打得她眼發黑,臉全腫了,身上沒一處好地方。在這期間她又被關進鍋爐房,那裏有侮辱師父和大法的掛圖,她們叫葉會蘭整夜看著那些東西,不讓閤眼,惡犯高麗麗(漢沽人)強迫她蹬磚,把磚立著蹬,一點點加高摔下來就拳打腳踢,讓她做「燕飛」的動作。有時整天整夜舉手站著,站24小時給一個小時坐馬札休息,每頓飯給一個小得可憐的饅頭,讓站著吃,沒有菜,不給水喝。葉會蘭又被惡徒們這樣折磨了一個多月。

惡警們對葉會蘭非打即罵。王×、何×、曾×她們結夥來抽她嘴巴子,用下流的語言罵她:「你老頭子早就不要你了,家裏早就摟上小妞了。」她們為了拿到獎金,就這樣不擇手段把葉會蘭迫害得精神恍惚。葉會蘭只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婦女,沒做過一點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社會的事,就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就遭到如此的迫害。

希望善良的人們能明白是非,分清善惡,站在道義與良知的一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