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淑玲在山東省女子勞教所遭受的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30日】在勞教所裏幹警們時常說,對法輪功學員我們奉行的是「團結、教育、感化、挽救」的政策。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我作為一名旁觀者親眼目睹了在謊言的掩蓋下,惡警對一名大法學員的血腥迫害。情景時常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窒息、顫抖,促使我拿起筆來,把迫害事實告訴世人。

伊淑玲是山東省蒙陰縣實驗中學的一名教師,初見時白白胖胖的看上去很單純、善良,是五隊轉到一隊的,在五隊期間曾經受了一個月不讓睡覺的折磨。剛轉到一隊時因她不願向幹警喊報告而遭惡警禁止大小便一個月。為達到強制轉化她的目的,幹警們設下了誘騙她進禁閉室的圈套,逼著她出聲背經文,而私下幹警又指使陪著她的猶大干擾她默背,造成伊心理上的矛盾,她多次抗議:我在五隊是允許默背經文,一隊為甚麼不能,我背經文又不影響任何人,如果不讓我默背我就出聲背,難道把我想問題的權利也要剝奪嗎?幹警不想讓伊識破他們的詭計,就當著伊的面告訴陪著她的猶大說:「別干擾她讓她默背。」幹警兩面三刀,私下又指使猶大對伊加大干擾力度,造成伊出聲背的狀態,以此作為違反所規、所紀為由把伊拖進了禁閉室,吊了起來達八天之久,吊得腳腫得像麵包,紅腫又從腳延伸到小腿,然後放下來又成「大」字型綁在床上,而且床高低不平,硌的她渾身疼痛難忍達七、八天。在這期間除吃飯外,她的嘴基本上用膠帶紙封著。

「非典」流行期間,幹警輪流值班,換了一大隊長王淑貞為首的一班,王淑貞表面上關心的樣子給伊鬆了綁,並幾次讓她去洗澡,單純善良的她怎麼也不會想到洗澡水裏下了藥。一天王淑貞指使猶大一天不讓伊喝水,到了晚上才叫喝,可是越喝越乾,舌頭變硬,嗓子也啞了,她意識到下了藥,當時她痛苦的流下了眼淚。實際上凡是她能接觸的東西都用藥處理過,自此,她再也不敢吃飯喝水。當時正值夏季,極度缺水的她痛苦不堪,她質問幹警殺人犯也應該給飯吃、有水喝,更何況我沒有犯法,你們為甚麼不給,幹警說怎麼不給,這不就是飯水嗎?(指當時放在伊面前的飯),伊說:「飯水裏有藥。」幹警從來不承認裏面放藥。

在某天的下午,正是一大隊全體學員吃晚飯時,她從禁閉室跑了出來,抓著大鐵門朝我們吶喊:我沒有飯吃,沒有水喝,請善良的人來救救我!當時我們看著她已瘦的皮包骨,很嚇人。幹警也沒想到她能跑出來,驚慌至極,氣急敗壞的把她拖回禁閉室,扔到洒有藥水的地面上,藥水浸濕了她的衣服,她又被吊了起來,因藥水被身體吸收,她上吐下瀉,腹部劇烈疼痛,疼的直不起腰來。

第二天早上王淑貞用鐵勺挖破了她的嘴唇,又用藥水泡過的布塞滿了她的嘴,然後用藥水泡過的布條使勁勒她的嘴,再層層捂上手巾,再層層勒,達四、五層,隨後她的嘴開始腐爛,三、四天後又要準備給她灌食,大夫說:摁住她好好灌,伊說:不用摁。因為她想吃飯,迫害的實在沒有力氣了,只好配合吃飯。後來她發現灌食中也加了藥。邪惡之徒為了加大對她的迫害,一天灌三次食,而且灌的食極稀,伊十分飢餓。除灌食外,她的嘴大部份時間被捂著、勒著,每次灌食從她嘴上取下來的毛巾都沾滿爛肉、膿血,並發出了強烈的腐臭味,加上禁閉室尿味,藥味,而且又沒窗子,室內空氣非常差。這次吊的時間更長,直到她腳腿呈紫黑色,才又成「大」字型綁在床上。以後大部份時間都綁在床上或吊起來。

二零零三年「七一」那天,我們正在電視機房開會,突然傳來了她的聲音:王淑貞你給我灌有藥的飯,有藥的水……,剛喊幾句,她的聲音便嘎然而止,我們都替她捏了把汗。之後她被強迫到醫院作了鑑定,惡徒給她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一天,我們正在車間勞動,忽然聽到她的聲音:我沒有精神病,看著她正被幾個猶大拖著向外走。

伊兩個月的禁閉室生活,由於長期被吊綁,胳膊上的肉都爛了,白天、晚上她也不敢睡覺,因為她一睡覺幹警就往她身上、床墊上洒藥。那段時間對她來說,吃、喝、拉、撒、睡等最基本的生存權都被剝奪,受盡了非人般的人身和精神上的摧殘,後又被送到精神病醫院,不知遭到怎樣的折磨,現不知近況如何?我們在深深牽掛著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