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擁有日本永住身份的法輪功修煉者護照被中國大使館拒絕更新的經過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我叫鮑國芬,是一名法輪功的修煉者。在日本已經定居16年了,現已是永住身份。

我在修煉之前,身體有多種疾病,例如:三叉神經痛、高血壓,低血壓等。這些疾病帶來的痛苦和壓力使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很嚴重的影響。有一天,我終於連工作的能力都失去了,無奈之下,辦理了退職。1997年5月為了治病,我回到了中國。開始了求醫問藥的艱苦歷程。跑了很多路,也喝了很多的苦藥湯。回日本時還帶回好多藥丸。真是花了好多錢,走了好多冤枉路,可是病情並沒有徹底的好轉。

就在我為疾病的痛苦還得不到解決、心情鬱悶的時候,1998年7月,我的朋友把法輪大法介紹給了我,我立即看書,並在功友的幫助下學會了動作。只用了兩個月的功夫,那些困擾了我多年的頑疾就全部消失了,我活在沒有疾病的輕鬆與喜悅裏。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大法不僅有祛病健身的奇效,還能使人們的道德回升,更是一部登天的階梯。正是因為他精闢、深邃的道理在中國甚至世界上沒有通過任何廣告的效應,只是這樣人傳人心傳心的傳遍全國以至世界。一億人在修煉,一億個好人在越變越好,不僅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還在影響著整個社會的道德在回升。這麼好的大法,我怎麼也想不到竟會招來小人的妒忌,一場殘酷的鎮壓開始了。江氏集團用盡各種卑鄙的手段,開始了一連串的造謠和誣陷。並且迫害死了上千名法輪功學員。

因為我親身體會了大法的真實不虛,而且又親身受益,我清楚的知道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依據」都是杜撰的造謠和誣陷,為了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從此我開始了隨師正法之路。我曾經多次回國上訪,並積極參加海外的洪法講真象活動,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都來制止這場迫害。

我曾經在99年兩次回國上訪,但是都被拒絕入境,遣返回日本。

其中的後一次上訪,我從日本飛到北京,那是一九九九年的12月28日,在入境時再次被拘留,我們同行的十幾人被關押在機場的拘留所裏,印象裏最深的是關押的房間都是鐵門鐵窗,警察在密切監視著我們,並且強行給我們拍照並審訊我們,記得那晚是大年三十,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我們又被強行遣返回日本。

2002年6月10日我第二次來到香港,在機場就被扣留了,當時被扣留的有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學員共11人。香港警察全副武裝有15人左右,突然對關押在機場的一間屋子裏的我們開始了武力遣返,當時有一名日本學員竟被帆布毯子緊緊包裹捆綁著要給抬到飛機上,我們當時都極力反對這種侵犯人權的野蠻做法。結果,我們中有的學員被按在沙發上,有的被武警架走,我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被一個武警架起來,被迫面向牆站立並且不讓動。當時有的學員被用毯子強行綁走,剩下的學員絕食兩天兩夜,後來我們還是被他們非法遣返回日本了。

我在回國上訪時,被拒絕入境,護照上被蓋了註銷的印章。在2001年我的護照快沒有頁數了,便去日本駐中國大使館要求護照更新,可是他們說:「你的事我們不管,你在上面有名字,你是2000年回中國上訪一千多人裏的一個(所謂的黑名單)。有位叫吳小寅的負責人見了我,他要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當然不能答應,所以造成了我3年沒有護照,給我的生活帶來很多不便,比如找工作因為沒有護照,經常碰壁,出國因為沒有護照而不能去簽證。(直到後來才知道,可以在日本的出入國管理局辦理一個再入國許可證,來暫時解決出國的問題。)

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我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只是因為煉一種讓人們身心健康的功法,就剝奪了我回國的權利和護照更新的權利。這種對基本人權的無視,對憲法的無視是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所不可想像的。我相信,大法總有昭雪的那一天,迫害好人的壞人也總有受到歷史的審判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