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因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夫妻離異的另一方的信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6日】我想到用信的形式和你們交談。信之往來,誠信所致也。

毋庸諱言,你們現在組合的家庭並不幸福,生活並不愉快。可你們想過沒有,在1999年7月20日前,邪惡的江澤民和它的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還未打壓迫害之時,你們的家庭生活多幸福,夫妻感情多美好,和和睦睦,相敬如賓。就是有矛盾,也是朝有爭執,晚和顏。為甚麼?因為法輪功修煉者有問題「向內找,修自己」。發現有錯,馬上改正,修的是心性。這是這個功法必須做到的一點。現在呢?你們可能都各有各的心事,美好生活只能在苦澀中回想。

毫無疑問,這筆賬應該記在惡首江澤民的頭上,是它一手製造了這幕古今中外僅有的大冤案,大悲劇。是它叫囂對法輪功修煉者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恐怖政策,又專門成立了惡毒的610組織,又製造出震驚世界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媒體整個對法輪功的報導沒有一件是真的,都是栽贓、陷害,都是假的,是演戲。就是演戲,還要講個源於生活,講個藝術真實,還要講個可信性。可江澤民這個總導演愚蠢之極,甚麼也不講,一切聽它的,於是乎就叫天安門廣場的巡邏警察提著滅火器、滅火毯上崗(生活中你們見到過嗎?);就要保護好「自焚者」的眉毛、頭髮(毛髮是人體最易燃燒的部份,這是生活常識),否則,用錢雇來的「演員」不肯幹;就要保護好那個裝汽油的塑料瓶,否則,汽油泄漏出來就要燒毀事先擺布好的攝像機;還要叫「自焚者」為其歌功頌德,於是就有因嚴重燒傷而氣管切開的小女孩接受記者採訪,還要唱歌,唱的不僅沒有痛苦感,還喜形於色,等等、等等。可你們把它們玩的戲法當成了真,跟著惡首的政治戰車瞎嚷嚷,和自己朝夕相處的愛人,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較起了真,說出了「是選擇法輪功,還是選擇我」兩者必居其一的絕話來。這兩者本是水乳關係,而邪惡流氓集團非要你們搞個水火關係,鬧出多少「半生緣」悲劇。

你們本是社會上很不錯的人,大多是政府官員、軍隊幹部、警察和知識分子等,備受人們羨慕,而當邪惡迫害法輪功,打壓煉功人的惡浪來時,說你們背信棄義,善惡不分,趨炎附勢,落井下石,助紂為虐並不為過。筆者曾見到邪惡的610排查、清理法輪功人員的一張表格,列的很清楚:分妻子、兒女、父母、兄弟和親朋好友,年齡、職業、工作單位等等一直排下去;要求真實填寫,不得不報,否則按隱瞞包庇論處;做到第一步上報,隨後就是做轉化、搞承包、負責制等,最後就是強制執行它們的一套。

我認識一位同修,是一位獲得雙學位又在事業上很有成就的女性。人到中年,身體多疾,而後與法輪功結下緣份,結果多疾全消,而且性格也變好了。她那位在領導崗位上擔任一定職務的丈夫見妻子煉功以後身心變化如此之快、之大而驚喜於法輪功之好,於是也拜讀了《法輪功》這部書。可苦於工作緊張而沒能堅持下去。就是他在邪惡的7•20之後,妻子進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關押之時,這位領導的領導對他提出:管好你的妻子,和法輪功斷絕關係;否則就要考慮你的職位。在脅迫之下,這個丈夫含淚去了看守所和堅修大法的妻子離了婚。

悲劇就是悲劇,總是沉重的,這個領導精神不起來。可這位領導的領導又遞出話來:說他是藕斷絲連,舊情難斷,是假離婚。那甚麼是真離婚呢?經過點撥,這位領導三個月就和另一位女性領了結婚證,結了婚;還要其子與母親斷絕血緣關係,還要寫出公證詞,到公證機關去公證。事到此時還不算完,又把這位領導從關鍵的、核心的領導崗位調到有其職無其實的位子上。看看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人的手段真是夠邪、夠惡的!

你們有沒有相同或相似的境遇,筆者並不清楚。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你們的離婚都是違心的,絕沒有自覺自願的。從這一點上說你們是受害者,被迫離開了心愛的愛人;更可惜的是你們失去了這麼好的大法,你們都知道大法好,如不是邪惡的迫害,你們都應該是得法者,就是不能修煉大法,起碼也是大法的受益者,絕不會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上去。這畢竟你們志不堅,心不誠,即被人所害,又害了人。

筆者有一位朋友,是某部門的一位科長。惡首在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時候,別人在議論法輪功這個那個的,他就敢上前制止,叫別人不知根、不摸底的別跟著媒體瞎說胡說,這樣對別人不負責任,對自己也沒有好處。人家問他:你是煉法輪功的?他說:我不煉,不夠標準;我愛人煉,她煉的可好了,這個病好了,那個病也好了,身體好了精神就好,性格也開朗了,以前和我動不動就頂嘴,現在從不跟我爭口舌,有了矛盾,人家都說自己做的不好。我也看過《轉法輪》,講得就是好,可我做不到那樣好,官當的不大,總有人請吃請喝,我好貪個杯,煙也戒不掉。

他的領導也有和他不對乎的,就想以她愛人煉法輪功為藉口,把他從科長的位子拉下來。可一測評,他的分數很高。群眾擁護、支持,想把他拉下來的領導也沒招。他說: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修煉大法的妻子說:不僅身子正,心也正。敢為大法正名譽,制止誹謗大法的人,受大法保護,得福報。

平心而論,你們和筆者的那位朋友走了相反的路。你們在愛人最需要愛人去愛的時候,給愛人的卻不是愛,而是在愛人的傷口上又撒上一把鹽,在火上又澆了桶油,助長了邪惡,幹了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的事來。

應該說,你們是雙重身份的人──被人所害,又害了人。至於被人所害者,筆者在此奉勸你們:千萬不要遲疑猶豫、舉棋不定,而應該勇敢的挺起腰桿站出來,揭露邪惡,抵制迫害,來它個反迫害。你們可清楚,當年法西斯屠殺猶太人,也不過是摧殘他們的肉體,而惡首江澤民不僅殘害修煉法輪功者的肉體,還摧殘他們的靈魂。所以,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是世上最邪惡的惡人。時至今日,迫害仍在繼續,你們的親人還在流淚、流血。

古人云:亡羊補牢,猶未晚矣。你們要明白:反迫害之舉既是對邪惡的撻伐,遏制邪惡,又是洗刷自己的過錯,同時也是對親人的聲援。你們可知道,這幫惡人現在已成甕中之鱉,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之勢,在世界上有美國、德國等多個國家以「滅絕群體罪」被起訴,「全球訴江大聯盟」的成立。此時此刻你們加入到控江和反迫害的行列中去,將功補過的機會不能錯過。同時,你們也應該清楚,邪惡越是到窮途末路,越做垂死掙扎。因此,曾是你們愛人的人現在的處境還是很悲慘,有的還在邪惡的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甚至是監獄受煎熬;就是身在外面,也很難保不被邪惡隨時抓進去,失去了公職,斷了財源,有的還要撫養子女,甚至還要贍養父母。儘管你們夫妻名義上不存在了,可真情是割不斷的。俗話說:千年修得同船渡,萬年修得共枕眠。要珍惜這段緣呀!尤其是和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結緣,絕不是一般的情緣,你們今日對他(她)們的聲援、接濟,既是懲惡,又是揚善,也是對自己良心的慰藉。有朝一日,真象大白於天下之時,自會得到好報,何樂而不為呢?!

此時,作為以信為本,推誠相見,秉筆書寫信的人在擱筆之前再忠告一句:勇敢的站出來反迫害,懲惡揚善。晚下決心不如早做決斷,遲做不如快做,今天做不如馬上做,時間延誤不起呀!曾經與你們出雙入對,同食共寢的人不計過往之過,正在翹首企盼你們快行動。振奮起來吧!匯入到全國乃至全球的反迫害的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