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說:「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3日】

  • 七旬老人說:「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 大法治好了我的白血病

  • 重新修煉 師父救了全家

  • 明白了真象的外孫女 現在身體可健康了

  • 七旬老人說:「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馮井賢老人今年71歲了,家住遼寧朝陽市八寶村。2003年秋天得了一場病,到二院、雙塔醫院檢查也沒檢查出來,花了好多錢吃了不少中藥也未治好。

    2004年2月再去縣醫院看,說是結腸裏堵有東西,做了手術,住了半個月的院才回到家。結果到家不到兩天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不止,處於休克狀態。不得已又回到醫院,開始重新打針吃藥,一天多血也止不住。

    這期間有兩位大法弟子向他講大法真象,並借給了他《轉法輪》。馮井賢老人只看了二十幾頁,就開始每天念「法輪大法好」,從此吐血就止住了,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得法以後,老人就再也沒吃一片藥,而且身體也有勁了,走幾里的路都可以。老人說:「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大法治好了我的白血病

    我是一名大學生,今年23歲,家住遼寧朝陽市八寶村。按說我現在應該讀大學四年級了,但今年5月份我在醫院被突然檢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不得不休學一年。今年的上半學期,我就經常在晚上出虛汗,臉色慘白,嘴唇都沒有血色,每天從寢室到教室僅5分鐘的路程,我都走得氣喘吁吁,上五層樓得歇三次。

    五一節放假回家,幾乎每天都發低燒,後來媽媽領我去朝陽市中心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白血病」。這個消息對我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境,現在是雪上加霜。但為了給我治病,我們全家都來到了瀋陽,把我安置在中國醫科大學附屬二院血液科住院。這一住就是兩個多月,不但病情沒有好轉,而且做化療的副作用使我的頭髮掉了大半,人也更加憔悴。由於醫護人員的不負責任,導致我的血小板過低,造成眼底大面積出血,右眼視力幾乎為零。

    就在這十分艱難的情況下,我的一位同學去醫院看我。她的家人有煉法輪功的,她告訴我沒有事。後來她的媽媽又給我們打了幾次電話,我覺得我不能再在醫院繼續住下去了,看來醫院是治不好我的病了,於是我就停了所有的藥,打車回家了。

    到家後,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第一次做動功的時候還很吃力,第二天就好多了,這在醫院是想都不敢想的,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回家後沒幾天我就開始刷牙,後來又去洗了澡(在醫院,對於白血病人這些是絕對禁止做的)。我的視力也在好轉,開始時我看書學法,只能看清一個字,現在看小字都不費力了。這篇文章就是我親手寫的,這在以前簡直不敢想像。

    現在我的身體恢復得很好,每個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現在的氣色比以前還好,臉色紅潤健康。有一次我騎車出去玩,一個認識我的人驚奇的說:「喲,都能騎自行車了?!」如今我身邊的許多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古語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以前我家也有親人煉功,但由於受政府謊言的影響,對法輪功有了誤解,後來就不煉了。現在通過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重新修煉 師父救了全家

    我於1999年和丈夫有幸一起得法,得法後,明白了好多道理,覺得法太好了。不久,7.20就開始了,當時單位抓的特別嚴,我們學法少,又怕失去工作,就放棄了。

    2002年,丈夫得了風心病,大口大口吐血,又沒錢看病,醫生說必須得4萬多才能動手術。當時我精神都要崩潰了,孩子要上學,丈夫要治病,全家就靠我一個人維持。就在這時,孩子的老師又來家訪,說孩子上課不聽講,就那麼呆呆的坐著,上物理課卻拿出數學書。後來,孩子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不能集中精神,也睡不了覺,走了好多醫院,花了幾千元,吃了很多藥,也不見好。每天靠大夫開的安眠藥入睡,安眠藥量一天比一天大,有時,一晚上吃6片也睡不著。

    後來我忍不住哭著打電話告訴孩子的奶奶:孩子不行了,這個家也完了。奶奶是大法學員,告訴我:說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讓我們三口都去她那裏,

    奶奶又叫了另外一個同修一起來,我們一起學法煉功。僅僅4天兒子就恢復正常了,丈夫的病也不藥而癒了,並且能幹體力活了。是師父救了我兒子,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現在,我們有時間就學法煉功。兒子重新回到學校,半學期沒上課,卻還是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高中。我以前的病(慢性氣管炎、頸椎病、腰痛、婦科病)都好了。看到我們一家的變化,親朋好友都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有的還和我們一起得了法。


    明白了真象的外孫女 現在身體可健康了

    我的外孫女今年九歲了,平時身體很弱,一有流感她準能得上,經常打吊瓶。去年非典時期,她高燒不退,每天打三個吊瓶體溫還是38度2,給她爸媽急壞了。

    我聽說後,就去看她,給她講「法輪大法好」,又給她放真象光碟看,她明白了真象,高燒也退了。她上學校和小朋友們說:「法輪大法好。」有說不好的,外孫女就說:「好!電視演的是假的,我姥姥就是煉法輪功的,姥姥可好了,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從明白真象後,外孫女再也沒打一次吊瓶,現在身體可健康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