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4日】我叫荊煥美、女、58歲,原橡膠廠退休職工,家住橡膠廠家屬樓。從我記事起家境就很貧寒,兄妹7人,我是大姐,從小幫父母照看弟弟妹妹,因此沒能上學,到八九歲時就跟大人幹活,15歲那年父親過早去世,艱難中我挑起了幫母親撫養弟弟妹妹的重任,由於繁重的體力勞動,加上生活困難,經常吃不飽,不到二十歲我就患上胃病。因為經濟困難,無錢醫治,胃疼漸漸加重,厲害時痛得晚上睡不著覺。

結婚後沒幾年又患上高血壓、低血糖病。我不止一次哀嘆自己命運不幸,自己到底哪輩子造下的業在這輩子還,我還年輕,生活的苦難何時是頭?真是漏屋偏遇連陰雨,不到四十歲我又患腰疼(骨質增生),腿麻木,頭暈、頭痛。各種疾病纏繞著我,因病痛已無法工作,捱到45歲只好辦理病退。可災難仍接踵而至,94年5月我右腿麻木沒知覺,只好整日躺在床上。全身呈紫黑色,臉也腫了,長出一塊一塊的紫黑色斑。家人送我去諸城人民醫院、中醫院看,都沒查出甚麼病。請人找專家看,也沒查出甚麼病因。住院治不好,只好回家找神婆子治,找民間偏方治。吃蜈蚣、蠍子,各種西藥、中藥。胃本來就不好,吃藥吃得更難受,經常疼得哭。

95年我們又去賈悅醫院找一位老大夫給治了一年多,不僅沒見效果,病越來越重,面對這種情形他對我家人說:「她這病過不去年了。」當時孩子都還小未成家立業,一聽此言都哭了。

有病亂投醫,一點不假。96年我們又找一個會針灸的給治,當時此人信誓旦旦,說扎不好不要錢,結果治療了7個月也沒見效。實在沒辦法了,我們又上皮膚醫院治療,當時找了兩個院長、兩個主治大夫會診,也沒得出甚麼結論。當時吃的是最好的進口藥,連續治了一年也沒見效。為治病經濟上欠一屁股債,我自己不僅忍受著病痛的折磨,家人還跟著受連累,我真是萬念俱灰,生不如死。當時丈夫在橡膠廠上班,工作一天很辛苦,而我不僅家務活幹不了,連上廁所都得有人侍候。丈夫每天上班時間都抽空跑回家照料一下,就這樣每天下班回來還得做飯,照顧我。我心裏總覺虧欠他和孩子,我每次住院,女兒下班連飯都顧不得吃,就快跑到醫院照顧我。因為吃藥吃得我渾身虛腫,腳腫得連鞋也穿不上,經濟上的巨大壓力,身體上的病痛折磨,治癒病的渺茫,我愁的頭髮幾乎全白了。

96年10月的一天,我的一位鄰居和一位煉法輪功的來到我家,鄰居指著我說:「你看她是不是危重病人?能煉法輪功嗎?」那人看了我一會說:「讓她先看看《轉法輪》吧。」

97年正月,我三弟來對我說:「大姐,你煉法輪功吧!有好多重病人煉好了,新華村有個傅康寧被皮膚病折磨的撞牆撞地,厲害時都用繩子捆綁著,煉了法輪功好了病。」聽了這話,當時我就動了心,轉念又想我病得這麼厲害,能好麼?三弟就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看,看著師父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親切,聽著師父講法的聲音,心裏特別舒坦,當時真有得到太遲的感覺。我認真的聽,生怕漏下一句話。聽師父講法四五天,我就能扶東西走路了。2月10日晚12點,我剛要睡著時,就聽見呼呼的響聲,睜眼一看滿屋透亮,我一下看見法輪在快速旋轉,閃動著耀眼的亮光,我內心非常的激動,身上也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從此我更加相信法輪大法

2月18日我過生日時,來了許多親朋,我心中非常高興,親自做了一桌飯菜,親朋也都驚嘆我煉法輪功身體恢復的如此之快。我興奮的告訴大家:「法輪功真好!沒有法輪功我就沒有今天的幸福快樂。」

我病重躺在床上三年,四處求醫問藥都沒治好,學煉法輪功不到半年,我全身紫黑色的斑大部份消去,各種病痛消失。直到現在,我沒再吃過一粒藥,身體完全健康,幹家務,看孩子,趕集買菜甚麼活都幹,全家人也都快快樂樂的再無憂愁。所有親朋好友及鄰居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好了病。

法輪功叫人做好人,給人健康的身體,利國利民。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也鎮壓,並且不顧中央大多數人的反對,可見它邪惡透頂。一時間全國上下,報紙電視謊言滿天飛,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收繳法輪功書籍、資料,弄得人心惶惶,不得安寧。我從電視上看到大量的法輪功書籍被撕毀焚燒,心都碎了,那可是救人的無價寶書啊。我不知道它們從哪裏編出的污衊法輪功的話,為了打壓法輪功,堂堂大國的中央新聞竟然假話連篇,說甚麼煉法輪功不吃藥死了1400多人,可是法輪功的書中及老師的所有講法中都沒有「煉功不吃藥」的話,並且書中明確說,「殺生是有罪的」,「煉功人不能殺生」。那些上吊自殺、跑去天安門自焚的能是法輪功弟子嗎?可是就這類的謊言竟天天播放,毒害著廣大眾生,讓人們分辨不清好壞,隨著說法輪大法的壞話。

那段時間我不知有多麼傷心難過,我深深知道遭受病痛折磨的人到處求醫救命的滋味。如果不是江氏鎮壓法輪功,會有多少人去煉法輪功,從病痛中解脫出來,重新過幸福的生活。因此我決定用我的親身經歷去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功的真象。誰知中央信訪局竟成了公安機關抓捕大法弟子的場所,使我們有理無處說,有冤無處訴。

我有病躺在床上三年多無人過問,學了法輪大法成了健康的好人,政府卻把我當成危險的敵人對待。我被看管起來,隨時被單位傳喚審問,失去人身自由。江澤民所做的這一切完全違背憲法,是真正的人民罪犯。

今天,我滿懷深情的告訴所有父老鄉親,法輪功是萬年不遇的好功法,千萬別錯過,更不要去反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