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大法使我三姨獲得了重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1日】我的三姨今年78歲,是個溫柔、慈祥、善良的老人,生活中歷經種種辛酸與苦難,是個很不幸的人。年輕時,她沒有正式工作,只靠姨夫一人工資,難以維持六口人之家,她還要將四個兒女拉扯長大,培養成才。她到處打工,為了多掙錢,她甚至到車站貨物處當裝卸工。兒女長大了,成才了,成家了,她的腰也累彎了,一身病也落下了。

前些年,正當兩個兒子年輕有為、事業有成時,(大兒子是市衛生局幹部,二兒子是某中學校長)兩個兒子都得了腸癌,在兩年中都相繼去世。嚴酷的打擊使三姨每天以淚洗面,痛不欲生。每天還要拖著病體照顧正在接受治療也患腸癌的丈夫。沒過多久姨夫也去世了,更是雪上加霜。短短的四年中走了三位親人,這麼重大的打擊把疾病纏身的三姨徹底擊垮了。每天在孤獨、恐怖與痛苦中艱難度日。原本孱弱的身體加上大量的服藥,舊病沒好又添了許多新病,最要命的是高血壓達到220,吃多少藥也不降,生活難以自理。三姨厭世了,悄悄做著了卻此生的準備。

記得在那年是2000年,在她絕望中,我一次次去她家看望、照料、開導她,給她講大法美好的真象。逐漸的她的思想開朗了,有笑容了,知道了人生存在的意義。她說她不想尋死了,利用這風燭殘年的有限時光她想修煉。但又苦於不識字,腦袋還渾漿漿的甚麼也記不住,想得法呢又對自己沒信心。當時由於各種客觀原因和條件的限制,我告訴三姨,雖然暫時困難,可以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師好」。三姨高興了,欣然接受了,每天非常虔誠的又拜又念,奇蹟出現了。她覺得身子骨一天天硬實起來,吃飯有胃口,睡眠也好了,很多病症消失了,她能下樓上市場買菜了……再試試,還能騎車了,頭腦清晰,也不發暈也不迷糊了。她的兩個女兒對她的變化感到驚奇,不可思議。後來我見到她們,以三姨身體的康復狀況向她們講真象,她們尤其是大女兒對大法的認識上有了明顯的轉變,不再反對大法了。

三姨不但嘴上念大法好,心靈上也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要求做。

要過年了,一次她去商場買一斤糖塊,放兜後就走了。到家後想起沒給錢,急忙頂風冒雪的走很遠路去送錢。當時女兒正在她家,怎麼攔也沒攔住。

還有一次騎車出門,在江橋邊的路上揀了一個鼓鼓的錢包。她想,丟錢人肯定急的夠嗆。怎麼辦呢?情急中她發現一個賣雞蛋的攤床,她扔給他說:「有人來找你給他」,然後就騎車走了,身後傳來賣雞蛋的喊叫:「老太太,這是一包錢吶,你咋不要呢?真傻。」

每天晚上睡覺前,除了虔誠的默念外,她都要想想這一天都做了甚麼事,想些甚麼事,符不符合「真善忍」,她都要分析分析叨咕叨咕,做錯的表示要改正。
她跟我談這些時,她眼中放出的光彩是以往不曾見到的。她說,向內找檢討錯誤時,她感覺師父就在身邊聽著,她不再感到隻身一人形影孤獨了。

有一次她外出回家,拿鑰匙開門說甚麼也開不開,似乎換了鎖頭一樣。幾個小時也打不開,她急得血壓升上來了,站不住蹲在門口動不了。後來她猛然想起我相信大法,相信李老師會幫我,她心裏念叨著,慢慢站起來拿鑰匙一開,門開了,她又驚喜又感激,眼裏流出了淚水。

那天談話中她告訴我,這兩年多來她曾遇到過三次車禍,都是有驚無險,平安無恙。她說這三次都是在她騎車時,汽車刮上或撞上她,都來的猛,摔的狠,那真是來取命的。有一次連人帶自行車被汽車颳倒,摔在馬路牙子上,奇怪的是連皮都沒傷,也沒覺得怎麼疼。還有一次和女兒一同騎車,一輛轎車把她連人帶車撞得彈了起來,從空中又落到地上,摔在地上,她卻覺得還騎在自行車上,惚惚悠悠的爬起來,哪也沒壞,她的女兒嚇哭了,司機嚇傻了,圍觀的驚呼「這老太太福大命大造化大,沒事」。司機要帶她上醫院檢查,她說了司機幾句,叫他今後穩當點別毛愣愣了,然後讓他走了。她的女兒又氣得大喊大叫,埋怨她媽為甚麼就這麼輕易的放走了司機,起碼也得讓他賠償精神損失費吧。三姨當時說:「遇這麼大的車禍我哪兒也沒傷,這是福份,是有神保祐我。訛人家幹啥,咱不做那損事」。她跟我說,這幾次車禍我都太太平平過來了,我知道這是老師為我承受,是老師一直在保護我,說著她流淚了。她帶著哭腔說,我知道我現在的福份是師父給的,是大法給的。法輪大法就是好!

2003年秋天,我給三姨買了錄音機,請了講法帶,教她煉功,三姨正式走上了修煉的路。

從修煉那天開始,她自覺的把吃的藥、上敷的藥(藥酒擦關節)全停止。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考驗一個個接踵而來。

主要是圍繞吃藥問題。女兒給買的成包的藥成堆的放棄一旁,女兒急得團團轉,或登門催促,或打電話吵嚷。居委會主任也上門送藥……。三姨對此種種都沒動心。她說自從2000年相信大法以來,她基本就不怎麼吃藥了,只是迫於壓力,在女兒面前象徵性的吃了那麼一點。給她們看,免去她們無休止的嘮叨。通過聽法,她明白吃藥問題是關係到她對師父對大法信不信的考驗。這一關必須過。這回女兒怎麼嘮叨她也不動心了,她要徹底忌藥了。

的確,很多醫生和老病號都知道,「是藥三分毒」,特別是長期吃藥的,副作用都很大,無可避免,最後往往造成抗藥性和其它複雜的症狀,這也是很多老病號轉向自然療法、求助於健康食品,甚至醫生也常常採取安慰藥物等方法的主要原因吧。「不藥而癒」不但不是有些人印象中的大逆不道,反而是人類正在追求的一種美好。

回到三姨的情況。因為一心修煉,斷藥幾個月來,她不但不難受,反而更舒服了。到醫院一檢測,血壓降到140,她高興得不得了。她逢人便說,我這原本不幸的人有幸得了大法,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