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疾病的幸福健康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8日】最近一位闊別多年的老同學帶著他的兒子到我們這裏辦理入學註冊手續,因而得以和老同學見面。敘舊之後,我便請他共進午餐,可怎麼也留不住他。他說自己暈車,想立即回家。我便向他了解暈車的歷史。他說以前乘車只是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並沒有甚麼大問題,後來身體健康狀況變差,暈車也就變得嚴重了。

我說:「如何變差的?」他說:「那是由於吃藥過量的緣故。」
我便繼續追問:「為甚麼吃那麼多的藥呢?」
「那是在我三十歲的時候,咱家建房子時不小心讓石頭砸到腳上,骨頭都碎了。從那時起,便不停地吃藥,一直吃了三年,身體也就變得越來越差了。」

望著老同學蒼白的臉孔,我不禁想起了世人對藥物的態度,一般人都知道藥是不能當飯吃的,可是在生病的時候又不得不吃藥。為了好病,有些人便不停地吃藥,在這個過程中,藥物中的毒素也在身體裏越積越多,身體狀況也就越來越差。

送老同學回家後,我不禁想起了自己選擇健康的過程。

從大學年代開始,我就很重視體育鍛煉。我堅持每天鍛煉一個多鐘頭。曾經和同學一起打球,參加各種體育活動。後來我覺得登山更加適合,便在下午四點多前去登山。登山以後,頭腦非常清晰,工作、學習的效率提高了。可是仍然不能遠離疾病的困擾。嘴唇、舌尖生皰,牙酸、牙痛等症狀大約每半個月一次,持續時間五至十天。每過半年便有一次大型的感冒,感冒以後便是咳嗽,咳嗽持續的時間則要長得多,一般是十天左右,有時甚至超過二十天。在咳嗽期間,我常常睡眠不足,每當我睡著的時候,便隱隱約約覺得有一股痰在喉嚨湧動,接下來就是咳嗽,吐痰,這樣折騰一陣以後才睡過去了。第二天醒來後便顯得沒精打采。

那時,我常常想,如果能夠使我遠離這些疾病的困擾,那該是多麼幸福啊!

大學畢業後我當了一名中學教師,我最怕的是咳嗽。因為咳嗽持續的時間最長,我不能請長假,所以一學期中常常有一段時間不得不帶病上課。在上課時,往往覺得喉嚨被痰噎住了,再也說不出話來了,我只好停止上課,走到外面吐痰。我急於找到一名醫生,能夠根治感冒後期的咳嗽。我彷彿記得家鄉衛生院的醫生很能治我的這種病,可是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不知現在又是怎麼樣。我抱著試一試的心理,乘幾十公里的車回到了家鄉的衛生院,迎面的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醫生,正在給一位中年婦女診病。我從他的言談、舉止斷定這就是我要找的醫生,他一定能夠治我的病。果然,他給我開了幾劑中藥,回來後煎著吃後病症便消失了。這樣便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我再也沒有發生咳嗽。後來每逢感冒後期引起咳嗽時,我總要乘幾十公里的車回家鄉的衛生院治病,有一次,剛好醫生回家休息了,我又向人們打聽醫生的住址,找到正在家裏休息的醫生,讓他診病、開藥以後才乘車回到學校。

到了一九九五年,我又照常發生了一場感冒,同樣讓家鄉衛生院的醫生治療,以往醫生給我開一次藥就能夠好的病,這次卻好不了啦,咳嗽依然持續著,我只好又去了一次家鄉的衛生院,請求醫生加大藥量。這一回是既打針又吃藥,一段時間以後,咳嗽才慢慢消失。也就在這一年,我隱隱約約地感到自己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有時在上課的時候突然產生了一種耳聾的感覺,甚至連自己說的話也聽不清楚了。到了九六上半年,這種症狀似乎是越來越嚴重了。在放暑假的時候,我向學校領導提出休養一個學期的請求。請假獲得了批准,我準備在家裏養一個學期的病,可後來由於學校教師緊缺,我只是休息一個月的時間又返回教壇了。不過工作負擔減輕了,原來我是教兩個班的,現在只教一個班。我有了比較多的空餘時間,這時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我不能完全把自己的身體交給藥物。我應該尋找一種好的健身方法。

九七年春節後的一天,父親對我說:「咱家附近的公園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他們每天都在那裏閉目打坐。」這簡簡單單的話語引起了我莫大的興趣,我決定到那裏看一看。就在緊接著的一個星期天的早晨,我找到了法輪功的煉功點。當我在看介紹法輪功的布幅和學員的煉功時,一位老姨走了過來,熱情的和我打招呼,並遞給我一張法輪功的簡介。不久,煉功結束了,學員們和我熱情的交談,告知我學法的地點,當晚我就參加了煉功點的集體學法活動。我從輔導員那裏請來一本《轉法輪》,因資料緊缺,我不能買到教功的書,輔導員把僅剩下的一本借給我。

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如飢似渴的讀著《轉法輪》,同時又按照教功小冊子的圖解自學法輪功。又一個星期天到來了,我終於到煉功點上讓老學員教我煉習動作。煉完功回來以後,我就體驗到《轉法輪》中所說的淨化身體的狀態,只覺得積聚在腸胃中的所有污穢都被清理出來了,身體特別輕鬆,飯量大增。

「大道至簡至易。從宏觀上看,法輪大法的動作很少,但他所煉的東西很多很全面,控制著身體的各個方面,控制著要出的很多東西。五套功法全教給修煉者。一上來就把修煉者身上能量淤塞的地方打通,大量吸收宇宙的能量,在極短的時間內排除體內的廢棄物質,淨化身體,提高層次,加持神通,進入淨白體狀態。這五套功法遠遠的超出了一般的通脈法或大小周天,他為修煉者提供了最方便、最快、最好的、也是最難得的修煉法門。」(《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

以後每個星期天的早晨,我都參加了煉功點的集體煉功,晚上參加集體學法。九七年就這樣過去了,在我的人生中是沒有感冒咳嗽的第一年,這一年我也沒有一般修煉者會出現的消業狀態。直到九八年這種狀態才出現,我知道這是煉功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並不是病。我正念對待,消業的狀態只持續幾天的時間就過去了。以後又有幾次消業的狀態,我都能夠正念對待,很快就過了關,完全沒有影響正常工作和休息。

九九年七月,面對著鋪天蓋地的邪惡的謠言,我堅定自己的信念,沒有一天停止學法、煉功。在這段時間,大法的神奇也在我身上體現出來。我為了向人們說明大法的神奇,便介紹我剛煉功時所出現的淨化身體的狀態,第二天便出現了淨化身體的狀態。我在三個不同的場合講述,都有同樣的狀態出現。從那時起直到現在,我天天堅持學法、煉功,一年中只是偶爾有一兩次身體感到不舒服,或者流一點鼻涕,或者有一點咳嗽,三四天以後也就恢復過來了,沒有影響到我的工作和休息。在最近的一次同學聚會上,有一位老同學(科級幹部)指著我對所有的老同學說,這裏最健康的人就是我,只要看臉色就知道了。

從九七年到現在,我從沒有看過醫生,沒有吃過一點藥,天天能夠正常工作,教兩個班,從沒有向學校請假,連續保持全勤。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健康的時期,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給我帶來的幸福。

我只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功的修煉者中的最普通的一員。我親眼看到的周圍的許多老年同修都能夠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的叔父已經七十多歲了,九八年單位組織了一次體質檢查,被醫生診斷出高血壓、冠心病等多種疾病。就在這一年他走上修煉的路,三年後單位又組織了一次體質檢查,醫生檢查後驚奇地發現,他的心臟比青年人還要好,身體各個器官功能也都很好。面對著鋪天蓋地的謊言,他也沒有動搖,每天凌晨四點多就起床煉功,煉完功以後就打掃衛生,把住宅樓的樓梯打掃得一乾二淨,可有的人還沒有起床呢。

我的兒子正在上小學,他還未能像大法小弟子那樣自覺地學法、煉功,我只是帶他煉第一套功法,每天只用十分鐘的時間,也能使他的身體保持健康的狀態。暑假期間親戚的兒子到我家裏來住,我也帶他煉第一套功法,每天用十分鐘的時間,這個小孩在家裏經常頭疼,可是在我家裏住的這段時間卻一直處於健康狀態。

最近出版的明慧叢書《絕處逢生》就介紹許多這方面的事例,翻開這本書,我們可以看到各種人罹患頑疾和絕症的悲涼故事。他們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功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開始了身心健康的修煉生涯。誠如編者所言:「這些故事僅僅是滄海一粟,因為在當前中國大陸的迫害運動尚未結束的情況下,很多修煉者暫時還無法將他們自己的經歷寫出來發表供更多的人借鑑。」

每當我看到人們受到疾病的困擾的時候,我多麼希望人們能夠走上修煉之路啊,可惜有不少人只是擦肩而過,有的人只是將信將疑,有的人則害怕受到迫害而在門外徘徊。這些人中包括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常常想,難道你們就不能試一試嗎?幸福就在眼前,為甚麼要錯過呢?

可惜當今的中國,有許許多多的人由於受到謊言的矇蔽,他們無緣體驗到這種幸福。我寫出自己的這段經歷,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美好的明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