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從仁蓮的變化所看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2日】仁蓮是山東慶雲石佛寺的主持,在沒修大法之前是一個不招眼的出家尼姑,曾苦修多年。師父當年曾到過石佛寺,告訴她要修法輪大法,這是多麼大的緣份哪。

遇見師父的當時,仁蓮甚麼也不知道,還以為師父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氣功師呢,求師父給她治病。師父只是慈悲的微笑著,讓她學法輪大法,臨走時還拿出自己的錢幫助她當時十分清苦的生活。多大的關心和愛護啊!

初得大法的仁蓮,因為她的根基甚好,緣份大,很快就明白了很多事情,於是歡喜心先起來了,幾乎是告訴遍了她所認識的人和不認識的人,吸引了眾多人到石佛寺來。當時的她還只限於無比的興奮,大講特講的中心還是師父。

不久,有很多大法學員抱著好奇心、好事心、求心等不斷來石佛寺聽她講,還給她錢資助她生活。於是仁蓮再也不過清貧的生活了,鳥槍換炮,廟裏添置了電視、電話……石佛寺再也不是清修之所,每天人來人往,越來越「熱」。這時的仁蓮顯示心也起來了,以她為中心,到她那兒去,要聽她安排,好像她很自然的成了大家的榜樣。很多學法不深的學員也吹捧、資助她、被帶動得越來越崇拜她了。在這樣的推波助瀾下,也使她的顯示心膨脹得越來越嚴重。

後來,仁蓮不能滿足只在慶雲,只呆在廟裏,她開始「雲遊」全國。她一路所行,所到之處,都有學員跟隨左右,還有學員接待她如「貴賓」一樣。而仁蓮也不顧自己是出家弟子,生猛海鮮,大飽口福。講話也不注意修口,說甚麼學員在夢中、在打坐中經常看見她就是「石佛」、「××法師」。此時她的歡喜心、顯示心已經被魔心所利用,理智不清。她準備了很多自己的照片,一摞子一摞子,包括她沒出家當常人時的「美女照」,分給接待她的學員。她連各地的總站負責人也不放在眼裏,人家聽說她來了,想看看她,可她還懶得見呢。仁蓮所講的幾乎全是她自己如何如何,由於很多學員沒有在法上認識,大家幾乎都沒甚麼警覺。只有個別學員感到她不對勁,偏離大法了,就從側面提醒她,千萬不要把其他學員在夢中看到的甚麼、說的甚麼當真,那很可能是隨心而化,而仁蓮根本聽不進去,還以「我們出家人的修煉狀態和你們在家弟子不一樣」為藉口,拒絕別人的提醒和善意幫助。

再往後,大法研究會曾給大法山東輔導站寫過信,警醒學員:「誰說自己是佛,誰就是魔。」可當時的仁蓮已經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直到1999年3月,師父的新經文中直接點到了慶雲建廟一事,才在學員中引起震動,不少學員清醒過來,離開了慶雲不再捐款建廟了。此時的仁蓮如果能真正靜下心來向內修、向內找,挖挖自己執著心的根子的話,可能還為時不晚,因為我們都知道師父有著最大的慈悲,不會因為誰一時的糊塗而拋棄他。

可是讓人感到可悲的是,時至今日,仁蓮非但沒能猛醒,反而越走越遠,已經完全背離了大法。她現在信口胡說甚麼自己是蓮花色,是釋迦牟尼,是觀音菩薩,曾是師父的母親、妻子、皇兒……還胡說甚麼和她結婚的和尚比她來頭還要大。慶雲石佛寺已經成為魔性大發的地方,傳出甚麼《全法》、《第十講》、《男女雙修》等亂法爛鬼的小冊子。仁蓮自己不但幹著連人的標準都不夠的事,還繼續瘋狂斂財,繼續向學員要錢建廟、建鐘樓、鼓樓等。仁蓮還把自己俗家的兒女等親人接到廟裏一起住,整天轎車進出,吃啊,喝啊,所作所為完全與修煉人背道而馳。

讓人感到更痛心的是,到現在仍有一些學員不能在法上理性看待此事,不靜下心來全力做好我們現在應該做的「三件事」,一次又一次跑到慶雲給仁蓮送去自己省吃儉用的錢,推波助瀾,人為的滋養邪魔。有一對父子,一次就送去十二萬。慶雲縣的公安部門早就盯上這裏,隔一段時間就去非法搜捕、勒索一把,經常是一下就拿走上百萬的資金。另外還有一些學員到現在還在傳看亂法爛鬼的假經文、小冊子。有一個叫張福玲的大連人先後七次去慶雲,與仁蓮搞在一起,並有些不知悟者跟著她們胡鬧,其實是一些色慾之心沒去的人藉口胡來。張福玲還恬不知恥的對其他學員說:「你們修得不行,沒有男女雙修,和我們差了一個大層次。」這是地地道道的破壞大法的行為,師父在講法中明確講明法輪大法這一門中沒有男女雙修,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的答疑中曾說過;「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

同修們哪,從仁蓮這件事中我們不難看出:一個修煉人無論有甚麼根基和緣份,如果你不真心實修,不以法為師,聽師父的話,是根本修不了的,也決不可能圓滿的。佛法有慈悲的一面,但同時也有威嚴的一面,任何一個學員如果不能嚴肅對待修煉,那到最後真是……

由此我也想到從打壓以來,國內有這樣一些學員,由於不冷靜不清醒而走了彎路、犯了錯誤,甚至於還邪悟。而其中有不少是早期得法的老學員、輔導員以及分站長等。他們其中到現在仍有一些人不能正視自己,抱著執著的東西不放。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覺得自己根基好、緣份大、帶著功能修等等,做錯了事也不願正視、不願承認,一味掩蓋。而另外有一些等級觀念等心沒去的學員盲目的跟隨他們,也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這真是太危險了。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上明確指出:「如果這部份修煉中帶著功能修的沒走好自己的路,今天被干擾了,明天又邪悟了,後天又被甚麼東西搞的心血沸騰、找不著北了,我告訴大家,那就沒有走好給你安排的這條路。」「而有些個別有功能的學員卻辜負了重大的使命,沒有走好,認為自己有點小本事,沾沾自喜,甚至於不止是一個顯示的問題,甚至於走了很大的彎路,甚至有的邪悟,還不悟!你辜負了這宇宙對你的重託,這不是一件小事。」由此我悟到這樣的人修不好,不能在大法中修,不僅僅是毀了他們個人,毀了千萬年等待的機緣,也毀了與他們所對應的天體眾生,這當然不是一件小事。

希望我們都能以仁蓮的教訓為戒,也希望還在走彎路的同修能趕快清醒過來,趕快學法、趕快歸正自己,別再糊塗了,別再錯過為時不多的正法時期,做好正法時期弟子應該做的事,慈悲的師父正望眼欲穿的等著我們的回歸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