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對我最大的迫害是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7日】五年來,邪惡對我最大的迫害是甚麼?是剝奪我的自由把我非法關進監獄嗎?是把電棍插入我的口中酷刑折磨嗎?是對我巨額罰款的經濟迫害嗎?是逼我無家可歸,流離失所嗎?……在這些迫害中,究竟哪一項最嚴重呢?

我一直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覺得哪一項也嚴重,但是,就在昨天,我和一位台灣的同修真正的交流了以後,我才發現邪惡對我最大的迫害是甚麼,那就是:除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名譽誹謗之外,還讓我失去了我應有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正常環境。

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師父留給我們修煉提高的形式,這個形式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在這個環境中我會很精進,相反,失去這個環境就嚴重地影響到我的學法和心性的提高。

剛一開始和她交流,我的心胸好像馬上舒坦了,因為我在大陸這個環境中時間長了,已經就體會不到自己是在一個受壓抑的環境中,就像一個人,如果每天被人打,就不知道是被打了,已經習慣了,恰恰在一天偶爾沒被打,才體會到自己是一直在被打。

她的語氣、態度、和思路,一下子就讓我想起了1999年以前,我們這裏的情況,我突然發現台灣現在的情況和我們五年前沒被迫害的時候是一樣的,所以,我就不由得想起那個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同時也深刻體會到了那個環境對我的重要性,讓我想起了我那時候看問題的角度、思考方法和現在都是大相徑庭的。

在現在這個環境中,我們不能和同修及時交流心得,上網、印刷,甚至出門去買菜,做甚麼事情都要防著壞人,都要注意著安全,和台灣相比,我們這裏的環境處於一種強大的受壓抑的氣氛中,煉功時還要把音樂聲放的小一些,學法要靠自律,沒有「比學比修」的那個環境,三番五次的被迫害,做甚麼事情都很謹慎,我們把心還必須用在這些方面上,不能像原來那樣大家共同學法,一起切磋,互相促進,尤其是學法,明顯就沒有那個時候好,這就嚴重的影響心性的提高。

回想起我五年前,遇到問題的思路、堂堂正正對待一切的態度、對法的理解,和現在是有很大的區別的,產生這個區別的原因就是因為我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被邪惡破壞,這是它們對我最大的迫害,因為這對我心性的提高和同化大法影響太大了,這種邪惡的環境甚至可以使得一個本來不錯的修煉者失去機緣。

而在這個充滿壓力的環境下,不能集體學法和共同切磋交流,導致了信息不暢通,有問題和苦難不能及時悟出來,長時間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內心還經常找師父的法為自己的停滯不前找藉口。這樣就是本來很精進的學員也感到提高很慢。

和劉姐交流後,我感覺就像一個長時間徘徊在一個層次中、停滯不前的修煉者,一下子精進起來了!我又好像在打坐或者是發正念的時候,睏了,頭發昏了,要睡覺了,但突然被劉姐一提醒,好像一下子精神起來了,有正念了!

所以,我希望現在在和平環境下的海外大法弟子有條件的可以通過電話等各種形式,和大陸走錯路的同修交流切磋,肯定是有很大幫助的,可以這麼說,即使你沒說出甚麼道理,你的語氣,對法的正信,思考問題的想法都會給現在大陸的同修產生很大的變化的,因為這個可以改變他們對當前中國環境和魔難的思路和有一個正念的認識,你們說的話都帶有能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