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遇惡警 正念繼續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4日】2000年7月的一天我和A同修帶了3箱真象資料準備去外地,當時A同修抱著孩子,準備自己去。我看見她抱著孩子還拿著這麼多東西不方便,便決定和她一起去送。我倆在上車之前不斷的發正念清除路上的一切干擾。

由於我前一段時間狀態不好,自己產生了懈怠的心理,學法沒跟上,狀態剛見好轉便和同修一起送資料。這天在火車上,我和同修呆的那節車廂人特別少,只有一個旅客坐在我們對面。那位旅客很喜歡孩子便和A同修聊了起來,這時我發現A同修要和那位旅客講真象,我也配合她。當時我身上帶了兩張「生命的護身符」,我準備送給那位旅客。因為我只顧講真象,沒發現有警察過來。我正講著,這個警察到我跟前把卡片搶了過去,並問我去哪、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我知道自己又被邪惡鑽空子了,但是我也不配合邪惡,我全盤否定迫害,甚麼也不說只告訴他煉法輪功強身健體、身心受益很大。看來這個警察在火車上專門針對法輪功下手。不一會兒他叫來一個女列車員,搜我的身,但甚麼也沒搜到。這時同修A也警覺起來。

為了避免牽連同修和資料我便去了一個離A同修很遠的座位坐了下來。後來一個列車員看來也是一個知道真象的人,他告訴我以後講真象注意一點,別為這點事被抓,犯不上。我便和他講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迫害法輪功是要遭報應的。他說他都知道。這時火車進了一個站點,停了下來(其實這時候就應該下車)那警察走了,我以為沒事了。沒想到他把這件事報告了上級,上級要他查清我的身份,當火車開動時他又來到我的身邊,逼問姓名住址,否則就不讓我下車。這時我才知道黑手盯上我了。

我悟到我必須向他講清真象才能清除黑手,堂堂正正脫離魔爪。在這過程中這個惡警也在威脅我(甚麼勞教、判刑都有)他告訴我說我越講對我越不利。我沒聽他的,繼續講。他要強行帶走我。

我抵制他的惡行,大聲告訴車廂的旅客:「我是一個法輪功受益者,只因我向旅客說我煉法輪功身體的病都好了,只為這一句真話,這位警察就要帶我走,大家來評評這個理。」

這時警察要我坐下,我要去廁所。大概他怕我跑了不讓去。我非要去,便和他爭執起來。

一位旅客站起來指責這個惡警說:「你當警察有甚麼了不起的,太過分了,連上廁所都不讓。」這時又有一個旅客打抱不平,人們都站起來了。

這時這個警察才讓我上廁所。不一會兒他又要帶我走,我不配合,他們就用繩子把我的手綁了起來。我就高呼「警察打人了!」「法輪大法好」就這樣我喊了5、6個車廂,旅客們都在看著。這個警察就讓一些列車員和這些旅客交涉,不一會兒整個列車亂作一團。就這樣我一邊喊著「法輪大法好」一邊被帶到旅客很少的雅間。

這時他們讓我下車,把我帶到了一個派出所,我看見警察便問你是幹甚麼的,叫甚麼名字,他告訴了我,然後我便開始發正念,讓我周圍所有的一切從人到物必須配合我,我是來救你們的,不要被邪惡操縱,在9小時之內必須放我出去。果然他們打電話也打不通。這時又來了一些列車員和一些看熱鬧的人,我就向他們講真象。警察們問我姓名,我說:「你們就知道我是一個法輪功受益者,只因說一句真話就被帶到這裏來,知道這些就行了,該說的我會說,不該說的我也不會說的。姓名我不會說的,因為如果我說了,你就會去幹壞事了。」

這時那兩個警察出去了,只剩了一個警察。他看著桌子上放著的「生命的護身符」上面的字自言自語的問:「是真的麼?」

我說:「是真的。這是無數法輪功學員親身實踐的真理。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你們這些,完全是為了你們好。記住:這對你的家人都是有好處的。我理解你當警察不容易,我們煉法輪功也不容易。對上面的政策,你要心裏有數,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千萬不要對法輪功行惡。這樣你才是有希望的生命。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就是針對對大法行惡的人來的。」

他連連點頭說:「其實我就是這麼做的,江××賣國的事我都知道。你的事我不為難你,至於上級怎麼處理,我也無能為力。」我說:「好,這就夠了。」

不一會兒一個穿便衣的人(看樣子像是一個領導)要我在一張紙上簽字。他說:「簽完字你就可以走了。以後在列車上不要講真象了。」

我一看是一張證明兩張卡片「生命的護身符」是我的的字條。一開始悟到不該簽,可是自己的私心上來了,認為反正是簽證明兩張卡片是我的的字條也沒甚麼。我就簽了一個假名。他們就放我走了。事後我想還是沒做正,他們真正明白了真象,也就不會讓簽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