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公車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日】我自小就有暈車的毛病,嚴重到需要備著塑料袋以防嘔吐。當然,我基本沒甚麼機會用上,因為我通常寧可徒步走兩小時也決不坐公車,除非碰上必須乘車的倒霉狀況。比如推不掉的郊外旅遊,我一路上緊咬牙關,兩眼發黑,好不容易挺到了目地地,卻看到窗外豎一牌子:「停車場施工,請車輛再往前開100米」,這「100米」的可怕字眼直接導致我當即連1秒也撐不住了── 幸虧,我有記得帶塑料袋!

畢業時實習單位遠在2小時車程之處,嚇得我苦苦哀求導師幫我換成在校內實習,失去難得的大單位學習機會也在所不惜。我這輩子本就沒巴望能擺脫暈車的陰影,只要不坐車就能杜絕暈車。

這一年,是1999年,我大學畢業。一個月後,江氏邪惡政府開始了對法輪大法學員鋪天蓋地的殘酷迫害。進京上訪、證實大法是大法學員義無反顧的抉擇。第一次北上,我坐火車,在車站就被層層盤查的警察截住了;第二次,我坐飛機成功抵達北京;第三次想進京時,我和家人都已被非法抓捕過多回,沒有證件已經不能坐飛機了。

為了阻止大法學員進京上訪,各地的邪惡之徒使出渾身解數,四處設卡攔截盤查,從本地脫身都困難。當時覺得火車、飛機都已不是合適的選擇,我建議家人乾脆走水路,先坐船離開再轉而入京。一半是出於行程考慮,另一半原因是我對暈車的厭惡,根本不願把四通八達的長途汽車作為首選。

不料我們連夜興沖沖的趕到碼頭,卻被告知遠程航線早已取消多年了。時間緊迫,改乘長途車變成了唯一選擇。數年後回憶起來,當時我可能也曾有一閃而過的驚恐,懷疑自己會被幾十個小時的長途車程折磨得半死。但那時我就是橫下了一條心,堅決維護大法,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動搖,也不允許任何干擾阻擋我們進京。

我們果斷的坐上了長途車,儘管開車後才發現被騙,那是一輛收了全程車費但提前幾站拋下乘客的黑車,途中又碰到強買強賣的黑店,見識了種種我在校園裏不曾想像到的社會黑暗;每道攔查的關卡都令人一緊,快進北京城時居然還有扛著攝像機的武警上來如臨大敵似的拍下每個乘客。但是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終於平安抵達北京,而且幾十個小時的顛簸,我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完全沒有暈車的痛苦,一絲一毫也沒有。

這以後,我真的再也不暈車了,以前乘車的百般痛苦都彷彿是上輩子的記憶。現在公交車成了我的好伙伴,外出發送大法真象資料,一天下來不知轉多少趟車,坐5、6個小時車是常事。以前那個視公車如恐龍一般的可憐傢伙真的是我嗎?

寫下這篇隨筆,只是從這一點一滴的小事上見證大法的神奇。我知道,這份搭乘公車的逍遙自在對我來說真的不簡單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