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文化的老人學做真象資料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30日】說起做資料,也是師父的慈悲呵護,由於我歲數大,60歲,沒有文化,僅僅上了三年小學。但是我從勞教所出來兩月後又綁架到洗腦班,我看到它們(惡警)對年輕有文化的大法弟子,特別是做資料的同修,它們更狠毒迫害,一般都重判。有一次我和它們(惡警)談話,問:為甚麼對他們那麼狠,惡警說把他們都抓起來了不就沒有人幹事了。我心裏想有文化的抓起來了,沒有文化的我們也學。

回來後我是傳送材料的,我的想法沒有敢和同修說,為甚麼呢?我對電的東西一竅不通,除了開電燈之外,我連電視都不會開和關。只因為當初動了這一念,師父就給安排了,有一天一個功友說在你家辦個資料點吧,你算一個,再找一個人,我負責教會你們。我想找誰呢?有的功友怕心重,我就找了一個和我一樣傳送資料的功友。她是殘疾人,文化也不高,沒上幾年學。這樣我們的資料點成立起來了。

在當初,功友一點一點的耐心的教我們,問你們會了嗎?我倆說會了,可功友一出門,我們甚麼也不會,當時就是學按單擊學了幾天,累得我的手都抽筋了。有殘疾的功友比我強點,她年輕,可是剛練會開機,關機,主機的程序又被我們打亂了,教我們的同修也是才學會的,她的文化水平比我們高,有電腦基礎,她鼓勵我們別灰心,她說讓別人裝好程序,就把主機裝好又拿回來。那搬出搬進的滋味,又怕邪惡看見,難哪!《明慧週刊》來了,她教我們下載打印,給我們打出一個樣本。由於她事情多,也沒時間看著我們,就問我們會不會,我們說會了。可她一出門,我們還不太會。我記得做六本《明慧週刊》,整整一夜還沒做完,最後是補的頁子(把有錯誤書頁重新打印出來,粘貼上)

另外空間對我們的干擾也很大,由於殘疾的A同修白天還得上班,在做資料的開始,同修在單位被汽車撞了,鎖骨的骨頭鼓起了一個大包,她很堅強,就這樣她還得買紙,學裝墨盒。我一看她太累了,我說咱倆一起去買紙,多買點,就買了一箱。離家不太遠,我說你扶著,我推著自行車走,她一隻手沒扶住,一大箱紙就砸在我的腳脖子上,疼痛難忍。這錢都是同修們集的,也沒捨得叫輛出租車,我們就用繩子在自行車後架捆好箱子,同修A推回來,我一瘸一拐的回到家,我一看她一隻手正在樓上拖,相比之下她比我堅強的多了。

經過不斷的練習,現在我們行了,可以上網、下載、打印、打字、刻版。同修還要教我們做書呢。

我剛才說的這些,就是告訴大家,別怕。有師在,有法在,就是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就是不承認舊勢力,沒有我們大法弟子做不了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