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資料點的建立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5日】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講到:「大家有的時候考慮問題呀,都是養成了一種習慣:我要做一件事,我這件事怎麼做啊,那件事怎麼做呀,思考得,哎呀,自己覺得很全面、很圓滿;到一做的時候,真正的實際情況它是千變萬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重新思考。不是這樣做。用正念哪,你覺得應該怎麼樣做,你就去做,碰到的問題自然你就知道怎麼樣去解決。正念強一切都會順利,保證會做好。」

「我為甚麼要大家這樣做?好像是很被動,是吧?不是的,是因為你修好的那面甚麼都知道、怎麼做都行、怎麼做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個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麼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時候你的智慧就會不斷地來,因為那個時候你修好的那面就會和你這邊容貫在一起了。那是神啊,無所不能啊,當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開了,智慧就來了,那不一樣啊。不行到時候師父也會給你智慧。」

去年11月份我就想建立一個個人刻錄光盤資料點,最早準備將資料點建在辦公室,但一直顧慮,想了很多種方案,最終也沒有成型。除了顧慮被同事發現外,還顧慮光盤的發放問題:自己性格方面不是一個愛出去走動的人,平時很少出門,對周圍環境也很陌生,坐在電腦前一連十幾個小時都沒問題,可出門還真有點……,其實說到底是還存在著怕心,就這樣這個念頭就半路夭折了。

12月份,我攢錢買了屬於自己的電腦,這個念頭又產生了:想在住處設一個刻光盤點,可顧慮又來了:自己和房東合住一套房,他們一直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這萬一被發現……,再者說了,我對技術一點也不懂,這能行嗎?後來向一個同修諮詢相關技術,同修說她也不懂技術,還說發放光盤很危險。我想:好了,以後還是老老實實通過互聯網講真相吧,刻光盤的事啊就再說吧。這又為自己找到了一個藉口。

今年三月份同修問我能不能幫她下載一個真相片,說她們那個點是撥號上網,速度太慢,而且難度很大。我是寬帶,而且可以24小時隨時登陸明慧,我很快下載完了資料,但是卻不知道怎麼傳遞,80多兆的文件,用甚麼可以裝下呢?這時我又想到了刻錄機。同時那天和同修交流,在很祥和的心態下,我講:「我可以給大家下載資料,並可以為大家做母盤。」但事實上,當時我還不知道刻錄機長甚麼樣。但既然決定了,那就去做吧,當天就去買刻錄機,原以為像掌上電腦一樣,用一根線往電腦上一連就可以用了,誰知道還要裝進主機。我有點犯愁了:我可真是對電腦硬件一竅不通啊。不過買了再說。房東是個電腦通,我原本不想讓他知道我買刻錄機的事,以免起疑,不過現在沒辦法,只好請他幫忙了。不想,他倒沒說甚麼,只是覺得我買刻錄機有點多餘,因為家裏已有一台。他很熱心的為我裝好軟、硬件,並且還教了我如何簡單使用。

接下來就是如何刻錄VCD的問題了。我下載了許多相關文章,連夜學習,看完了也不明白到底該怎麼做。同修寫的每篇文章我都看的懂,但就是覺得和我的軟硬件對不上,而且在所有文章中,我也沒有發現一套系統的東西,譬如:首先應該用甚麼軟件將REAL格式轉換為甚麼格式,接下來該如何、如何做等等,就是沒有能夠將這些過程穿成一串。搞不明白,再加上文章中涉及的那麼多種陌生的程序,甚麼TMPGEnc、EO VIDEO、GOLDWAVE等等,我簡直想放棄,那一刻覺得太難了。中間曾想寫信給明慧的同修,請幫我解決一下,但又考慮到他們也很忙,還是不要麻煩了吧,寫好的信又擦了。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在想著怎麼樣刻錄VCD。晚上坐在電腦前,忽然明白了VCD的標準格式是甚麼。而且大概從第三天起,明慧網開始連續3天出現製作VCD的FLASH教程。我每天看明慧資料已經有一年多了,印象中這種教程還是第一次出現。我明白是師父在幫我。就這樣我學會了製作VCD。但是後來由於某種原因,同修出差到外地回不來,所以母盤的事也就暫告一個段落了。於是我開始自己刻錄VCD。

接下來是發放的問題。自從離開我原來所在的城市後,有一年多沒有大量接觸過真相材料了。現在再出去第一次竟有點怕,不過還好,發出前幾張之後,怕心也就不翼而飛了。原來總覺得自己不熟悉周圍的環境、生性不愛去陌生地方等等,現在發現做了一段材料後,竟然有了很大的變化。我依然不愛出去走動,但是每次上班或外出辦事時,總會不經意的記住一些地方,然後就隨緣去做真相。原來總擔心做出來的光盤不知道發到哪兒去,現在卻著急自己一個人做不出那麼多光盤,有好多地方已經在心裏排上隊了,卻沒有東西去發。原來總覺得這個地方不能發,危險,那個地方不能發,也不安全,可發起資料來,卻發現每個地方都能發,好像每個地方的存在就是為了大法弟子往上面粘貼真相材料一樣。真正做起來原來竟這麼簡單。

一點小經歷,寫出來希望可以鼓舞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