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踏上回家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1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中正萬華區學員黃翊庭,得法14個月了,目前在軍中服兵役。雖然我只有國中畢業,可是學了大法之後,師父幫我打開很多的智慧,讓我能夠寫下自己的修煉故事,與大家分享。

還記得在當兵前,有一天到書店時,無意間翻了本氣功書,其中講了一些世間小道的東西以及周天、三花聚頂等等術語,發現原來氣功這麼玄妙有趣,好像挺有學問的,並且可以讓人圓滿得道,內心真是激動不已,於是就發了願望,以後也要走上修煉之路。但當時因為在餐飲業工作,上班的時間很長,並沒有充份的時間可以學習,久而久之也就忘了這件事。

不久之後就去當兵了。沒想到去了一個月,因為體位沒有達到一般兵的標準而叫我回家等候通知。被驗退回來後,找到一份送便當的工作,晚上則去學按摩。但是後來因為從事這一行實在太辛苦,就沒有耐心繼續學了。可是,沒學按摩之後卻泡在網吧裏面,沉迷於網路遊戲,每天流連忘返,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那時偶爾會想一想到底是我在玩遊戲呢,還是遊戲在玩自己呢?儘管察覺不對勁,卻依舊無可自拔、我行我素。沒過多久,我向母親說:「我平時無所事事,想去學點東西。」她回應我:「那你去修煉法輪功吧!」

幾天後她拿了一份修煉心得給我看,內容提到這個功法可以改變人的一生,並使許多人提高心性後讓家庭變得和睦,所以全球有上億人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就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到書局買了一本《轉法輪》來看。結果看沒幾頁就發現這是一本修煉的書,當時發出了一念「這就是我要找的」,沒想到頓時感覺身體一震,或許就像師父說的「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吧!

看完之後解開了我許多長期的疑惑。例如:人到底為甚麼而活著?為甚麼每個人的命運不同等等。於是在內心下定決心要堅修大法,後來在煉功點一覽表中找好了煉功點的位址,沒想到隔天一早下著大雨,到了煉功點沒有看到人,覺得自己可能記錯位置了,心裏感到很沮喪。幾天後,幫親戚搬家時,問了問花鐘的位置在哪?他帶我去看,的確是上一次我找過的地方,等到隔天一早再到煉功點時,總算遇到了學員。學功後才知道原來下雨天是在別的有遮雨的地方煉功,而上回是自己的業力把自己擋住了,幸好我還有決心,師父也沒有落下我,再給我機會走入修煉的行列。

過了一週後去上九天班,那時第一次見到師父,只覺得師父既年輕又親切。可是沒過幾天,考驗就來了。當時因為我一直想換一份收入好一點的工作,剛好餐廳的朋友打電話說他們店裏缺人手,如果我想去的話,隔天就可以上班了。後來我想了想,如果現在換工作,很有可能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修大法了,所以就回絕了朋友的好意,繼續堅持先上完九天班再說。結果,過了一會兒,在學法時看到有一個透明的法輪在書上快速的旋轉著,覺得真神奇!這也許是師父的獎勵吧!而且,後來朋友叫我去的那家餐廳在一個月後就倒閉了,準備頂讓給別人,所以就算當初我換工作的話,也會很快就沒有工作了。

師父說修煉要勇猛精進,當時覺得大法得之不易,加上又不知道何時才會被徵召入伍當兵。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覺得一定要抓緊時間大量學法,儘快跟上才行。那時學法的狀態很好,只要一學法就覺得整個身體被能量包圍著,感覺無數的小法輪在調整身體,就跟師父講的一樣「只要學法你就在變」。而且每當明白師父的一句話時,表面身體就真的能感覺到在變化,實在妙不可言。

隨著思想的昇華,心性的提高,身心也出現了顯著的轉變。例如過去曾出過車禍造成的內傷,看中西醫一直都沒有治好,竟自然的痊癒,同時也改善了我體弱多病的體質。還有昔日沉迷且難以自拔的電玩、小說,也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就沒再接觸了,言行上也慢慢的能夠約束自己。同時,對日常生活的種種,也不像過去那樣時不時的會煩惱在意,相反的變得能隨時為別人著想。這些種種的改變是在煉功前始料未及的,就像師父所說的「無所求自得」!然而,這樣的變化卻讓朝夕相處的家人驚訝萬分!

兩個月後,我終於把師父所有的經文看完,也終於明白過去所吃的苦、所學的、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為得法奠定基礎,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發生的。

後來,有一天在學《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時,看到師父說:『我想呢,就講這麼三件事。一個是大家學法的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講清真象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實際上這偉大的一切都是你們已經走過來的,你們已經建立了這樣的威德,但是,要做得更好,而且要繼續下去,直到把邪惡徹底除盡。』當時對講清真象這名詞不了解,就詢問輔導員甚麼是講清真象?當時我完全不知道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事,他一邊說著中國大陸的江氏集團為了妒嫉心而鎮壓大法,造了很多謊言毒害很多人,使眾多民眾誤認為大法不好,然後一邊就拿起電話讓我打。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與同修的鼓勵下,使我在得法初期能有很多時間大量學法和參與各種交流活動,並使自己很快就跟上正法的進程。

不久後,開始到小基地學習如何使用網路講清真象。當時因為家裏沒有電腦,就經常到網吧講真象。去了一段時間後,覺得每次講真象都要先下載安裝檔案實在太浪費救度眾生的時間了,所以改成去小基地講真象。

當時對法的認識很淺,沒能在法上認識法,並不了解講清真象的真正涵義,只是從感性上認識大法。覺得師父說要做好三件事,就應該去做三件事。所以剛開始的講真象時常流於表面形式,時常被人心帶動,時不時就陷入一種常人的爭論之中,使講真象的效果不怎麼好。後來發現了這顆心,也下定決心一定要使明白真象的人越來越多。

有一次,跟一位網友講真象,但他卻從頭到尾都不理我,還一直發病毒給我。可是我不但不生氣,一直到真象訊息發完時,還告訴他:「我知道你發的是病毒,但是你這樣老是發病毒對你不好,以後最好不要再發了,那樣對你會比較好。雖然這是你的工作。」結果,他竟很激動的回應:「嗚!我知道了,我不會再發了」。然後我又問他:「你明白我發的這些訊息了嗎?」他回答:「知道了。」類似這樣的反饋例子很多,有時網友明白真象時,還會說:「真的很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但是後來真象講久了,卻生出歡喜心、名利心,老是執著於結果。當時的情況就像《轉法輪》書上所說的『你覺得治好了病,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得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後來,經過不斷學法,以及和同修的交流,認識到這個問題後,漸漸的把執著心都放下,讓自己在講真象中儘量做到『做而不求』。

得法四個月後,我收到兵單到成功嶺受訓,當時心裏真是忐忑不安。因為現有的智慧實在很難想像在軍中該如何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啊?當時因為正念不足,思想中真的有種被抓進勞教所的感覺,全然不知所措!在受訓期間,每天操課行程滿滿的,一直到晚上十點寢室熄燈時,都沒有啥空閒時間學法,更難以想像的是班長就睡在我身邊,怕心使我完全不敢半夜起床煉功、發正念。最後只好躲在棉被裏拿著手電筒看書背法,在這種沒辦法講真象,又不能煉功,學法時間又很少的環境下,心裏真的很苦很苦!

但總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之後就利用午睡時間打坐,有空就找機會煉動功,白天操課時就背法,一有空就學法,可是這樣的精進行為反而引起周遭弟兄的不解,他們覺得我過於沉迷,覺得休息時間為何不休息?甚至把我帶的書藏起來,不讓我看。遇到這麼多麻煩事,我就向內找並發正念,結果神奇的是那本書就從一個同袍身上掉了下來,剛好就在我面前,我就立刻撿起來收好。但我並沒有責怪他,因為我知道他的行為是被舊勢力操縱的,才會這麼不理智的戲弄我。

後來,某一天在背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忽然想到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的一句話:「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象的對像,講清真象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這句話讓我悟到自己應該向所有周圍的人講真象。果然,沒過多久,在一次室外操課中,班長突然問大家:「有誰想出來說故事的?」當時我知道機會來了,就自告奮勇的站出來,跟一百多位弟兄們講真象,那時我講了大法洪傳以及大法在中國受到鎮壓的原因。但是不知不覺中我就講高了,講到過去天目看到的現象,無形中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心裏很後悔。也許是我並沒有惡意,還有師父慈悲於我及弟兄們,所以當時班長竟然立刻幫我說話,說:「這是他個人的心得體會,並不代表法輪功這團體,請大家尊重他人信仰。」我心裏非常明白:這是師父在幫助我。

在這件事不久後,受訓結束了,開始要分發到不同的單位去服役。下部隊後,長官要求每個人都要做自我介紹,我知道這又是一次講真象的好機會。記取了上回的教訓,所以這一次對著一百五十人時,我著重在自己親身受益的角度來講真象,並且澄清上次講真象所造成的損失,其過程還算相當順利。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很多事在軍中都是可以做到的,完全不會影響到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只可惜一開始自己把自己陷在一個框框裏爬不出來,才會一直感覺做不到。同時也覺得自己學法學的還不夠紮實,才會對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無法時時刻刻都很重視。如果當時能夠重視,應該就可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損失和麻煩!

最後用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的一小段和同修們共勉:「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台灣北區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