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母女所遭受的折磨和侮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7日】我的母親今年64歲了,她是1995年秋天經親戚介紹開始學習法輪功的。當時她身患頸椎增生,胃炎、嚴重失眠、痔瘡、婦科病等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要數有一次腦細血管破裂,暈倒在廁所裏,好幾分鐘才清醒過來。當時把我父親,還有我們幾個孩子都嚇壞了。經醫院檢查,母親的身體需要休養,最好不要生氣,上火,否則易發展成腦硬化或其它病。而且最好有人陪著她。就這樣我們幾個孩子,都不敢惹母親生氣,而且只要母親出門,我們就跟著,生怕萬一。可是疾病折磨著母親,她的脾氣還是一天比一天暴躁。在這個過程中,中醫、西醫、偏方和好幾種氣功都嘗試過,可是還是於事無補,相反,各種藥吃得太多,胃的毛病更重了。不僅如此,父親的那點工資幾乎全部花費在母親的治病上了,一家人整日愁眉不展。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母親開始學習法輪大法,一開始我們絕對沒有想到法輪大法會使母親出現生命中的奇蹟與大的轉折,但只見她的身體從修煉後一天比一天強健,脾氣也慢慢變得柔和了,滿滿一抽屜的藥,不知甚麼時候全被母親扔了,修煉至今8個多年頭了,母親一粒藥也沒吃,不僅氣色好,健康,而且性格開朗,心胸寬廣,樂善好施。受母親的影響,我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被大法深奧的法理所折服,深深地陶醉在「真善忍」大法裏。我們一家人幸福和睦的生活著。

可是,我們的好生活剛開始沒多久,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忌於1999年7.20發動了大規模的抓捕、關押大法弟子的邪惡行動,我和母親也不例外,我們被派出所輪番看守、抄家,不許出門,不許聯繫任何人。我們的人身自由被剝奪了。經過我家門口的人,都覺得奇怪,他們做錯了甚麼,派出所輪番看守,騷擾。我們的心理壓力很大,父親生氣的說:「這個家簡直像個賊窩,每天都有人探頭探腦的。」後來的兩三個月中,幾乎隨時派出所的那些人都能撞進家中來--不管你在幹甚麼。

後來,我和母親商量:我們沒有做錯甚麼,我們只是憑著一本《轉法輪》就得到了健康的身體,心靈的昇華,這樣的高德大法怎麼能被定為×教呢。這樣一位不求名、不求利,只教我們做好人的師父--李洪志老師,怎麼能被平白侮辱、定罪呢?我們沒有錯,錯的是江××及其幫兇。本著對中國領導人的信任與責任,本著對社會、對人民的負責,1999年冬天,我和母親抱著我那未滿兩週歲的孩子,毅然踏上去北京的列車,我們要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我們不能讓錯誤繼續下去。

可是信訪辦已經被江××集團所操縱,我們根本就進不了國務院信訪辦,在天安門廣場我們就被帶了回來,當地公安把我們關在鎮政府能容納幾千人的大禮堂內,孩子被抱回來,數九寒天,晚上不許躺下睡覺,只穿件外套。晚上一覺醒來,看看年邁的母親縮在外套裏面,遠遠的坐在那兒也在椅子上打盹,再想想孩子,離不開媽媽,我的心如刀絞。雙腳被凍的已經不聽使喚。我有點茫然了,江××到底哪根神經不對了,非法關押我們這些好人。在鎮政府非法關押的二十多天裏,我們被迫勞動,幹農活,打掃衛生,還被罰站,用板子打手,把我們趕到大街上跑步,對我們人格侮辱。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幕,那是一個冬天的傍晚,南術鎮政府人員顧金臣讓我們十多位大法弟子列隊站在瑟瑟風中,用柳條抽打我們後,又逼迫我們圍著花壇跑步,抬起頭我看見白髮蒼蒼的母親跑在我的前面,挪動著略為肥胖的身子,我感到一陣心酸,如果不是修大法做好人,母親今天斷然不會受這種侮辱與打罵,可是如果不修大法,用母親自己的話說「死也不知死幾回了」。終於我們跑不動了,可顧金臣又用木板邊打邊問我們學不學了,我們都堅定的說「學!」顧金臣又用腳狠踹母親的陰部,踹的時候都不許我們站起來,讓蹲在那兒。政府人員張春光用腳踹我的後腿彎,直到打得累了,沒勁了,我的腿上至大腿根,下至腳脖子青一塊、紫一塊,走路不打彎,將近一個月才好。這就是江澤民所謂的人權最好時期,這就是江澤民的追隨者、爪牙的面孔。

有時,早晨他們讓我們坐在雪地上,晚上不許睡覺,還把窗戶打開,凜冽的寒風,夾雜著雪花,吹得我們直打哆嗦。後來,家人擔心我們身體吃不消,違心的交了10000元血汗錢,才放我們回家,離別多日的孩子,見了我竟不叫媽媽,父親也蒼老了許多,一家人好淒涼。

我們回來後,雙腳紅腫數日,不能穿鞋,踩在地上腳鑽心的痛。可就在我回家的第七天,派出所又把我騙到市公安局,非法拘留我7天。從此,每逢節假日,江××及其幫兇認為的敏感日,我們都被無理騷擾,派出所人員上門,村中有人監視。這樣過了大半年,我和母親再一次上訪,後來我們都安全回到家。

但就在我們回來後不久,有一天半夜12點鐘,顧金臣領著派出所,政府一幫人,在叫門不開的情況下,爬牆的爬牆,撬門的撬門,闖進母親家鄉的十多個青壯年,要強行帶走母親非法關押,當時家中只有母親和70歲的父親。母親寧死不從邪惡之徒,一直僵持了很長時間,顧金臣一夥擔心睡夢中的人們聽到他們的邪惡之舉,灰溜溜的走了。踹倒的大門躺在那裏,撬壞的鎖至今也在那裏,這就是江××所謂的人權最好時期,簡直與土匪無異。

2002年5月13日晚,我到母親家中串門,恰巧有幾個親戚在,我們聊了一會兒,被不明真象的人舉報,派出所李冰雷帶領一夥人,抄家,非法將我們送到看守所,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30天,母親因送看守所身體不合格,被送往青島洗腦班非法關押了40多天,後來家中親人上下「打點」(地方語:指花錢、送禮等),我們才得以回家,這就是江氏所謂的人權最好時期,為官者幾乎沒有不貪、不腐敗的。

2003年10月1日前夕,顧金臣又帶領一夥人,闖入我家,要送洗腦班,家人堅決抵制,他們才走了。這些江××的陪葬者,至今還在死心塌地的追隨著它,幹著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我只希望更多的人們知道我們修煉人的真實故事,一起將江××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