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婦女以親身經歷揭露邪惡迫害

——給世界各國法官律師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3日】

尊敬的法官、律師先生:

我想向您訴說我所曾遭受的莫大痛苦,請你們幫助我尋回人間公道。

我曾被剝奪了言論、個人信仰、尋求法律訴訟的最基本權利;我經常從惡夢中驚醒,震驚之餘,那可怕的酷刑與慘無人道的精神折磨情景,仍時時顯現在我的腦海。這一切使我無法保持沉默,我必須拿起筆,為了我做人的尊嚴,為了那些被囚獄中的同修,起訴那個一手導致這場浩劫的兇手。

尊敬的律師先生,以下是我個人的陳述,從中你可以看到江澤民的罪惡,請你幫我和無辜的人們主持公道。

我於1953年2月出生在一個多子女的家庭,家境貧窮,我從小就患有氣管炎,神經性頭痛,嚴重時痛的在床上打滾。因此只讀了一年半的書就輟學了。成年後,儘管身體狀況有所好轉,但仍病痛不斷。結婚後又經歷了婚姻挫折的我也根本沒嘗到人間的歡樂世人的情誼。痛苦曾使我兩次叩響死亡之門。特別是1983年那一次,因喝下的藥太多,燒爛了胃內膜。醫生看著一天一夜沒醒來的我告訴家人:即使醒過來也活不了多長時間。被奇蹟般救活後的我便萌生了出家當尼姑的念頭,只是沒有機會實現。之後隨著心緒的混亂,又引發出全身疼痛,左半身神經麻木、肌肉萎縮。痛不欲生的我在親人的關心幫助下,96、97兩年全部時間花在尋醫求藥上,不知跑了多少醫院,傾盡家庭積蓄卻被無情地判為──無法醫治,查不出病因。雖面對幼小的孩子、苦難的丈夫、蒼老的父母,我根本顧不了這一切,輕生的念頭再次強烈迸出,在親人的日夜看護下,我始終尋不到機會,只得強咽苦水,苟且偷生。

97年臘月初,一次看來很偶然的機會,我聞到了法輪大法,僅煉習一週,奇蹟就出現了──渾身的痛疼不翼而飛,修煉三個月後,功效刻骨銘心,從小就折磨我的氣管炎也痊癒了。一個原本要殘缺的家,現在變的和睦溫馨。因此我的丈夫、20歲的女兒、13歲的兒子也積極愉快的接受了大法的法理,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那70歲的老母親、弟弟、弟妹在見證了大法在我家產生的奇蹟後,也相繼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身心輕鬆愉快的我,靜下心來審視自己;發現思想深處的我不僅僅因為病痛的原因修煉了大法,更是因為大法的法理解開了多年以來一直纏繞我心頭的一個迷:人為甚麼要活著。我驚喜於「真、善、忍」的境界給我帶來的身心解脫。能夠修煉法輪佛法,我認為自己是世上最幸運的人,儘管沒有完全理解修煉的內涵。這時我真正體味到45年來從未有過的生活樂趣。家庭幸福,孩子的稱心如意,身心的健康快樂,無以言表。

正當我們全家沐浴著大法法理給我們帶來的陽光,其樂融融,無限幸福的時候,1999年7月20日,和文革時一夜之間被揪上批鬥台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一樣,法輪大法被誣陷,李洪志師父被通緝,「莫須有」的罪名架在全國億萬大法修煉者的頭上,「人民公敵」也由此產生了。面對全國警察在所有路口攔截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的重重險阻,我於十月初四毅然走上了北京,我只想用我的親身經歷向我們國家領導人說一句:「法輪大法好」。結果在天安門廣場被抓,當晚又被萊西警察沈濤接走,回到萊西在收容所被關押一天一夜後,又被南嵐政府關了20多天,最後在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的第三天被放回家。於2000年6月我丈夫周恆星也懷著一顆誠摯的心進京上訪,被抓後遭當地公安的毒打。又被送往南嵐鄉政府,此時該處已關押9名大法弟子,均被罰款一千元後才允許回家。我丈夫被關押一個多月。後絕食抗議8天才放回家。2001年11月初一晚,我在韶存莊發放真象資料時被惡人舉報,被拘留半月。就在當天晚上由於抵制韶存莊派出所罰蹲的迫害,被強行銬在沒供暖的暖氣片上長達二十多個小時。在我被拘留期間,十一月初十日晚,我家被抄,所有的大法資料、書、錄音機均被搶走,甚至連不值錢的黑白電視也被一同搜去。丈夫與女兒也一同被抓走,父女倆在河頭店被關押一天一夜,晚上被放在外面凍了兩三個小時。後來丈夫被送進萊西監獄,關押近一年後,於2002年10月22日被送往濰北監獄判刑四年。女兒被送往青島大山拘留將近十個月,於2002年8月28日送往濟南監獄判刑五年。

就在我家被抄的頭天晚上九點多,我在南嵐中學讀書的十五歲的兒子,被警察從睡夢中吵醒,從被窩裏剛鑽出來的孩子,因寒冷和被驚嚇,渾身哆嗦不已,還要回答他們的非法盤問,結果在第二天早上,孩子剛進班級就被告知停學回家,15歲的孩子據理力爭,仍爭不得進教室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權利。當孩子懷著涼透了的心含著一肚子的委屈走進家門時,看到被惡警抄的亂七八糟的家,才知道家中發生的一切,他驚呆了,孩子孤零零木然的站在冰涼的牆角,一站就是一夜,他欲哭無淚……半個月後,我被釋放回家,從此我和兒子過上了孤苦伶仃的艱難歲月。看到孩子受教育的權利被剝奪,我便苦口婆心與校方交涉多次,校方表示孩子成績很優秀,品質很好,學校也捨不得,要回校學習必須寫放棄修煉的保證,均被孩子嚴詞拒絕。在家呆了半年,於2002年6月孩子在親人的幫助與勸說下,放棄讀普通高中升大學的理想,到萊西刁家埠職業學校就讀,這個向來很要強的孩子,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不得不低頭。

2002年8月17日,我與大法弟子胡克玲到濟南監獄去看望已判刑的女兒時,在濟南火車站被無辜盤問,原因是我們倆很規矩很文明的坐在地上休息,結果被滯留,又被萊西公安接回,就因為我們倆是大法弟子,多麼荒唐,多麼無聊,簡直無理可言。我被關押兩天兩夜後才放回家。胡克玲被判勞教,送入淄博王村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又被萊西公安、萊西610送到精神病院迫害三個多月,被強行灌食、灌藥、注射藥物。放回後的胡克玲目光呆滯,表情麻木,渾身顫抖,身體僵硬,臉龐浮腫,四個多月沒來例假,視力模糊。其狀活生生一個精神病患者。因她姐姐害怕她在精神病院出危險,找關係、求人情、說好話,臘月27日才放人。

2002年9月19日,萊西舉辦「堅定大法弟子洗腦班」,到處抓人,我村另兩名大法弟子周瑞娥,張春豔均被抓走,而我卻因天氣不好去果園蓋蘋果倖免此劫,從此我被迫流離失所。後又聽鄰居說警察時不時去堵門抓捕。連春節我也是與兒子在親戚家過的。終於在2003年2月29日晚8點多鐘,勞動了一天的我剛回家做飯,十多個警察圍住我的住房,從四週翻牆入內,將我抓走。我被抓走後大門大敞著,是好心的鄰居用她自家的鎖給我鎖上了門。警察們把我直接送往辛莊洗腦班銬在窗上兩天一夜,因我一聲不響,又偽善的勸說,仍不見我說話,便露出真面目將我銬在窗上八天八夜,不讓上廁所,因我絕食抗議才同意我上廁所,關押將近一個月才放我回家。回家後我仍被經常騷擾,不能安穩的正常生活。610辦主任王守華看到我家門上的對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又指使河頭店派出所於2003年9月19日早七點左右,五個惡警拳打腳踢把我從我家平房上拖下架上警車,衣服扣子被撕掉。由於我不停的講真相,惡警用坐墊將我的頭整個壓住,使我喘不過氣來,我掙脫了他們就打耳光。到了派出所又捋住我的頭髮往車下摔,銬在派出所車棚裏,惡警以沖洗院子為名,將我雙腳上的襪子及半截褲腿全部打濕。十點左右,又把我送到萊西拘留所,我責問為甚麼時,他們說這是上級的指示,原因貼那樣的對聯。就這樣我又被拘留半個月。當家人看到院子裏的拖鞋,知道我是赤腳被抓走的,買了新鞋送往拘留所,又被苛扣100元錢,在被關押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夏格莊的老太太(62歲),問她為何被抓,她一直哭,後來說有人舉報她發甚麼功小報,可她卻真的沒發甚麼小報。再後來才知道,這是「迎接」青島檢查,必須抓夠500人,難怪那天拘留室裏的被套、褥子、枕頭全換成了新的,真是可笑!可憐!可恥呀!

2002年8月25日我再次去濟南監獄看望女兒,看到孩子黑瘦的臉頰,我的心碎了。見到媽媽的孩子不知受了多少委屈,只是哭個不停,無法溝通,我只好對著話筒告訴孩子:「媽媽希望你不管在那都要做個好人,多替別人著想」。這兩句話還沒說完全,惡警就兇狠的警告不准說這些。孩子在裏面到底受到怎樣的「待遇」,我不得而知,只是從孩子神情上發覺,壓力是挺大的。丈夫在濰北監獄關押這麼長時間,我也不能前去探望,皆因經濟不允許。我一介農婦辛辛苦苦拉扯孩子,連上學的學費都支撐不了,還要照顧贍養近八十歲的公婆,哪裏還顧得上女兒和丈夫呢?

幾年來皆因我及我的家人一心向善,堅持做一個以「真、善、忍」為準則的好人而遭此橫禍。堅辛屈辱苦不堪言。幸有好心的鄰居及我七十多歲的父母誠心照顧,協作耕種,勉強維持生計,在此我向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今天我站在一個修煉者的角度,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您們公開證明:江澤民鎮壓法輪大法是觸犯法律的,迫害大法弟子是有萬惡之罪的。法輪大法好,全世界60多個國家提倡,支持法輪大法,為甚麼中國當權者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將這一群好人迫害至此呢?惡報必報是天理,是非功過有清時。相信:主持公道的人們會給大法討回公道,歷史會對今天給予公正的裁決!

山東萊西市大法弟子

-------------------------------------
參與迫害的相關人員電話:
萊西市610頭子 王守華: 宅電0532──8487255 手機:13963970187
萊西610辦公室副主任、政保科長 沈濤 : 辦公室 0532──8483613 手機:1396979159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