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自我膨脹 學法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6日】我是97年得法。修煉中摔摔打打,僥倖、外求、各種人的觀念和心理在每一次的關和難中被顯露出來,有時都覺得自己不行了,但是心底裏一念始終堅信師父和法的威力,知道是自己不好,過程中掙扎著和自己企圖在師父的法中找藉口來證明自己的妄念鬥爭,最後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過來了。此時此刻不自覺的淚流滿面,因為這一切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和法的慈悲,我沒有做任何事情,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拽著我、看護我、原諒我,只因我這一點點向上的心。我的生命、我的話語、我的筆都遠遠的表達不了我的感激和敬仰。

我周圍的同修和我說,希望我寫出自己的經歷和體悟,坐在那裏真真切切的覺得自己甚麼也沒有做,只是師父在給與,所以每一次想寫的時候都覺得無話可說,現在在同修們的再次鼓勵下嘗試著整理一點自己修煉中的點滴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1)

從開始修煉的那一天我就深深的記住了聽師父的話,至今雖然那麼多那麼多的地方做不好、很差勁,但是從未想過自己是怎麼樣子正確,唯恐一個不小心膨脹了自己。每次學法尤其是師父最新的講法,有的時候覺得第一遍看好像不自覺的在找「證實」自己對的地方,我很害怕,覺得不能順著自己的執著去想甚麼,就先學習《轉法輪》,然後再重新看師父的新經文。

雖然看師父的講法那麼多都是就好像師父在直接說我一樣,心裏也有一種「蠢蠢欲動」隱隱的念頭好像還想辯解:我是因這樣、那樣,不是就是這樣不好的……可是經歷了那麼多,看到了那麼多可以說觸目驚心的表現和事情,深深知道一個這樣的心容許它發展下去就是很可怕的,當時看起來很小、不易察覺,可是一個點就會成一個面、一個面就會成一個洞、最後吞噬了自己的主念。所以這幾年修煉中我心裏默念的、也是默默的和師父說的最多的就是:師父,在我不行的時候、在我不自覺的被甚麼帶動失去自我的時候,請師父一定救我!我要和師父回家!

我個人對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理解還不是那麼清晰,只是覺得師父告訴我們的就是我無條件的該做的,而且這些年來我深深體會到了聽師父話的幸福。師父開始告訴我們是那樣子修、現在告訴我們做三件事情;師父告訴我們要我們把住《轉法輪》修,我理解《轉法輪》在我們修煉圓滿以後也望不到邊。就好比師父開始傳法時對煉功說得相對的多一些,後來逐漸的告訴我們學法的重要性,後來告訴我們法中背後有無數的佛道神,是我們修到了那一個層次書中背後的佛道神點化給我們法理,而不是我們聰明自己會思考、推測出來甚麼。後來師父告訴我們關於我們久遠的來源、告訴我們舊宇宙、新宇宙,告訴我們舊勢力的存在以及我們如何不承認、否定舊勢力,告訴我們我們的誓約和如何實踐自己的誓約,直至如何走好我們最後的路……

這些都是師父隨著師父正法的進程逐漸的給我們知道的,並不是師父開始告訴我們的就是「過時」了、和現在矛盾了呀,這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是循序漸進呀。沒有前一個時期(個人修煉)的基礎,正法修煉也做不好。《轉法輪》學不好,後面師父的經文也理解不好。

試想我們知道的這些、我們現在做的哪一個是自己想出來的,不都是師父逐漸的在我們該做甚麼的時候告訴給我們的麼?而我們不都是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告訴我們的就是對我們最好的麼?我們不都是深深的體會到了修煉的幸福麼?那麼還強調自己悟到了甚麼、體悟到了甚麼、進而陷在自己所謂的「體悟」中出不來,其實不是害自己、和自己過不去麼?正法時期就是看著眾生對正法的態度,偏離法的原則之外還哪裏有甚麼體悟?真正的舊宇宙歷史結束的時候那一切都是在法的原則之內的,背離的不就是淘汰掉了麼?為甚麼不抓緊這段時間按照師父的法修正自己、努力做好師父告訴我們該做的事情呢?

(2)

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三件事的重要性,我理解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在做三件事中產生。我們修煉中需要甚麼時候暴露甚麼心、去甚麼樣的執著、我們需要救度甚麼樣的人、甚麼時候做甚麼事情,只有師父知道、師父安排,靠我們自己在那裏思來想去,恐怕只能說是痴人說夢了。

就是這一個時期可能明白了甚麼,緊接著又不明白了,因為我們是需要不斷提高的,也就需要不斷的學法、以法為師,哪裏有比如剛剛入了修煉的門明白的道理能夠指導以後要求越來越高的修煉的呢?個人修煉中一時一刻是不是演化出來的假象還很難說的事情,能夠明明白白的以此「指導」我們現在正法時期的修煉麼?師父不告訴我們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該做甚麼了,憑那些想像和推理就能夠明明白白的走好正法時期修煉的路麼?

試想我們那麼多的不好的和舊宇宙相對應的東西,不都是在師父告訴我們做三件事情中逐漸的自己學法、講真象、發正念中暴露、意識、抑制,然後師父給我們一點一點、一層一層的去掉麼,我們自己坐在那裏這麼思考、那麼分析就能夠「明明白白」麼?在法中的明明白白是生命的修煉實踐,越來越多的同化師父的法,不好的東西越來越少,自然生命的本性就是明明白白,那是宇宙法給與生命自然的狀態,不是人為的怎麼想到、總結、歸納出來的。

好多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都有這樣那樣的被精神和肉體折磨後的身體上的表現,好多的也都是以這樣的形式走了出來,在勞教所那些邪悟的人確實身體表現很好的很多,他們「轉化」我們的一種說法還是「轉化後身體變得好了」。記得一個所謂的現身說法的出去以後搞安利的人大談特談他的瀕死的病症是怎麼樣治好的……

確實表現形式各種各樣,不是說看誰「轉化」了,都變得看起來怎麼樣不好了,那麼一下子就看出來了。怎麼樣在那樣惡劣的環境、在目前對大法弟子要求高的環境中以法為師衡量自己所遇到的一切問題呢?那就需要學法、以法為師衡量一切。

記得聽說一位從勞教所走出來的同修,他在被強制洗腦的時候,他們舉的一個例子就是有一個曾經堅定的大法弟子在「攻堅戰」中妥協「轉化」了,可是他原本的頭頂上的一塊非常明顯的沒有頭髮的地方,在之後的第二、三天奇蹟般的長滿了黑髮,而且和周圍的頭髮並無不同。那些邪悟的、「轉化」的人還高興的了不得,以此為理由高興了一段時間呢。

修煉真的是不易,邪惡、執著、思想業都可以演化各種各樣的假象,「真真假假重在悟」也確實時時刻刻體現在不同的方面。大法修煉就是要多學法、以法為師才能在錯綜複雜、千變萬化的表象中走穩、走正自己的路呀!

(3)

修煉的人也都是舊宇宙壞滅時期的生命,具有這時期的心性和特點,那麼也就是有著各種各樣的執著,而且如果不是師父慈悲,也是隨著舊宇宙解體的生命。那麼這樣的生命修煉了,也不是說修了大法了就甚麼都好了,師父告訴我們了,那些執著我理解就如花崗岩一般難動,那麼需要每一個人一點一點艱苦的努力,師父才能給消掉。一點一點的消、一層一層的消,而且有一秒鐘合格了,師父就給隔絕開了,剩下的又是有各種各樣的執著了,又需要有各種各樣的環境、條件的考驗,那麼又需要在那一條件下看看是否能夠嚴格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能否走出修煉人的一步,合格了師父就給隔過去了,就是這樣子不斷的努力直至圓滿的。

在人這裏修煉,人心多了,各個層次表現的不好的東西也是在這個空間以人類生存、生活這種方式表現出來,修好的一面不會動念,動的念都是沒有修好的一面,也就是需要我們嚴格的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甚麼時候發現了執著、甚麼時候抑制克服。不是有甚麼規律說我不產生執著了、我不執著了,那不是我們自己能把握、說了算的,是久遠就已經形成的和這壞滅時期對應存在的東西,只有通過不放鬆的艱苦的抑制和努力才能一點一點的減少、師父一點一點的給我們隔絕開、保護起來的。

至於說另外空間具體的存在形式和狀態我們現在無法知道,也不是依靠甚麼邏輯推理可以分析、推斷出來的。師父告訴我們法理,我們就是老老實實、踏踏實實、不打折扣的按照師父告訴我們的去做,我們就是一點一點的純淨、更純淨、達到更高的境界。

讓我們記住師父告誡我們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